顯示廣告
隱藏 ✕
※ 本文為 TLdark 轉寄自 ptt.cc 更新時間: 2013-09-23 01:26:34
看板 Gossiping
作者 g6m3kimo (名為變態的神父)
標題
 Re: [問卦] 有沒有公職 = 幸福、夢想的八卦?

時間 Sun Sep 22 08:17:26 2013





 yo,這位brother,不如我們先來淫首詩吧.


 朱鵲橋邊野草花,

 烏衣巷裡夕陽斜.

 舊時王謝堂前燕,

 飛入尋常百姓家.


 這是唐朝劉禹錫的作品「烏衣巷」,這裡面就敘述了兩個著名的公務員,王是王導,謝

是謝安.



 朱鵲橋是通往烏衣巷裡的必經之路,烏衣巷則是三國時代東吳駐軍的地方,王導和謝安

都住在這裡.



 王導是東晉時期的臣子,他扶植了後來「偏安江南」的皇帝司馬睿,他最著名的故事,

就是帶司馬睿去逛夜市,叫阿睿穿的漂漂的,臉塗的白白的,宛若吉原的花魁太夫,美貌

的阿睿吸引了當地士族的注意,進而一步的被擁戴成為皇帝.



 王導可說是阿睿的死黨皆換帖了,當時的一句名言「王與馬,共天下」,王還排在馬的

前面,可說是最高級的公務員惹,but你問他幸福嗎?我想答案不置可否.



 王導的行事風格,是溫敦的,是軟弱的,他就像一株嫩草,嫩而不勁,當他的堂兄王敦

大舉叛亂時,他只能帶著自家人到皇宮面前下跪請罪,連續跪個幾天,不但跪到了一條命

,還跪到了大嘟嘟,但是他最後還是被堂兄幹爆,儘管被幹爆了,王敦攻入健康,王導還

是維持了原來的地位,儘管王敦怪罪於他,但是他靠著一張嘴,還是留存了下來.



 王導和王敦周旋,晉室開始反擊王敦,王導的計策就是替王敦辦喪事,讓大家都以為王

敦已死,生病的王敦大怒,但是因病而無法帶兵,最終己軍士氣高昂,王敦軍打了敗仗後

,王敦亦死,是說,被王導氣死了也不為過.



 緊接著王敦之後,又有蘇浚之亂,蘇浚幹爆健康後,又見到王導惹,蘇浚敬重他,即使

大家都說要殺王導,但是蘇浚仍然不從,最終導致了部下的異心,王導見狀,聯絡了那些

猶疑不定的部下,試圖送走皇帝,但沒有成功,王導和那些人於是就跑了,蘇浚於戰事中

墜馬而死,晉室中興,王導又回來惹.



 王導受到新皇帝的敬重,就像當時的阿睿對他一樣,當了丞相,得到善終.


 你說王導幸福嗎?我看也未必,想是在幸與不幸之間,王導曾經做了許多另自己後悔的

事,例如害死了伯仁,是的,「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那就是在王導下跪的時

候,曾經懇求伯仁,伯仁不理,但是其實入宮以後,誠懇的勸說阿睿饒了王導,阿睿也答

應了,但伯仁是個傲嬌,出來了以後,出言譏諷,另王導懷恨在心,等到王敦攻入健康,

問王導要不要給伯仁當官,王導沉默不語,王敦問了兩次,第三次就說:



 「你再不回答,我就要幹爆他囉!」


 王導仍然無言,最後王敦就宰了伯仁惹,事後,王導發現伯仁過去上奏給皇上,替自己

說話的奏章,這才省悟,但是已經來不及惹.



 這就是王導的故事,他還有一個著名的事蹟就是有一個悍妻,禁止他纳小妾,但是王導

不聽,偷偷的纳了,結果老婆就持刀要去幹爆小妾,王導聽聞,駕著牛車前往相救,駕阿

駕阿,嫌牛車跑太慢,於是手扶著車門,手拿著拂塵,把拂塵拿來打牛屁,這事後來被當

作笑柄,王導聽了,深表慚愧.



 yo,brother,即使像王導這樣具有名望權威的人,終生都在夾縫裡求生存,

當了公職的人,或許保了生活安逸,但也不代表他是幸福的,神父並不想舉公務員的不幸

,來幫大家自我安慰,要舉的話,例子可多了,例如苗栗的公務員就滿不幸的.



 事情是這樣的,Brother,當我們開著馬自達迎著微風,輕鬆的吹著口哨,那一

刻我們是幸福的;但是當下一刻,一台賓士掠過我們身邊,我們看到了,又感到不幸了.


 如果你的幸福是比較性質的,那你無時無刻,都必須追求著更好的幸福,如果你的幸福

是一種小確幸,例如吃一頓麥當勞之類,喔,在旁人眼裡,你又好像沒那麼幸福惹.



 你看著別人,或一點也不看著別人,這都無法讓你了解幸福的真諦,然而幸福揪竟是什

麼定義呢?



 辛尼加認為,幸福,是追求心靈的寧靜.


 寧靜並不是要你住在一個山洞裡,每天夏目漱石就能感覺的到的了;有些人或許是這樣

,但是一般人並非如此,只要一隻飛鳥從你頭上掠過,你又想到外面求取幸福了.



 幸福,是一種羨慕.


 我們羨慕別人的幸福,然後把自己的靈魂提取出來,飄到天上,看著滿臉羨慕的自己,

我們意識到自己的缺陷,自己的無力、悔恨,在朦朧的眼睛所凝視到的自己的身影,你會

發現自己多麼像個人.



 我見猶憐.


 我見到自己的軟弱、害羞,看到他人的堅強、開朗,羨慕並不是要成為對方,而是要愛

上自己,因為我的弱,襯托著對方的強,如果這世間都是強者,那必定是個充滿征伐殺戮

的地方,我們的弱讓世間得以喘息,如果神要找一個人說話,必定也會是在陰暗角落的我




 很多人不明白這一點,因此感到自卑,自卑的想要去死,這很可惜,他們不知道自己的

自卑有多麼重要,他平衡了社會,平衡了他人的觀點,大雄是不能死的,大雄的考卷是要

告訴別人他們有多聰明,大雄的翻花繩是要告訴胖虎等人他們有多陽剛,大雄不一定會有

小叮噹,也不一定會有靜香,但是只要大雄繼續活著,那麼其他人就可以跟隨著繼續活下

去,這就是大雄的溫柔.



 你想哭泣嗎?brother,神父並不會說,你的幸福就是要讓別人感到幸福,這種

蠢話,雖然的確是如此,but這有更深的意涵在裡面,有三層,每一層都別具滋味.



 第一層,你沒有意識到自己淺白的幸福,隨意的生活著,那是甜.


 第二層,你意識到了,然後看著更優秀的他人,感到不幸,這是苦.


 第三層,你知道了所有的事,你知道自己是可憐的,又有點可愛,你有點驕傲,也有點

謙虛,你像是個小丑,又像是英雄,如同白米飯那樣無色無味,卻柔嫩的入口芬芳.



 成為了一朵純白色的水仙花.


 自戀吧,brother,戀你的悲慘,戀你的傷悲,戀你的孤寂,偶爾爬到了這篇章

的外面,



 看著自己的故事,跳有趣的舞步,然後呢,稍微想一下,


 再回到身體裡,繼續編織、書寫.


 now,神父要為你寫一篇故事.


 話說神父自從騎了垃圾場撿來的鐵馬,穿越到了古早的時代以後,每天在木村的診療所

過著飲米吃柴的生活.



 木村的生意越做越大,一間小小的診所不知不覺收到了各處的捐款,有台灣的仕紳,也

有日本的民間人士,他收容許多看不見也聽不到的孩子,雖然木村不知道該怎麼教他們.


 「能夠像一般孩子一樣揹著書包上學,我們就已經十分感激了.」



 那些孩子的父母說,


 木村一手拿著教鞭,一手拿著聽診器,每天過著忙碌的生活.


 「hey,木村,我想我該走了.」


 神父有天挖著鼻孔對木村說,


 「甘霖良shinbu,為什麼你就要走了呢?」


 木村焦急的說,


 「我前些日子才跟總督報告,我們將為台灣人成立一所真正的學校,也許你可以在裡面

當個老師爹斯.」



 「閉嘴!木村!」


 神父用力地拍了桌子,


 「你的意思是要我當你的部下嗎?」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就是這樣,我要滾了,少廢話.」


 木村聽了,沉思了一會兒,


 「至少,讓我送你一件禮物,shinbu.」


 「那你送我一台汽車.」


 「啥?」


 木村大吃一驚,


 「那可是奢侈品阿!」


 「那只有總督和大老闆才能....」


 「別緊張,」


 神父說,


 「我只需要一些零件而已,像是引擎之類的東西,總督府不是有幾輛要報廢的嘛?」


 「可是那是違法的...」


 「閉嘴!」


 神父塞了木村一巴掌,


 「叫你去就去!」


 木村只好含著眼淚答應.


 神父利用那些幹來的引擎和線圈,逐漸拼湊成心中想像的樣子,後輪驅動、水冷系統,

幸好神父有看過discovery的改造中古車,裏頭有個米國男,常帶著一頂嬉皮帽

,拆解價值百萬的骨董車,就像高原上的鬣狗撕咬一頭雄鹿的body,乾淨、迅速,且

充滿腐敗的藝術感.



 我一邊裝著車,一邊假裝是那個米國男,發出類似鬣狗的呵呵聲.


 「tapuru.」


 米萱走了過來,她是一位被神父做成過奶茶的少女,詳情請洽Sleep篇.


 「你真的要走了嗎?」


 「是shinbu,」


 神父抹掉了臉上油漬,


 「沒錯,我要走了~」


 「我走了以後,就沒人會騷擾你了.」


 看著她清澈的眼睛.


 她咬了咬下唇,看起來對這個回答不太滿意.

 「對了,我走了以後,你不可以再吃草喔!」


 神父說,說完,米萱就跑到診所的病床上,把臉埋在枕頭裡.


 「呵呵,吃枕頭也不行喔.」


 我彎下腰,繼續我的工作.


 當神父的car快完成的時候,就已經到了秋風颯爽的季節了,我將最後的兩個輪胎,

小心翼翼的裝配上去,它們原本是在那台古舊的腳踏車身上.



 「ok!」


 我吁了一口氣,嘗試著電發系統,再幾次刺耳的「啪ㄘ」聲後,神父的流星號就隆隆的

動了起來.



 「yo~」


 我興奮的坐上車,咱的流星號是敞篷的,雖然只有少少的三個輪子,又是東拼西湊,但

儼然就是台高級跑車,至少神父是這麼認為的.



 「甘霖良!」


 木村依依不捨的叫著me,可神父沒鳥他,流星號咆哮了一聲,輪子也開始轉動了,


 「幹你娘!」


 神父大罵,輪子是轉了,但是車子始終不前進,原來,車子後面有團黑壓壓的影子,正

伸出毛茸茸的手掌,緊緊拉著流星號不放.



 而米萱正躱在木村身後,皺著小小的眉頭.


 輪子依舊吃力的旋轉著,橡皮和地面摩擦激烈摩擦,您北的流星號就快要成為天邊的一

道流星了.



 「Hey,米宣,快放手.」


 神父說,但她刻意裝成一副不懂的樣子,還吹著口哨.


 「聽著,我不屬於這裡,」


 「而沒有人可以束縛我,Mr.神父」


 說完,神父從跨下拿出了一罐小熊維尼最愛的蜂蜜,往那黑黑一團的上方丟擲而過,牠

的手一鬆,直追著蜂蜜而去.



 「喝哈哈哈!!」


 神父的笑聲迴盪在噴出的蒸氣霧中,我像是鬆散的冰、漂浮的塵埃,岩石的碎屑,離開

了那兩個我曾經很靠近的人.



 喔,不,應該是一個才對.


 「耶呼~」


 米萱不知何時起已上了後座,舉起雙手,任由風拉散她那柔美的、滑溜的、無拘無束的

角質層,像是彗星的慧髮,明亮而且堅實.



 神父苦笑了一下,


 然後,周遭的景物慢慢轉變,熟悉的嘶吼聲和白天和夜晚之間的交會處,在後頭,隱隱

約約看到木村的身影,他一邊揮著手,一邊長著鬍子.



 而我回到了原本的垃圾場.


 應該已經不是垃圾場了,那裏已經起了又大又高的樓房,街道鱗次櫛比,穿西裝和制服

的男男女女,頂著豔陽四處奔走著,我感受到各種急促的呼吸聲.



 神父戴上了墨鏡,



▄▄▄▄▄▄▄▄▄▄▄   ▁▂▃▄▅▆▇▇▆▅▄▃▂  ▄▄ ▄▄▄▄▄▄▄▄▄▄
▄▄▄▄▄▄▄▄▄▄ ▄         ▄▄▄▄▄▄ ▄▄▄▄▄▄▄▄▄▄▄▄
▄▄▄▄▄▄▄▄▄▄▄▄▄▄▄▄▄▄▄▄   ● ˙▄▄▄▄▄▄▄▄▄▄▄▄
▄▄▄▄▄▄▄▄▄▄▄▄ ﹏﹏﹏﹏﹏ ﹏﹏﹏﹏      ▄▄▄▄▄▄▄▄▄▄▄
▄      臉▄▄▄▄▄▄▄▄﹍﹍﹍﹍﹍ ﹍﹍﹍   ▄▄▄▄▄心▄▄▄▄▄▄
▄▄    歪  ▄▄▄▄▄▄▄﹏﹏﹏﹏﹏﹏﹏﹏﹏▄▄▄▄▄▄  ,  ▄▄▄▄▄
▄▄  ▄沒▄▄▄▄▄▄▄▄▄▄▄▄▄▄▄▄▄▄▄▄▄▄▄▄不▄▄▄▄▄▄
▄▄  ▄有▄▄▄▄▄╭──╮ ▄▄ ╭──╮ ▄▄▄▄▄能▄▄▄▄▄▄
▄▄    關▄▄▄▄▄▄▄ ┌───┐ ▄ ▄▄▄▄▄ ▄▄▄▄▄歪▄▄▄▄▄▄
▄    ▄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先生,你不能把車停在這裡。」


 一個甜美的聲音如是說,


 神父尋聲望去,發現一個有著薄鈍色眼瞳的女孩,她有著一頭迷人的捲髮,顏色澄黃而

飽滿,就像是剛收割的稻穗。



 但是與其說是女孩,不如說是女人了,她的眼下有著淺淺的蘊紋,唇如同柔軟的的貝肉

,一打開,彷彿就會吐出珍珠似的。



 but太熟了,不是神父的菜。


 「喂,為啥不行阿?」


 「那是我們老闆的停車格。」


 「我們這也有老闆阿!」


 神父不屑的說,


 「請問是哪位?」


 女人問,神父指指米萱,


 「看到沒?這就是我尊貴的老闆,而我是她專屬的司機。」


 米萱聽了,張大了嘴巴。


 「你真是不可理喻....」


 她生氣的走向流星號,就在這個moment,神父倏地站起,踩在椅子上,摘下墨鏡

,散發出百分之50趴的變態氣息。



 「你.....」


 神父得意洋洋的觀察那妞的表情,不看還好,一看乖乖不得了,只見她薄鈍色的眼睛,

流出胭脂般的水液,神父大驚,難道是我的變態氣息太過濃烈?



 不對阿,50趴的量應該不足以危害人的性命的呀。
  
 
 「神父!」


 那女人一邊流著血,一邊抱住神父,而那香氣和體溫令人熟悉。


 「伊凡可?」


 這時我才認出她來,是有著紅色眼淚的少女,詳情請洽安安篇。


 「這些年來你跑去哪了?」


 她哽咽的說,


 「這....說來話長。」


 我摸摸她的頭,


 「妳已經長這麼大了阿。」


 她被摸著摸著,臉頰泛紅,才發現這麼抱著好像不太對,趕緊鬆開手.


 「神父,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她說,


 「我找到一份好工作...而且還賺了很多錢,我能自己養活自己了.」


 「那不重要啦....」


 神父挖挖鼻孔,


 「妳還有在唱歌嗎?」


 「這個...」


 「好吧,當我沒問,」


 「我會把車開走的,妳去忙吧.」


 伊凡可露出失望的表情,神父察覺到這一點,遞給她一包衛生紙.


 「我很為妳驕傲,伊凡可.」


 「把臉擦乾淨吧,這樣老闆會嚇到的.」


 她點點頭,接過神父的精液,喔不,是心意.


 「神父,你接下來要去哪呢?」
 

 「我也不知道,這裡的變化太大了.」


 神父望著眼前高樓,想起往昔的垃圾場.


 「不過我想工作一樣都很難找吧.」


 神父ㄎㄎ的笑了兩聲.


 「不介意的話,可以住我家裏.」


 伊凡可說,


 「喔~真的嗎?」


 「對,住多久都沒關係.」


 「我有好多事想跟你說,也有好多事想問....」


 「謝謝妳啊.」


 神父打斷了她說的話,


 「妳還要上班吧,我們出去遛遛,晚點在這裡等妳.」


 說完,就開車走了.


 一路上,風呼呼的吹著,吹得我僅剩的頭髮就像要被追走似的,神父將一隻手擱在車門

邊,發著呆.



 「tapuru,」


 米萱打破了這片刻沉靜,


 「你是不是很討厭那個大姊節呀?」


 「不會啊.」


 神父說,


 「我給你這種感覺嗎?」


 「你說的我聽不懂.」


 神父笑了一下,


 「那妳覺得那個大姊節怎麼樣?」


 「我覺得她很漂釀.」


 「喔~」


 「妳以後會變得比她還票釀.」


 「真的嗎?」


 「對阿,長大以後....」


 神父說,一邊又陷入思緒之中.


 很快的,等到伊凡可下了班,我們就到了她家裡去,那裡改變了很多,原來開了門就會

看到一張床,但是現在已經做了隔間,地上不再有用剩的奶粉罐了;取而帶之的是水藍色

的矢車菊。



 「妳母親呢?」


 「她去旅行了,現在我一個人住。」


 伊凡可說,


 「對了,神父,我帶你去看一個東西。」


 她領著我走到她的房間,那裡不再有骯髒又破舊的牆壁,光線透著落地窗滑了進來,米

白色的簾幕晃動,澄和影在地上安靜的揉合。



 而唯一能讓我想起過去暗紅色的畫面,就是在房間角落裡的手風琴。


 「保養的真好。」


 我摸著那些熟悉的刮痕,彷彿昨天才有似的。


 「神父,你要不要試著拉一曲呢?」


 伊凡可說,一臉期待,


 「不了,我肚子餓了,想先吃飯。」


 當我這麼說的時候,伊凡可立即進了廚房,只見她捲起袖子,穿上圍裙,將長長的捲髮

紮成一束,露出了雪白的後頸.



 她選了許多根莖類的食材,每一樣的處理得很仔細,她削著馬鈴薯皮,切胡蘿蔔和洋蔥

,把它們連同土豆,丟進缽裡.



 然後她使用勁的拿杵磨呀磨著.


 「妳為啥不用果汁機呢?」


 神父問,


 「自己弄得,比較好吃.」


 她淺淺的笑了一下.


 「對了,我忘了羽衣甘藍.」


 「神父,你能幫我拿一下嗎?」


 我點點頭,拿過去一朵像花一樣的菜.


 「米萱也要幫忙!」


 「那,妳幫我煮飯好了.」


 伊凡可溫柔的說,開始教米萱如何用指尖量米、洗米.


 好一會兒,香噴噴的菜餚終於上桌了,碗裏頭的東西卻令人驚訝,就像一堆五顏六色的

爛泥巴,堆在白米飯上.



 「這是hutspot.」


 伊凡可焦急的解釋,


 「是荷蘭的傳統名菜,它是用薯泥和蔬菜拌在一起....」


 「我知道,是八十年戰爭的時候,荷蘭人在糧食困頓下發明的食物.」

 「他們堅守著城池,最後終於贏來了自由,這是充滿情感的一道菜.」


 神父說著,一邊用湯匙將薯泥扳入口,恩,其實味道還不錯,挺樸實的.


 我們一邊吃著hutspot,一邊聊著天,就像回到從前一樣.


 「你知道嗎?神父,最近發生了許多小女孩失蹤的事件.」


 「喔,是嗎?」


 「我剛聽到的時候,心裡有點高興.」


 「啥?」


 「因為我以為你回來了...」


 「哼,我才不會幹誘拐小女孩這種蠢事.」


 「真的嗎?」


 伊凡可笑盈盈地看著我,然後又看看米萱,她正可愛的用嘴咬著湯匙,嘴巴還沾了些許

土豆末.



 「嘿嘿,妳帶便當喔!」


 她用手指點了點她小臉上的碎屑,然後伸入唇中.


 這畫面讓神父心頭一震.


 就在這個moment,窗外突然響起一陣優美的笛聲.


 「誰啊?這麼晚還在....」


 話沒說話,突然「鏗」的一聲,湯匙掉落在地上.


 伊凡可和米萱突然起身,往門外走去.


 「喂,妳們要去哪阿?」


 神父叫著,但是兩人卻一點也不搭理.


 她們跟隨著笛聲,腳步越來越迅速,神父要追已經來不及了.


 我往窗外看去,只看見遠方有一個高大的黑色背影,樂音就是從那傳來的.


 「god!」


 米萱和伊凡可正朝著那黑色背影趨近,而且不只她們兩個,街上許多小女孩也陸陸續續

走出家門,難道那傢伙就是誘拐犯嗎?



 神父立即拔足狂奔,但是跑沒幾步,一股濃烈的變態氣息卻往我臉上襲來,那氣很是厲

害,就像是連綿不絕的響屁,如果詳加計算,大概有百分之兩百趴的變態程度.



 神父一個踉蹌,就被震倒在地上.


 「那傢伙究竟是.....」


 神父強忍著腰痛,一拐一拐的站了起來,笛聲就像在挑釁似的,依舊在耳邊環繞不已.

 不可思議的是,周圍的窗門都關得緊緊的,好像沒有人察覺.



 我循著笛聲而去,路上都是小女孩的足跡,這人的動機鳩竟是什麼?難道這世上居然還

有比我更變態的人嗎?



 沒多久,我就看到那串隊伍,她們像是旅鼠似的,一個接著一個,進到了一座廢棄的學

校.



 我看到了伊凡可,她在隊伍裡面顯得十分高大,就像一隻母的直立人,奇怪,她怎麼會

在這裡面呢?



 笛聲嘎然停止,所有的小女孩都倒在地上,不醒人事,彷彿斷了線的人偶.


 「喂!你這變態!」


 我抓住了那吹笛人的肩膀,發覺手裡沉甸甸的,充滿著重量.

 But,神父也不是省油的燈,我手一捏,他立即轉過身來.


 「呵呵呵~」


 我發出奇異的笑聲,不,應該是他才對,回過面來的那人,居然和我有一模一樣的臉.

 「你是誰?」



 「我是你呀!」


 他詭異地笑著,神父鬆開了手,從聖袍中拿出了一根菸,點燃.


 「不對,這位brother,我想神父只有一個.」


 我將煙灰彈在他臉上,


 「那就是我.」


 他說,摸了摸我油漬漬的臉頰,喔不,應該是他的.


 「這樣好了,我們講重點,brother.」


 神父將菸吐在神父臉上,


 「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和你的一樣,」

 
 「拯救受傷的小女孩們.」


 「這些女孩根本沒有受傷,況且,」


 神父指了指伊凡可,


 「她也不是什麼小女孩,哩馬糾ㄊㄨㄚˋ湯?」


 「不,她是,在你眼中,她依然是小女孩.」


 神父看著倒在地上,伊凡可的側臉,她半閉著眼睛,就像是個睡美人.


 神父吁了一口長長的煙霧.


 「好吧,告訴我,brother,你想把她們帶到哪去?」


 「月球.」


 「嗄?」


 「那裏有可愛的兔子、涼爽的宮殿,哇哇叫的蟾蜍還有不斷的砍著樹的猛男.」


 「附帶一提,猛男砍的樹是棵神木,每砍一吋,就長回了一吋,他最近很不爽一直被砍

,踢了猛男的gg,偷偷的來到地面上惹.」



 神父像是夢囈般,搖著身體,述說著童話一樣的故事,媽呀,真可怕,我都沒看過我那

麼娘過.



 「如果我說不呢?」


 神父吐出菸蒂,射向他的絡腮鬍.


 他巧妙的將菸接起,放在嘴邊,大口的吸吮著.


 神父硬了,拳頭硬了.


 「這樣好惹.」


 神父說,


 「我也不是不能商量的人,brother.」


 他吐出菸圈,飄阿飄的,圈住了地上的兩個人,慢慢地飄浮起來.


 「我給你兩個選擇,讓你可以留下一個.」


 他笑呵呵地說,


 「你要左邊的這位愛吃草的米萱呢,」


 「還是右邊這位會流血的伊凡可?」


 就在這個moment,神父衝向了神父,


 「對了,我勸你別亂來,brother.」

 神父被震飛了出去,差不多飛了15英尺遠.


 「我的變態氣息可是你的兩倍.」


 「媽der....」


 「為什麼你的變態氣息會超越我呢?」


 「呵呵呵~」


 神父微笑著,


 「並不是我超越了你,而是你的變態程度下降了.」


 「你看看,你居然把這個女人,」


 他噘了噘嘴,指向右邊,


 「當成是女孩,你這樣還叫做變態嗎?」


 「.......」


 神父沉默不語.


 「你好好想一下吧,我先帶她們上去惹.」


 神父說完,突然從聖袍中長出了許多粗大的枝椏,纏住了地上的小女孩們,然後他越長

越高.....越長越大......



 我看差不多有3000英尺吧,小女孩們也被他帶得無影無蹤.


 神父看得呆了,脖子也酸惹,只聽見從上方悠悠的傳來神父之音:


 「你慢慢想吧,brother,想好了再叫我.」


 god,我什麼時候擁有這種奇怪的型態.


 焦急的神父,又點了一根菸,掉了一根頭髮,這個選擇實在太難,but其實也很簡單

,無論我選擇哪一個,其他的小女孩都不會得救.



 「也許到了月球,他們會過得很幸福.」


 如果那傢伙,真的是我的話,那麼他應該不是邪惡的人.


 這就回歸到純粹的變態之心了,米萱和伊凡可,到底我心裡是怎麼想的呢?


 「伊凡可....」


 神父陷入了無盡的沉思之中,此時,突然從天上掉下來二塊羊羹,砸中了我的頭.

 「hey,brother,補充點糖分吧,可以幫助你大腦中神經元的傳導.」


 又傳來我那熟悉的聲音.


 我撿起地上的羊羹,仔細的看著,一個抹茶口味,一個是紅豆口味.


 如果,只能選擇一條羊羹的話.


 此時,我心豁然開朗.


 我撕開抹茶口味羊羹的包裝,然後,也撕開紅豆口味的,將兩條羊羹,捏成了一顆球,

在我的手心裡,我感受到抹茶的綿密,也得到了蜂蜜的黏膩.



 我將抹茶紅豆口味的羊羹球,埋在土裡,深深的祈禱著.


 深深的祈禱,她明年會生出許許多多的羊羹球.


 神父舔了一下手上又甜又黏的汁液,


 「hey!brother!」


 天上降落了一根枝椏,捲起我往上升.


 我到了樹冠,看到了我,正在排遊戲王的卡片.


 看到了我,他緊張的收起牌卡,「恩恩」咳了兩聲.


 「怎麼?你想好了嗎?brother.」


 神父點點頭,


 「那麼,你要左邊的黑魔導女孩...喔不,是米萱,還是伊凡可呢?」


 他捲起她們兩人,排在我面前.


 「在此之前,」


 神父「恩」的咳了一聲,


 「我希望聽聽她們兩人的意見.」


 他吹了一口氣,米萱登時甦醒了過來.


 「tapuru!」


 她一見到我,就大叫,然後,她看到另一個神父,就叫得更大聲了.


 「呀阿~~~」


 沒多久,就昏了過去.


 「那個...可以麻煩你轉過頭去嗎?brother.」


 「沒問題,brother.」


 說完,神父就轉過身去,神父看見神父又從身上拿出遊戲王牌卡.


  我輕輕拍著伊凡可的臉頰,


 「神父!!」


 伊凡可醒了過來,她驚訝的看著我,又看著周圍泛著蘇芳色光芒的異世界.


 「這是怎麼回事?」


 「恩恩,是這樣的,伊凡可.」


 神父望著她修長的睫毛,冷靜的說,


 「我現在必須做一個選擇,」


 「我要把我心中的兩根羽毛...給分開.」


 神父閉上眼睛,


 「我知道了,神父.」


 伊凡可看到了昏睡的米萱,似乎明白了所有事情.


 「最後,我有一個要求.」


 她說,


 「什麼要求?」


 「我想請你彈奏一首歌,就像我們相遇的時候那樣.」


 我搖搖頭,


 「我太久沒彈,已經不會了.」


 「而且這裡也沒有琴.」


 就在這個moment,神父突然丟來一張黑羽空風之琴,那張卡片旋了過來,煞時間

成為了一架鋼琴,god,那明明是怪獸卡的說.



 神父側過頭,冷笑了一下.


 「神父,那,我彈給你聽.」


 伊凡可說,就在那架琴坐了下來.


 她輕輕的演奏著,用那陶瓷般的手指,就像雨點落在荷葉上那樣輕柔.


 她悄悄的唱起歌,用那銀鈴般的嗓聲,如同嬰兒初語般的啞啞.


 彷彿辛波絲卡掀起的沙塵,濃密而且猛烈;又宛若謝道蘊的柳絮,飄邈紛飛.她微笑的

彈著,唱著,看著我,眼珠裡盈滿了淚光.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zck3-SoPBE
Cami Bradley America's Got Talent 2013 - YouTube
Cami Bradley at Radio City Music Hall August 13 2013

 


 我讀不懂她的表情.


 神父丟了一張王家長眠之谷,伊凡可又沉沉的睡去.


 「該做出選擇了吧?」


 神父說,我點點頭,


 「最後我可以再問一個問題嗎?brother.」


 「你問吧,brother.」


 「你是我,對吧?」


 「嗯.」


 「那麼,我也是你.」


 「理論上,沒錯.」


 神父脫下了褲子.


 「你想幹嘛?」


 開始打槍.


 「喂,住手.」


 「你到底在做什麼?」


 「我在驗證這個理論.」


 神父一邊打一邊說,


 「快住手...god!」


 神父彎下腰,痛苦的撫著下面.


 「哈哈哈哈....」

 
 神父大叫一聲,


 「射惹!!!!!!!」


 神父看著神父,神父癱軟了下來,


 「你還不夠變態阿.」


 神父說,


 週遭圍繞著的枝椏逐漸蔓延過來,神父哼了一聲,從神父手中幹走了光的護封劍,丟向

它們.樹根停止了生長,神父開始拔足狂奔,光著屁屁,沒擦衛生紙.



 我跑到了樹的盡頭,一躍而下.


 「你這個白痴....」


 躺在地上的神父說,


 「你也是阿.」


 飛在空中的神父說,


 沒多久,強烈的聲音響起,像是悶了許久的屁一樣,「澎」的一聲,偌大的樹開始凋零

、四散.



 小女孩像是落葉一般,緩緩的,一個接著一個,飄落下來.


 她們安全的降落在地面上,每一個,都有著滿足的睡臉,你瞧,米萱的口水正流出來了

呢........



 而伊凡可的臉上則有著紅色的淚痕,想必是在做什麼浪漫的夢吧.













 yo,brother,神父掛了嗎?


 oh~當然沒有,你看看,我不是好端端在這兒跟你說話嗎?don’t worry

,我還拿了一張死者蘇生.



 最後,我們再來一首銘,替幸福下個註解吧.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

 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

 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

 可以調素琴,閱金經。

 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

 南陽諸葛廬,西蜀子雲亭。


 神父云:「tomoyo!」




※ 引述《OHLALALALA (喔啦啦啦啦)》之銘言:
: 看到高普考放榜錄取率創二十年新高
: 小蛇妹也有點心動惹
: 看補習單的傳單
: 都說
: "選擇公職,一生幸福"
: "X光幫助你最快達成公職夢想"
: .
: .
: 不外乎都是把<公職>和<幸福><夢想>等名詞掛勾在一起
: 但考上公職一生真的就會幸福嗎?
:           人一生的夢想就達成了嗎?
: 有沒有公職 = 幸福、夢想的八卦?
--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124.11.189.183
QBian:是神父耶 嘻嘻09/22 08:17
askaleroux:友よ09/22 08:19
WilsonWang:三樓09/22 08:19
ss60115:Hey Bro09/22 08:19
Hey!
※ 編輯: g6m3kimo        來自: 124.11.189.183       (09/22 08:27)
stero:...............................1F 09/22 08:20
kenmy:搶推在神父前10F 第一次!!2F 09/22 08:22
greg7575:3F 09/22 08:23
QBian:有點感人QQ4F 09/22 08:25
secret1414:每天夏目漱石是什麼啦5F 09/22 08:26
AnpingTW:該說是有才還是…?6F 09/22 08:26
Infinite:.........7F 09/22 08:26
qooqoogb:建康8F 09/22 08:28
koxinga:王與馬共天下XD9F 09/22 08:28
adsl78728:神父寫太多 會讓人懶得看10F 09/22 08:30
不介意的話我庫存在這 https://www.facebook.com/hentaishinbu 
有空的話可以分批欣賞,brother.
※ 編輯: g6m3kimo        來自: 124.11.189.183       (09/22 08:34)
QBian:太好了  我要幫神父的facebook按讚11F 09/22 08:39
agong:3人行不好嗎12F 09/22 08:45
gdsword:神父你寫好長 每次都要看好久13F 09/22 08:50
ZeroRSX:幹我到底看了啥....14F 09/22 08:58
Roy3567:後面這甚麼超展開啦  GANG15F 09/22 08:59
shinway:有認真寫有誠意推    八卦版僅存清流?16F 09/22 09:40
Mikuni:神父先推17F 09/22 09:45
n1988771126:神木快推!!!18F 09/22 09:46
kipi91718:我竟然沒end全看完了  神父推推!19F 09/22 09:54
mein:好有才…20F 09/22 10:08
tbi33:神父真的不簡單21F 09/22 10:49
Archerdark:看好久啦XDDD22F 09/22 10:59
akito703:是神父!23F 09/22 11:02
jasonlidunk:看不懂24F 09/22 11:08
wingandboy:這三小25F 09/22 11:12
overseaking:很長XDDD26F 09/22 11:13
HermesKing:後面看不懂  怒噓27F 09/22 11:20
saky:0分28F 09/22 12:04
nekaki:晉朝寫的不錯 重點也都寫到了 但後面我懶得看了....29F 09/22 14:34
Trionychidae:朝聖30F 09/22 20:58
summerleaves:我覺得我不夠變態  有的點不太懂啊~31F 09/22 21:45
g6m3kimo:可能要追過神父的各種篇章才會懂這則故事阿~32F 09/23 01:25

--
※ 看板: Gossiping 文章推薦值: 1 目前人氣: 0 累積人氣: 1686 
1樓 時間: 2013-09-23 14:08:42 (台灣)
  09-23 14:08 TW
推神food
r)回覆 e)編輯 d)刪除 M)不收藏 ^x)轉錄 同主題: =)首篇 [)上篇 ])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