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ott
作者 ott (寶貝)
標題
 Re: 自敘帖

時間 2010年10月18日 Mon. PM 03:08:48


[圖]


 
	


[圖]


「編絶簡往々」「遇之豁然」  2009年04月12日 | 臨書




[圖]




   
 


http://www3.nccu.edu.tw/~ller/f8/f8d.htm

三、《自敘帖》 賞析

唐代的草書以孫過庭、賀知章、張旭、懷素等四人最為傑出,其中孫、賀二人在繼承二王草書的傳統法度上頗成就,但仍謹守門徑,創新明顯不足。張旭、懷素除了計有的繼承二王書風外,同時又有更多的創新,創造性的發展了自漢末以來臻于化境的草書藝術美。而有草聖「顛張狂素」之美稱。

張旭的書法,初學于其堂舅陸彥遠,唐盧攜的《臨池訣》中有一段張旭的學書自述:「吳郡張旭言:自智永禪師過江,楷法隨渡,智永乃羲、獻之孫,得其家法,以授盧世南。盧傳陸柬之,陸傳其子彥遠。彥遠,僕之堂舅,以授餘。」由上觀之明顯的,他所繼承的是二王以來的正統書法藝術。書法藝術的發展,自漢末以來,就一直很注重口傳身授的關係。沒有師承,是很難得其門徑的,即使有師承得其門徑者,如學養不足,才分不夠,亦難有所成就。羲、獻之後,智永、盧世南、陸柬之等,在書法上各有成就,但僅能守家法,而不能自立門戶,到張旭的堂舅陸彥遠,雖得家傳之秘,卻不得其法,甚至連家法也守不住了。張旭向他學習,只能從他那裡聽到他轉述前輩所說的書法之秘而已。張旭在這種情況下,憑著他對書法藝術的愛好和很高的悟性,除了師授之外,並極注意從生活中去觀察事物,以豐富自己的藝術思想,目睹孤蓬自振,驚沙坐飛,擔夫爭道,想到書法中主次挪讓關係而得筆法。觀公孫大娘舞劍器,始得低昂迴翔之狀而得其神。其草書從「古法」中脫化出來,形成了自己獨特的風格。

張旭的草書以狂怪著稱,表現在精神上的是一種豪邁狂放自由自在。表現在書寫的用筆與結構,章法的處理上是一種不離開法度而又出神入化變化莫測的奇詭雄狀之美的展現。他每以酒酣興發在如醉如狂的狀態中,一邊呼叫狂喊,一邊運筆如飛,信手揮灑,妙趣天成。他的狂草,表面上奔騰不羈,但細看之,則外外又都不失法度。可惜的是,作品大多書于粉壁,留存的傳世作品不多,只餘《肚疼帖》《千字文》《般若波羅蜜多心經》《自言帖》《古詩四帖》和正書《郎官石柱記》等數種。

懷素是繼張旭之後的另一草書大家,他以狂繼顛,充分展現狂草的情緻。他繼承和發展了張旭的浪漫主義創作方法。他的草書充分做到了既狂放而不失法度,錯雜而不凌亂,隨意而又和諧,使唐代的草書臻於藝術之美的最高境界。他的書法遺跡流傳與張旭頗多相似,亦因大多書于當時的「粉壁」或「素屏」之上,無法保存下來。傳世作品有《自敘帖》《小草千字文》《食魚帖》和《苦荀帖》《論書帖》等數種。

懷素草書的線條,雖有時細如游絲,然如曲折盤繞的鋼索,轉折處雖然以圓代方,但絕無塌肩之病,筆毛也不扭曲絞亂,收筆出鋒,銳利如勾,有「鐵畫銀鉤」將鋼百煉化為繞指柔之妙臻,達草書用筆之最高境界。這種運筆如飛,狂放揮灑所造成的效果,是書寫合於法度之內又出乎意料之外的運筆與結體的奇險動人之趣。張謂詩所言:「奔蛇走虺勢入座,驟雨旋風聲滿堂。」形容奔放流暢的動態。用盧象的詩:「初疑輕煙澹古松,又似山開萬仞鋒。」王邑的譯:「寒猿飲水撼枯藤,壯士拔山伸勁鐵。」來形容筆劃線條剛柔並濟之美。用許瑤的詩:「志在新奇無定則,古售灕纚半無墨,戴叔倫:「心手相師勢轉奇,詭形恠狀翻合宜。」來形容奇狂縱奇異之態。通幅連綿草勢一字之中,點畫連續不斷,用上一筆的牽絲為下一筆起筆的逆筆回鋒,運筆上下翻轉,乍開乍合,奇正相生。文字大小錯落,左呼右應,起伏擺盪,其中有疾有速,輕重有別,極富動感且全出天然而毫無做做之態。

自敘帖引筆的態勢觀之,可看出懷素書寫時感情起伏變化,起首數行,行規中矩,是他平靜心情的自然流露,及寫到當代名公對他的讚譽,歡愉的心情流露筆端,運筆開合隨之加大。再寫到大書家顏真卿對他的指點與評價,自然而然地露出一種既莊嚴又崇敬之心情,所以字雖草而蜆端勁。接著,我們看到了一個幾乎佔有三行位置的一個奇大的「戴」字,這個「戴公」即是對他獎掖有家的知音戴叔倫。對懷素而言,戴公在他心目中顯然有其特殊地位與意義的。所以行筆至此,不由然地精神突振,大筆一書!此字雖大,卻沒有讓然感到突兀與不和諧,反而更顯其章法之美,「心手相應」的神奇之作,躍然紙上。懷素的草書創作,皆在其精神自由與忘我的心境中完成的,所謂「狂來輕世界,醉裡得真如。」﹝錢起《送懷素上人歸鄉侍奉》﹞,「醉來信手兩三行,醒後卻書書不得。」在在說明他自始自終都是處於一種「狂」與「醉」的精神自由,無我的狀態中,充分展現其狂草的獨特風格,以狂繼顛,成為一代草聖大家而無愧了。




http://www3.nccu.edu.tw/~ller/f8/f8c.htm

二、《自敘帖》 本文與釋文

本文:

懷素家長沙,幼而事佛,經禪之暇,頗好筆翰。然恨未能遠者钫見前人之奇跡,所見甚淺。遂擔笈杖錫,西遊上國,謁見當代名公,錯綜其事。遺編絕簡,往往遇之,豁然心胸,略無疑滯。魚箋絹素,多所塵點,士大夫不以為怪焉。顏刑部書家者流,精極筆法,水鏡之辯,許在末行。又以尚書司勳郎盧象、小宗伯張正言,曾為歌詩,故敘之曰:「開士懷素,僧中之英,氣概通疎,性靈豁暢。精心草聖,積有歲時,江嶺之間,其名大著。故吏部侍郎韋公陟,睹其筆力,勗以有成。今禮部侍郎張公謂,賞其不羈,引以遊處。兼好事者同作歌以贊之,動盈卷軸。夫草稿之作,起於漢代,杜度、崔瑗,始以妙聞。迨乎伯英,尤擅其美。羲獻茲降,虞陸相承,口訣手授。以至于吳郡張旭長史,雖姿性顛逸,超絕古今,而模楷精詳,特為真正。真卿早歲常接遊居,屢蒙激昂,教以筆法。資質劣弱,又嬰物務,不能懇習,迄以無成。追思一言,何可復得。忽見師作,縱橫不群,迅疾駭人,若還舊觀。向使師得親承善誘,函挹規模,則入室之賓,捨子奚適。嗟歎不足,聊書此以冠諸篇首。」其後繼作不絕,溢乎箱篋。其述形似,則有張禮部云:「奔蛇走虺勢入座,驟雨旋風聲滿堂。」盧員外云:「初疑輕煙澹古松,又似山開萬仞峰。」王永州邕曰:「寒猿飲水撼枯藤,壯士拔山伸勁鐵。」朱處士遙云:「筆下唯看激電流,字成只畏盤龍走。」敘機格,則有李御史舟云:「昔張旭之作也,時人謂之張顛。今懷素之為也,余實謂之狂僧。以狂繼顛,誰曰不可?」張公又云:「稽山賀老粗知名,吳郡張顛曾不面。」許御史瑤云:「志在新奇無定則,古瘦灕驪半無墨。醉來信手兩三行,醒後卻書書不得。」戴御史叔倫云:「心手相師勢轉奇,詭形恠狀翻合宜。人人欲問此中妙,懷素自言初不知。」語疾速,則有竇御史冀云:「粉壁長廊數十間,興來小豁胸中氣。忽然絕叫三五聲,滿壁縱橫千萬字。」戴公又云:「馳豪驟墨劇奔駟,滿座失聲看不及。」目愚劣。則有從父司勳員外郎吳興錢起詩云:「遠鶴無前侶,孤雲寄太虛。狂來輕世界,醉裏得真如。」皆辭旨激切,理識玄奧,固非虛蕩之所敢當,徒增愧畏耳。時大曆丁巳冬十月廿有八日。

 

譯文:

懷素家住長沙,幼年就篤信佛教,唸經參禪之餘暇,頗好書法。然而遺憾未能親眼目睹古人奇妙的書跡,所見甚淺。於是擔負書箱拄著錫杖,西去遊覽京師。進見當代名公,綜合各種見聞之事,散佚的典籍,卓絕的書簡,皆能時時見到,以致開闊心胸,略無粘滯。魚子箋和白絹,多有墨跡汙點,士大夫不以為奇怪了。顏刑部乃是書家之輩,筆法精練,明察辨識,在我的墨跡文後提詞稱許。又因尚書司勛郎盧象,小宗伯張正言曾為歌詩,因此記述他們的話道 :「菩薩懷素,僧侶中的英傑,氣慨爽朗灑脫,性靈寬暢;精心追求草聖,積累了歲月;從長江到五嶺之間,他的名聲大著。過去吏部侍郎韋公陟看到我的書跡筆力勉勵我有所成就;現今禮部侍郎張公謂說,他賞識我才行高遠,不可拘限,導引以游憩;加上愛好書法的同伴作歌以讚之,不覺盈滿卷軸。這草稿書體的寫作,起於漢代。杜度、崔瑗,開始以美妙聞名;到了伯英,尤其獨攬它的美好。羲、獻父子以下,虞世南、陸柬之相繼承,口訣親手相傳授,直到吳郡張旭長史。他雖縱情任性、顛狂放逸,超絕古今,而書跡楷模周詳最為純正。真卿早年常交往游覽居留、屢蒙振奮激勵,教以筆法。我因稟性不佳,又羈絆事務,未能認真學習,因此終至無成。回想過去一言,怎可再得!忽見到尊師的書作,縱橫不凡,筆勢迅疾駭人,若恢復原來的印象觀感。假使師法得以親近接受善誘,快速挹取典範,則入室之賓客,除你之外,何人適合!感嘆不足,聊寫此冠之於篇首,這以後繼續作歌詩讚詞的,不斷的充塞著大小箱篋。其中述形似的,就有張禮部說:「行筆有如虺蛇奔走勢就座,旋風驟雨聲響滿屋堂。」盧員外說:「起初疑似輕煙動搖古松,隨後又像山開現出萬仞峰。」王永州邕說:那筆畫像是寒猿飲水搖動的枯籐,像是壯士拔山伸出的勁鐵。」朱處士遙道:「筆下唯看到激電流逝,字寫成只嚇得蟠龍走動。述天機風格的,就有李御史舟說:「過去張旭作書,當時的人稱他『張顛』;今日懷素作書,我實在要稱他『狂僧』:用狂來繼承顛,有誰說不可!」張公又說:「稽山賀老〈即賀知章〉只是略知名,吳郡張顛曾北面稱臣。」許御史瑤說:「志趣在新奇無一定準則,古瘦的字體似水勢流盡一半無墨。醉來信手書寫兩三行,醒後再書寫卻不能獲得。」戴御史叔倫說:「手以心為師,筆勢轉新奇,詭形恠狀反而合宜。人人欲問此中的奧妙,懷素自己也說全不知。」說快速的,就有竇御史冀說:「白壁長廊數十間,興緻來了稍稍發泄胸中氣。然後大叫三五聲,滿壁縱橫千萬字。」戴公又說:「揮毫行墨有若列入的奔馬,滿座的人失聲說眼睛跟不上筆。」稱愚蠢拙劣的,就有叔父司勛員外郎吳興錢起的詩云:「遠飛的鶴,沒有前行的伴侶。單獨漂浮的雲片托付給太虛。發起狂來看輕世界,酒醉裡得到真知。」這些都是話語含著激勵,見識玄虛奧妙,固然不是漂浮不實之輩之所敢當,只增加我的慚愧畏懼罷了。時大曆丁巳冬十月廿八日。

 
 


 




[圖]
 



懷素家長沙,幼而事佛,經禪之暇,頗好筆翰。














[圖]
 



 

 



 


※ 編輯: ott 時間: 2015-09-08 08:45:43
※ 看板: ott 文章推薦值: 0 目前人氣: 0 累積人氣: 820 
guest
x)推文 r)回覆 e)編輯 d)刪除 M)不收藏 ^x)轉錄 同主題: =)首篇 [)上篇 ])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