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示廣告
隱藏 ✕
※ 本文為 kendofox 轉寄自 ptt.cc 更新時間: 2014-03-03 16:03:25
看板 Baseball
作者 undernight (緊繃哥)
標題
 [專欄] 鄉關何處?KANO與集體記憶 

時間 Mon Mar  3 13:27:45 2014



連結:

http://mag.udn.com/mag/news/storypage.jsp?f_ART_ID=501638
鄉關何處?KANO與集體記憶 - 陳子軒專欄 - udn專欄 - udn時事話題
[圖]
正因為這是集體記憶的建構,Kano觸動了台灣族群認同的敏感神經,正因為它所發生的時空背景。無疑的,日本是台灣社會顯著的他者,卻是極端的他者。 ...
 

---

【陳子軒/國立體大副教授】

當然,嘉南大圳是1930年完成,比起嘉農揚威甲子園的背景早了一年。八田與一和當年選
手的邂逅,當然更是劇情浪漫化的產物。錠者博美到底有沒有到過嘉義?一點也不重要。
這些敘事就如同電影中的字幕刻意以日文「野球」而非「棒球」一樣,都是KANO這部電影
裡,透過突顯嘉「農」、「野」球與嘉南大圳的意象,連結棒球這運動與台灣這塊土地的
操作。


所以必須先釐清的是,社會集體記憶與歷史是不同的,歷史強調的是真確性,但那是歷史
學家的職志,然而,屬於大眾的集體記憶卻與史實的真確性沒有必然關係。集體記憶可能
是片段的、選擇性的、穿鑿附會、甚至從未發生過的,媒體的再現強化了歷史與集體記憶
的差異。美國紐約州的古柏鎮(Cooperstown),與棒球起源天差地遠,但卻是百年來美
國共同記憶裡,棒球浪漫主義下難以動搖的伊甸園。


臺灣的運動集體記憶中,我們選擇記憶了打赤腳、以石為球的紅葉,摒棄了超齡與冒名的
不堪紅葉;七虎也往往被遺忘在巨人與金龍之間;KANO這部電影,相信也是未來許多人對
於1931嘉農甲子園歷史的集體記憶,甚至取代紅葉成為台灣棒球起源的浪漫想像。但別忘
了,在KANO裡,我們選擇記憶吳明捷、而非陳耕元,貫穿全片的三族共和的訊息,也必然
掩蓋了族群衝突的痕跡。訊息的產製與傳播中,個人選擇的理解與記憶都是不同的,愉悅
與光榮可能被強化,反之痛苦與羞辱卻可能被壓抑;而在臺灣的社會記憶中,屈辱也可能
被操作,1931嘉農在冠軍賽的落敗,當然也可以詮釋為「贏」得亞軍。


我必須要強調的是,儘管馬志翔與魏德聖的作品(乃至於所有以真實故事改編的電影)再
怎麼強調忠於史實,KANO作為一個電影作品與歷史就不能相提並論,紀錄片況且都有選擇
性敘事的成份,更何況是一部劇情片?從分析集體記憶的角度,我們該更去理解KANO在此
時空拍攝的意義,大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影響力漸漸在這塊土地上蔓延下,棒球作為
區隔兩國鮮明標記的國球,卻始終欠缺一部建構集體記憶的文本,但是一些人台灣人誤把
紅葉當成世界冠軍,知悉陳智源和許金木的人數可能遠不如Jeter和Rivera的歷史空缺,
嘉農絕非台灣棒球的伊甸園,但KANO可以是運動電影作為集體記憶的重要標竿,藉此映照
出你我認同建構的線索。


也正因為這是集體記憶的建構,KANO觸動了台灣族群認同的敏感神經,正因為它所發生的
時空背景。無疑的,日本是台灣社會顯著的他者,卻是極端的他者。對一群人而言,他是
台灣現代化基礎建設的源頭,因此帶著後殖民「那個美好年代」的依戀;對另一群人而言
,卻是軍國主義與殘暴的「狗日」,一看到旭日旗、聽到台灣人講日語就難以下嚥,把棒
球追溯至日本殖民時期的根源,甚至歌詠那「美好的年代」必然使得這些人坐立難安,當
帶給他們多少美好回憶的國球卻是源於贏下甲午戰爭的「狗日」時,那是一個認知多難以
協調的概念?


但,我們是否只能依此粗暴的二分法來建構彼此的認同?棒球之所以是台灣的國球,就在
於它可以是超越族群的符號,1930年代下的台灣就是日本殖民下的台灣,不管你喜不喜歡
,旭日旗、日語、霧社事件、嘉農、棒球,都是那個年代與這塊土地不可切割的一部分,
以葉啟政的話語來說,那是一個「搓揉摩盪」、「正負情愫交融」的過程,而非一刀兩斷
如此簡單,魏德聖不同作品中的史觀及認同,不是、也不該被單一解讀的。


KANO的片頭與片尾,彷彿象徵著屬於台灣棒球的故事。它,始於戰爭,最後,殖民者走了
,只留下一顆投手板上的棒球,關於它的故事要怎麼述說?希望KANO只是個開始。



---

看完後疑問是,為什麼七虎的知名度不如金龍跟巨人?
主要還是戰績論英雄嗎?





--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60.250.73.121
Tobbin:他在說什麼?03/03 13:34
aftermathx:他搞錯一件事「日」在中國北方方言相當於南方的「幹」03/03 13:38
aftermathx:所以「狗日的」跟「幹你娘」差不多意思
geniusroger:他強調的就是歷史發生這麼多事情,能夠記得哪些東西,03/03 13:44
geniusroger:往往是選擇的結果。而造成選擇的原因很多,說故事是個
geniusroger:重要的方式(電影是一種說故事的方式)
cutsadh:歷史ㄧ樣也是片斷的'穿鑿附會的啦03/03 13:48
wisehuang:說真的我看不太懂作者要表達的意思03/03 13:50
cutsadh:以影像呈現的嘉農即使拍再好,也是兩手記憶03/03 13:55
cutsadh:其實寫得不錯,就一個集體記憶的再建構,兩群不同集體記
cutsadh:憶的人的衝突
wi:阿就一段歷史各自表述 同樣的赤壁之戰 吳跟魏的紀錄可天差地遠03/03 14:03
wi:然後電影終究是印象派 不是寫實派
ittt:寫得不錯阿  ...  作者感覺對歷史跟棒球都有一定研究03/03 14:11
YCL13:日本的棒球故事也是不全都以甲子園第一為故事呀!03/03 14:46
shreka:不難懂吧 尤其最後兩段03/03 14:48
abm311:勝者才有歷史的詮釋權,歷史未必是真正的史實。03/03 14:48
kobilly:總之這片不是探討日本統治原民、漢族,而是嘉義的農業起家03/03 15:52
kobilly:的喜愛棒球的少年為自己、為學校、為嘉義鄉親爭光的故事

--
※ 看板: kitsuneya 文章推薦值: 0 目前人氣: 0 累積人氣: 701 
※ 本文也出現在看板: Baseball
r)回覆 e)編輯 d)刪除 M)不收藏 ^x)轉錄 同主題: =)首篇 [)上篇 ])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