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示廣告
隱藏 ✕
看板 FW
作者 AlexW (新使用者)
標題
 陳真過往

時間 2016-02-16 Tue. 11:46:17


http://normanttt.blogspot.com/2015/08/blog-post_94.html

陳真 | 2014.11.29 03:18 | #

19歲那一年,準備上大學,因為聽說有個家境貧寒的同學,有一筆錢被大老闆給坑了,大約兩三萬。該老闆家財萬貫,卻吞人家窮人幾萬塊。

我去幫他要錢,沒要到。於是就找大老闆公司的會計小姐協助,拿到該公司的逃漏稅資料,一狀具名告到國稅局,害得大老闆補繳了上百萬的罰款。這下得罪了大老闆以及他的換帖兄弟--一個比黑道還黑卻像個偉大改革者的政治白道。

此一政治人物是個名人,姑隱其名,因為他已經死了。當他還活著時,我不敢講;他死了,我更不能講,因為死無對證,百口莫辯,對死者不公平。

對方三番兩次打電話來我家裡恐嚇,說要剁我腳筋、要讓我拿拐杖坐輪椅上大學等等。幾通電話都是我父母接到,一直跟對方賠不是。

後來,對方又打來,這回我就搶過電話來聽。對方ggyy說要讓我殘廢什麼的。我只回了一句話說:“會叫的狗不會咬人啦”,就把電話掛斷。沒想到,有些狗既會叫,也會咬人。

當天晚上十一點多,我跟同學騎車出門去夜市想買綠豆湯喝。夜市人群雜沓,突然,兩輛黑頭車竟快速衝入人群之中,一前一後,就像在拍 ”教父” 那樣,把我困在兩車之間;車上隨即跳下一個人,雙手握緊一把短槍,迅即朝我頭部連開三槍。我想閃,但閃得不夠快,第一槍就被打中脖子,第二槍第三槍都沒打 到。

只記得當時夜市原本洶湧的人潮,頓時就像摩西分開紅海那樣,人群迅速往兩側退去,沒有一個人敢過來幫我。同學沒受傷,但嚇呆了。後來還是我自己騎車回家,再由家人送到醫院。

連送兩家醫院都不敢收,因為那年頭槍擊案十分罕見,醫院很害怕。一來,怕日後得上法院會惹麻煩,二來更怕黑道尋仇,馬上來找醫院或醫生算帳。直到第 三家醫院才敢治療。醫生笑瞇瞇,一再恭喜說我命真大,"只差千萬分之一的機率" 就會把頸動脈給打斷,屆時血就會像噴水池那樣噴,根本不可能來得及救。

原本完全不信算命,但家族有個御用算命師,也許真的有點通天本領,在我年少便斷言我19歲和29歲共有兩次死劫,結果竟然一一應驗,實難置信。

於是,我從此就對命運這回事有點半信半疑;也許未來並非尚在未定之天,而是依照某個既定的劇本寫成也說不定;不過,柏楊說,"一個人的個性,就是他的命運。"

這算命師說,欲知30歲以後的命運,那我就得先活過29歲這一關再去找他。當我兩度從鬼門關裏走出來,想去找他時,不過,算命師卻已經死了。

槍擊事件後,我明白一件事:你可以跟黨國對抗,但最好別惹個別小人。黨國也許哪天等你政治積分夠了,會把你下黑牢,甚至推上斷頭台,但在我那個年代,國家還不至於全然無法無天。但小人可就完全難以預測了,特別是敵暗我明時,隨時都可能英年早逝或斷手斷腳,腦袋開花。

槍擊這事很容易追究,但我沒追究,就當做讓他們打好玩的,練習槍法。之所以不追究,無非就是因為害怕連累家人。

我向來很敬佩邱毅,藝高人膽大,勇氣十足。但我想,他一定也有些陰暗角落不敢碰。台灣自然不可能像墨西哥毒梟那麼恐怖,但即便陽光普照之城,陰暗角落依然不少。

有時,我對各種 "權力中心" 老喜歡高唱一些什麼倫理道德,感覺很蒼白,就像在練習噴口水一樣,毫無現實意義。一旦離開鎂光照耀的文明舞台,這些蒼白優雅的道德論述、道德理想,實在就像笑話一般,與現實落差太大。

大家可能不知道我到底要說什麼,其實我沒有特定指涉,而只是想說,看過 "教父" 的人理應明白,這個世界之複雜與陰暗,其實遠遠超過你我一般人的想像與認知。

對於所謂公眾事務,我們能夠議論或行動的範圍其實極其有限。我並不光是指一些陰暗力量,同時也包括在這島上往往 "意味著" 或甚至 "等同" 於 "暴力" 的主流氛圍。

以最顯而易見的例子來講,例如馬英九或國民黨候選人,所到之處,大家儘情朝他們砸東西或罵髒話或丟雞蛋,種種不堪的侮辱或攻擊無日無之,行為者宛如英雄一般,絕不用擔心會有什麼可怕的後果。

但反過來呢?你去砸綠營的候選人試試,看你有幾條命能活著回來。別說砸,光是很溫吞地在報上寫文章論述兩句,都很可能有事;晚上走在巷子裏最好就小心一點。

我並不是說這些政客會下令修理你,而是說,這往往已經形成一種幫派文化,自然就會有人出面替 "主子" 或替 "自己人" 修理你。
當然,議論或行動的範圍極其有限還有兩個原因,一是你沒有證據,雖然你明明知道許多真相,但你沒有證據,你如何可能說起?
二是,一件事往往牽扯許多人,裏頭有好人也有混蛋,你就算有證據也不會想去提它,因為一提的話,很多牽扯其中的人就會受到無辜的牽連或波及。

原始社會或封建社會有許多禁忌,現代社會,民主招牌高高掛,但其實禁忌一點也不少,紅線還是一堆;差別只是在於懲罰越界者的方式和程度略有不同或稍有進步而已;而這樣一種進步(如果有的話)的速度,恐怕往往必須以千百年為單位來計算。

我們回首前塵,肯定經常會對過往種種,感到極度不可思議。就比方說,你現在提倡兒童福利也好,兒童人權也罷,應該不用擔心生命安危吧,可是,當我1988年開始講兒童權利這個概念時,卻好像得用一條命做為發言的代價。

1989年,我花了兩個月寫完 "台灣的小孩不值錢?--台灣兒童人權報告"之後,接著同一年(1989年)的3月29日創辦了 "台灣兒童福利協進會",種種來自黨國極端卑劣恐怖的報復與懲罰便一連串展開。

記得一位跟我交情很好的黨外大老,第一次看到我的文章標題之後,不禁驚呼說,"哇!光講人權就已經犯大忌了,你還把兒童加進來,這樣會很慘哦"。

高醫安全室三番兩次找我去談話,安全室主任一直逼問我受誰指使,我說我受良心指使;我的一些回答,好像讓他受到極度驚嚇,頻頻轉頭對安全室其他成員 和教官說:"你們看!你們看!這像是一個正常的學生會講的話嗎?" 堅持我的 "身份" 一定有問題,暗示我一定是匪諜或隸屬什麼陰謀集團。

那兩年有關兒福協會的種種不可思議的經歷、悲歡與是非曲折,恐怕可以拍成一部以悲劇收場的驚悚片。

現在的人聽起來,肯定會覺得很難想像,但歷史其實就是這麼一回事。我相信,若干年後的人,當他們回顧我們當下這段歷史,肯定也會覺得很難想像。

前幾天,國際上紛紛擴大慶祝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通過25周年紀念。若我沒記錯,這公約是在1989年的11月20 日正式通過。

在它通過之前,忘了是誰給我的,我便已取得條文,由一位台大(現在在美國任教)的小兒科教授和一位高中同學幫忙翻譯成中文,然後製作成月曆散發;而這樣一些東西,自然也全都成為幾個月後我 "企圖分裂國土"、"企圖煽惑群眾推翻政府" 的叛亂罪狀之一。
前幾天,看國外媒體一直在報導兒童權利公約25周年紀念的種種新聞和活動,我看到標題就趕緊跳過去,很不想看報導內容,因為看了只是挑起痛苦的、家破人亡的傷心事。

1997 年出國,1998年,我從書上 "認識" 了Alan Turing,因為我那時有篇論文就是以維根斯坦 "語言遊戲" (language game) 的觀點,討論 Turing 對於 "人工智慧" (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的想法。

Turing 是個數學家,1950 年發表了歷史上很有名的一篇文章叫 "COMPUTING MACHINERY AND INTELLIGENCE" (http://goo.gl/bL3SKJ)。

Turing曾經是維根斯坦的學生,上過維根斯坦所開設的一門課叫 "數學的基礎"。後來,Turing自己也在劍橋當了老師,也開了一門名稱一模一樣的課打擂台,跟維根斯坦對於數學本質的想法相去甚遠。

雖然在數學本質及 AI 的問題上我比較傾向於維根斯坦這一邊,但不知道為什麼,從那些有關數學的討論中,我卻深深感受到 Turing這個人的孤獨、脆弱和善良。很奇怪,完全不涉及任何現實的數學,竟然也能偷偷洩露一個人的感情。

於是,我開始去注意這個人的生平,寫了一篇通俗文章,好像叫做 "危險的實驗" 什麼的,文章大概已經找不到了,就是在談Turing這個人。網路上曾公開的是簡略版,至於完整版也許還存在哪個硬碟裏。

Turing 隸屬劍橋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我也是這所學院。這學院的電腦室就叫做 Turing Room。那時一般人恐怕都還不知道誰是 Alan Turing。

記得當時在閱讀他的生平資料以及他寫給母親的一些信件時,心裏總是很難過,大大小小的事他都會跟媽媽訴苦,包括劍橋的同事都不喜歡他,避著他,包括他的 "數學的基礎" 這門課的課堂上只來了一個學生等等。感覺是個很脆弱敏感、孤獨但卻又十分渴望情感的人。

後來,因為同性戀被判刑,還送到精神科強制打荷爾蒙治療,十分羞辱。

種種細節我不多說了,說多了我也會跟著又難過起來。總之,他後來自殺了,學白雪公主,吃了一顆毒蘋果。就像個不堪聞問的醜聞似的,生前死後都無人聞問;墳前無人悼念,幾乎被世人遺忘。

但是,也許因為後來電腦與人工智慧研發的普遍興起,人們才似乎又雄雄想起這樣一個人。特別是過去這十年來,在英國形成一股熱潮,有的地方蓋銅像,有 的連署要求硬幣印上他的肖像。前些年還收到學校寄來的一封信函,邀請參加有關Turing的一個紀念性質的國際盛大研討會,各種紀念活動不斷。

2009年,幾萬名英國人聯署,要求英國政府為過去傷害同性戀者的行為,公開對Turing道歉。英國政府也公開道了歉。

不知道為什麼,午夜夢迴,我老想起 Alan Turing。有時我都已經快睡著了,他卻突然跑進我似夢非夢的夢鄉裏。我記得我在 "危險的實驗" 的文章末尾約略如此寫道:若Turing 幽魂地下有知, 希望他不要再感到孤單, 因為我們彷彿已能理解他的真情--不光是他的,還有眾人的。

--
※ 作者: AlexW 時間: 2016-02-16 11:46:17
※ 編輯: AlexW 時間: 2016-02-16 11:48:00
※ 看板: FW 文章推薦值: 0 目前人氣: 0 累積人氣: 1410 
r)回覆 e)編輯 d)刪除 M)不收藏 ^x)轉錄 同主題: =)首篇 [)上篇 ])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