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示廣告
隱藏 ✕
※ 本文轉寄自 ptt.cc 更新時間: 2021-01-01 17:50:10
看板 marvel
作者 rainmie (音姊♂)
標題
 [創作] 美容師III【以容】壹

時間 Fri Jan  1 00:15:54 2021


【以容】壹


下過雨的天空總是非常乾淨的。


朝陽是金色的,燦燦地撫照著平原與田野、交通樞道與水泥建築,將這人造城市的巨幅風
景都染上一層鼓舞的光輝、看上去舒心開朗。天邊白雲顏色像雪似的,靠近地表的那一層
還夾雜一點灰濛,與陽光交揉後堆疊出的漸層顯得額外有渲染力,有一種清新的生命感。


如畫一般。


如同這個初夏,那麼清新有朝氣,被雨洗滌過的城市也仿若重生,一般。







華以容憑藉著稀薄的印象找到了那棟大樓,上到十樓後,在雕花大門外站了很久,終究還
是按了電鈴。



沒有人出來應,但半晌後有花葉藤枝從裡頭扭開了門釦,她順著推門進去,一進玄關就聞
到滿屋子血的味道。



關上門,慢慢走進起居的地方。


「嘩啊、以容姊,稀客。」麗坐在客廳中央一張單椅上朝她回過頭,臉上掛著一貫非常清
爽的笑容,身下的地板上大片黯紅的血跡,不住地從他身上各處傷口往下淌著,襯得他整
張臉看起來十分蒼白,本來就偏淡的唇色現在看起來更像透著一層薄薄的灰紫。「不過請
妳體諒,我現在這副模樣不太好招待妳,妳就隨意坐吧……啊、芙蓉妳輕點……」



芙蓉紅著眼眶往他瞥了一眼,雙手壓在他身上,纖細的藕臂由皮膚表面延伸出無數細長的
花葉藤莖,不住地沿曲著、堵進他遍佈全身每一個流著血的破口。



華以容靜靜地看著芙蓉給他止血,他傷得很重,胸前橫過巨幅抓痕似的傷,邊緣的皮肉捲
起,右肩膀鎖骨處沿著手臂往下有幾個窟窿,角度很不對勁,看上去整隻手大概是斷了;
整個上身看起來慘不忍睹,芙蓉每塞住一個出血點就會有另外一個孔洞噴出血來,她只能
傾注全力分出更多枝葉往他身上的可見傷口塞,一邊不斷地往內灌輸精氣……耗費了好幾
十分鐘,麗臉上的血色總算一點一點恢復過來,勉強止住了大部分傷口不斷噴出的血泉。


「早說了別接的,您這體質就特別不適合這件案子,真陪了進去怎麼辦……」芙蓉抖著下
唇顫聲,明明應是沒有心的花魔,卻顯露著脆弱而害怕的一面。



「驅魔司都說了不管嘛…真隨便找個人接手,下場可能會難以挽回……沒有人類為此傷亡
,已經是最好的結果。」麗幽幽回答,往梨花帶淚的芙蓉一瞥,嘆了口氣。「我不會死啦
……這點程度不會;乖,有客人在呢,不要搞得像在為我哭墳一樣。」



芙蓉吸吸鼻子鎮定下來,專心地細細把所有傷口全都堵上,等確定血止全了、才將枝葉從
他身上完全抽出,接著蜷出新的藤枝將他的斷手架回應有的位置,拆開新的紗布,一寸一
寸地為他包紮。



忙了一陣後麗赤裸的上身幾乎無一處完好地纏滿了繃帶,衣服是穿不了了,芙蓉只能取來
皮衣外套披在他身上,擦拭完滿地血跡的她看起來相當疲累,偎在麗肩上後化為一縷煙溜
進他頸子上的十字項鍊裡;麗則滑下單椅、抽盡氣力般地癱進沙發,用沒斷的左手點了根
菸,深深地緩過呼吸後,終於對上華以容看向他怔得發直的眼神。



「……以容姊,」第三根菸後他出聲提醒她:「妳再這樣盯著我不說話也不動,我就要以
為妳要告白了。」



華以容把目光從他身上的傷轉向他的臉,那雙茶色的眼眸此時顯得過分清澈:「……我還
以為你是不會受傷的。」



「妳抬舉了,驅魔師的職業風險是很高的哦。」麗挑挑眉,聳了一下沒斷的那邊肩膀,笑
得無奈:「雖然也不是常有,不過這麼重的傷確實是比較罕見……我已經很努力把傷害壓
到最低,意外讓妳看笑話了。」



「結束了?」


「嗯,都結束了。」他彈了彈菸頭。「怎麼突然過來了?」


她又沈默了一會兒。「……楓葉突然就燒起來了,我不放心。」


麗看著她,眨了眨眼睛。「啊啦啦……雖然我也有點遺憾自己還活著,不過結論來說,我
沒事,謝謝以容姊。」



對話又這樣沉默了下來,空氣中只剩下書櫃上座鐘秒針裡發出的聲音,一下一下地、靜靜
切割過滿室寂靜。



「我可以問你一件事嗎?」


「請說?」


「你之前為什麼去日本?」


「……好吧,事實上那並不是什麼浪漫的禮物。」麗深深吸了口菸,回答了問題卻也答非
所問。「我出差去了,那東西是偶然在神社裡撿起來覺得很漂亮,不知怎麼突然想到妳、
就帶回來了。」



「出差……」華以容動著嘴唇,覺得全身漸漸僵直而冷。「驅魔師任務?」


「嗯。」他熄掉煙頭,點了第四根菸。「我去找一隻來自日本京都卻闖進台灣、棄天遁魔
的狐仙原身。」



「……伏見稻荷。」


「哎呀呀?妳知道?」他放下菸盒、訝異地挑了挑眉:「真奇怪,我應該沒有透露出去啊
……天上的眼線這麼廣嗎嘖嘖。」



華以容的眼神相當平靜,平靜地如同深淵。「……為什麼?」


「為了“平衡”。」麗其實並沒有聽懂她的問題,但還是給了她回答:「驅魔師這個職業
有時候會被冠以太多似是而非的幻想浪漫化,但說穿了,大多時候我們只是負責在他人享
盡歡愉後、清理那些污穢共業的倒霉角色。」



「……我可以理解國內發生的事,」她緩緩接口:「但為什麼會扯到日本三界?」


「人間本來就有許多為了一己之利而出賣修為的道者……也就會有為了一己之慾收納那些
道行結果的功利主義者,中間也會產生仲介,銀貨兩訖,各方都算各取所需。」他停頓了
一下,接著說:



「確實,本來這只是人間跟冥府之間的事,說穿了其實骯髒但也單純,就是交易跟買賣的
過程。至於那隻天上遁化的魔狐……大概也是一種不太意外的必然結果。祂來找一個從他
的領域被偷渡賣出、我猜是情人的女性亡靈……可惜來不及見到最後一面,那女鬼就被消
磨沒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麗深深推出一口氣,掐熄煙頭,又重新點了根菸。「使役術,也叫養鬼,在一般人不理解
的地下世界裡算是最常見的交易品項之一。那些曾經為人的生靈被禁咒拘禁後當成商品,
失去自我及意識,完全憑藉著本能在行動。」



「半年前,有個老傢伙來按事務所的門鈴。」







那日陽台外的招牌在無風的深夜裡搖了半天,吱吱嘎嘎地擾人清夢,他本來想當作沒聽到
,反正委託人在門外得不到回應大概沒多久就會走了,但聲響硬生生持續了兩個小時,他
才很不耐地讓芙蓉去收牌子,同時自己去應門,做好了一開門就吼人的準備。



但他剛打開門就想關門,門外站著的是一個穿著灰色西裝、削瘦蕭索的男人,身後站著一
個看起來滿腦肥腸的老傢伙,是在政治新聞上曝光極高,即便是麗這樣一個不看電視不關
注世事的人也知道名字的政客。



經驗告訴他,凡是在人間有點權勢的人類找上門通常不會帶來什麼愉快的事情。老傢伙身
上沾染太多陰氣,極陰至邪。不管是能力還是興趣,那滿滿當當纏繞一身的,都不是麗業
務範圍內的東西。



「有何貴幹?」麗口氣很不善地開口,也完全沒有請人入室的打算。


「我……我們也不知道,只是很直覺的,就找來你這裡了……」削瘦的中年男子身分大概
是老傢伙的助理或秘書,他滿頭汗珠地抬頭看著眼前這個過於年輕還一頭長髮、眼神有點
流氣的男人,最終硬著頭皮、不太確定地開口:「大…大師?你、你能處理“那邊”的事
情對不對?拜託了,請你幫幫我們……」



「你身上的東西不在我的能力範圍內,找錯人了,另請高明吧。」他略過中年男子,直直
盯著他身後老傢伙 ……還有他身後拖了數米、囁囁散發著詛咒與殺意的人形黑霧群,冷
冷地開口。



「不、不是的……」聽他這麼說,老男人反而像找到了救贖、急切而感激涕零般地笑了出
來,推開助理上前一步主動開口:「他們說,我家有“魔道”的東西,不是一般的道士或
法師能解決的。要處理只有找到你們驅、驅魔師……」



麗危險地瞇起眼睛:「……“他們”?」


老傢伙愣了愣,像是沒想到他會抓了一個奇怪的重點。礙於有求於人,只能訥訥地托出:
「一直以來在我們家辦事的、蟬陽的師傅……」



麗甩上門,被灰衣西裝男用皮鞋擋了下來,那張本就蕭索的五官被夾得臉色發青,還是忠
實地代為求情:「拜託你了,大師,請您救救委員。什麼樣的條件我們都願意接受。」



「願意接受是你家的事,老子沒義務開。」麗昂著頭,冷冷地用鼻子笑了一聲。「逆天的
行當呢,免洗的幽鬼魂魄使役起來相當爽快又舒心吧?您身上掛著的這總量看上去行之有
年……既然有勇氣違背常倫就有勇氣接受後果,建議閣下還是盡快打副合襯的棺材比較實
在。不送。」



「不、大師,拜託你聽我們說……」


麗毫不留情地關上門,五分鐘後嫌被按著不放的門鈴太吵,直接讓芙蓉將他們吊著腳從十
樓走廊窗台提了出去,毫不留情地甩進隔壁巷弄的垃圾堆裡。








當晚是寧靜了,但他早該知道一旦被類似這樣的個案纏上、就沒這麼容易脫身。


那天開始他三不五時就會在自家門口遇到那兩個男人,面色枯槁,姿態壓得很低,沒出現
的日子就往他家門口堆了各種貴重禮盒,他全叫管理員處理掉了,最後因為被堵得太煩,
麗連出入都放棄走大樓正門、直接開異界通道回家。但隔幾天連開道的定點都失守——他
被其他東西纏上來抓個正著。



只有他膝蓋高的地仙哭著求他聽聽那兩個男人的請求,扒上他的小腿不放,他又不好把祂
們全當足球踢出去。



「放開!」地仙的小爪子很尖,勾著他牛仔褲怎麼抖都抖不掉,麗很沒耐性的吼:「沾染
那種勾當,我怎麼好不順他們的意讓他們早點死一死?」



「不是的!他們的懲戒自有冥府定奪、您可以不管!但是、」地仙吱吱地哭了出來:「那
隻狐狸盤踞著我們的地不放,融合了那戶人家裡原有的東西,暴躁的在地表下連連衝撞,
城市的基柱再這樣被撞下去會塌的!我們打不過,拜託您想想辦法啊!」



麗稍微冷靜下來了一點。「狐狸?」


「對、狐狸,很大很大的。」地仙們看他終於有點上心,卯足了勁劃著短短的手臂繪聲繪
影地形容。「突然闖進那一家,嚎叫了一聲後就開始散發大量瘴氣,在那屋子裡據地為王
。」








他暗暗地覺得事情有點蹊蹺,終於還是把那兩個堅守堵在他家門口的男人迎進屋裡,才幾
天不見,胖老頭瘦了一圈,指天指地著哭訴。「兩個禮拜前,我家突然傳出一聲野獸的吼
叫、全屋子的東西都在震動,把我們一家人從夜半中嚇醒。從那天開始全變樣了,幾天內
我太太被診斷出胰臟癌二期,我才上大學的寶貝女兒無端出車禍受了重傷,兒子的公司莫
名陷入倒閉危機、胃不明出血如今還在住院觀察,連我、去年健康檢查報告除了膽固醇有
點高之外身體狀況不差,現在莫名被診斷出不明腎衰竭、兩天就要去洗一次腎……」



老傢伙說著話看起來有些費力,休息了一會兒,眼神中閃著不安、還是壯著底氣理所當然
:「不怕你知道,我家原本有養小鬼,但都是為了事業興旺用的……只是讓祂守護我的事
業跟產業,真的沒拿來做什麼壞事。」



「蟬陽的師父去我家看了,說供養地窖無端闖進了那魔道的東西,莫名其妙地就摔壞了裡
面的所有罈子跟咒器……造孽啊,真的很造孽,所有小鬼都反噬到我跟我家人身上,偏偏
那群廢物說那些“鬼”被那只魔吸收吞噬,已不是屬於陰間的東西所以他們無能為力;我
只能靠自己的力量找上你,大師,求求你,幫幫我們一家……」



麗沉著臉聽完,當天就讓那個削瘦男助理開車,到達那個富麗堂皇卻散發出賁張瘴氣、已
經空無一人的宅邸。那男人把車停在柵欄大門前就不敢再前行,麗則是獨自循著魔物的氣
味深入走近,在側館外的小屋偽裝成壁爐的石牆後方找到了那個隱蔽的地下室入口;他慢
慢地沿著粗糙的水泥梯拾階而下,在越來越強大的魔壓中進入那深數十尺、僅存雜亂的罈
土碎片與傾倒棚架的諾大空室。



麗抬頭,與屋子中央那只通身數丈高,紅色眼眸中閃著混沌魔光、呼吸間噴發出森森寒氣
的白銀天狐對上了眼睛。








「我就猜會找上你。」


他跟奏樂約在某個安靜咖啡館見面,他剛拉開椅子一坐下、奏樂就開門見山地說。


麗無奈地從鼻子哼笑了一聲。「既然這樣妳倒是提醒一下啊,早知道我就跑遠一點了,找
個漁村釣魚隱居一陣子怎樣都好。」



「沒用的,畢竟事情很大,你遲早會被找上…仙體入道的魔物,多難得的新聞。」奏樂端
起咖啡輕輕地啜了一口。「但天上跟人間的驅魔師不想捲入後續的政治問題,跨國兼跨界
,承擔的麻煩太多,且就算打贏、綜合下來一點好處也拿不到。冥府驅魔師就別想了,體
質相剋,況且冥府更不願意摻和進天上的爭紛。」



她放下杯子,就事論事地板著手指:「有興趣的只有純血驅魔師,但你知道純血魔道一向
沒在管人間死活,讓祂們接這起案子可能帶來的物理災難、大概跟引發一場海嘯差不多;
所以驅魔司才沒發文派人接手,也可能因此有往你那兒推了一把……大概吧,我猜。」



「十紋摻了一份?」他抽了下嘴角,心情很惡劣。


「……十紋是授文者,這案子一送魔道就歸他手上。」


麗壓著情緒深深吸了一口氣,但啪喀一聲,裝著滾燙咖啡牛奶的馬克杯還是裂了,從杯壁
的裂縫泊泊淌出;年輕的店員妹妹嚇得杏眼圓睜,奏樂淡定地道了歉、讓她收下去換了份
新的,貼補了杯子的錢,同時要了把紙巾塞在麗手裡。



「這案子不好接,麗,」奏樂皺著細緻的眉毛思忖:「你處理得好跟處理不好都會有人說
話,對於他們的期待而言,沒造成災害是應該,但只要產生任何一個傷亡,責任就會理所
當然的轉嫁到你身上,真實的因果反而會被一筆輕輕帶過。關鍵是…事關蟬陽,如果把它
們的聲譽牽扯出來,它們不可能不派人來應對……你必須當心。」



「啊啊、那倒是無所謂。」麗一臉不在乎,只是慢條斯理地用著紙巾將手上的黏膩擦乾淨
。「但那隻狐狸還有部分屬於天上……我真的很不喜歡殺生,奏樂。」



「……你確定?」


「我剛跟祂打過照面。」他端起馬克杯,慢條斯理地把咖啡牛奶慢慢喝完。


「可以的話,我也希望你不需面臨到那一步。」奏樂沈吟了一會兒,語氣非常擔憂,但還
是不太有自信地問:「你需要我幫忙嗎?」



「別了,都說了體質相剋,妳連我都打不過,何況是隻真正的狐仙。」他輕輕笑了一笑,
像是終於找到一點愉快的話題,站起來揉了揉她頭頂。「先走了,我有點東西要查。」



「那個,」奏樂在他壓下門把前喊住他。「十紋要我帶話給你。」


「怎麼?」


「他說如果你應付不來,他很樂意提供協助。」


「那還真是謝謝他了。」麗沒回頭,冷冷地笑了一聲。「叫他還是省點力氣吧。我想得到
他能對我提供的最大協助,就是盡可能離我遠一點。」








「所以我同意了那個政客的要求。耗了半年,終於結了這個由人的貪孽而起、卻整整牽連
四界的案件。」



他在菸霧中淡淡地瞥了茶几一眼,上頭有一疊頗有份量的資料紙,上頭紀錄著很多很多不
同人的名字,與各種細思極恐的事件歷程。



「蟬陽是一個很邪僻的組織,以容姊。它的權力非常大,這種大甚至跨越社會政治、在很
多時候直接左右國家與人民的命運。因此被包裝得非常正派,在表世界自稱是天上與人間
的橋樑,但事實上裡頭的成員一心只求接近天上的捷徑,為了追求天道的眷顧甚至可以為
此出賣一切……包括『種族』。生靈對他們來說只是數字,販賣跟使役都是理所當然的事
情。」



「妳見過碧蘿吧?她隸屬的蟬月就是初代蟬陽分化前的原型,而蟬月才是千年前真正由天
上親手在人間建立,只是這件事只有隱世的人才會知道,就是為什麼這兩組織如今水火不
容世代交仇的原因。……扯遠了,這跟今天的話題沒有關係。」



「總之,結束了。我親手殺了祂。」麗把手上燒盡的煙蒂摁進桌上那個煙屁股集疊成的盆
栽裡,撈起菸盒發現已經空了,靜靜地將它捏扁。



「要把事情完美壓在表世界那張金玉其外強糊著不撕破的爛皮下,那隻狐狸不得不死,這
是唯一的解法。」








華以容只是沈默地聽著一切,聽完了沒再說什麼,也沒道別,關上門就走了。


她慢慢走在回家的路上,整整兩個小時。


                                                                 、錯的他是不


走到家了,她覺得自己似乎也空空的、內在什麼都沒有了。


                                                               ……錯的他是不


她爬上陽臺護欄望向遠方靜靜坐著,直到夜幕漸漸垂低,直到喧囂的城市終於一點一點亮
起燈又滅去,直到星星從一頭移到了另外一頭。



                                                     ,白明都誰比該應我


她看著無雲的天邊,雨後的天空依然非常乾淨。


                                 。西東的護守該應了護守是只他


……人間真好,


                                 ,此至展發得非情事間人護保要


不管怎樣的風雨過境,只要朝陽升起,一切依然有重生的資格。


                                                                 。白明全完我


她回到室內,輕輕地、慢慢地,抽出施術用的白紙放在桌上。


                                                                  ……白明然雖


將髮絲縷在耳後,提過筆,平靜地寫下三個字。

                                                                             
                                                                           ...
...但


華以容。













新的一年就讓我們用本作最虐副本開篇吧~,祝大家平安喜樂♡。
(開玩笑的,真正的虐心天花板○ ○篇還在我草稿匣裡躺著。)

2020謝謝大家願意再度與我一起分享我的故事,希望今年世界與你們一切都好。
新年快樂。

上篇留言回應完畢,記得認領(合十。

--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49.216.229.64 (臺灣)
※ 文章代碼(AID): #1VxVayXL (marvel)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609431356.A.855.html
※ 編輯: rainmie (49.216.229.64 臺灣), 01/01/2021 00:25:31
sequel: 新年快樂1F 01/01 00:34
jack12872: 小狐狸QAQ......2F 01/01 00:36
SalDuar: 我我我等1/2再看嗚嗚嗚嗚音姐壞啦怎麼這時候發Q皿Q3F 01/01 00:38
fishstay: 新年快樂4F 01/01 00:41
SalDuar: 補個新年快樂~5F 01/01 00:56
however1109: 新年快樂!2021/1/1竟然就用虐以容姐開張啊啊啊6F 01/01 01:05
River35858: 新年快樂~開心過新的一年馬上就一好文章看7F 01/01 01:30
River35858: ...只是小狐狸QAQ
Snowyc: 看到標題就知道不妙,果然我的胃都痛起來了。9F 01/01 01:42
QQmouse: 終於等到了 新年快樂10F 01/01 02:09
ski123: 推11F 01/01 03:25
iamrollita: 新年快樂。復耕的很快捏~<312F 01/01 03:28
Kidking: 果然是虐心的節奏13F 01/01 03:46
xvekfvz: 看到標題的瞬間就心臟重擊,未看但有虐的預感,總之先淚14F 01/01 04:09
xvekfvz: 推
sophena1990: 音姊新年快樂~~ 感謝2021第一天就辛勤投食16F 01/01 08:10
sophena1990: 話說地仙的原型改不會是貓吧XD
balance1869: 2021看新文,開心18F 01/01 08:29
k59673: 別虐心啊啊啊啊 QQ19F 01/01 08:57
irvinhou: 推20F 01/01 09:09
esophagea198: 嗚嗚21F 01/01 09:17
garrut: 以容嗚嗚嗚嗚不可以啊QQ22F 01/01 09:53
Diablo1001: 「要把讀者完美圈在粉絲群那張薄如蟬翼強拉著不退坑的23F 01/01 12:17
Diablo1001: 壓力下,那隻狐狸唯有重生,這是唯一的解法。」
sl613: 小狐狸TAT25F 01/01 12:29
yaokut: 不想追了,想回去看甜甜文 (逃避中26F 01/01 12:50
sophena1990: 比起一昧迎合讀者口味,我更想看作者隨心所欲寫出來27F 01/01 14:00
sophena1990: 的文章。故事是說書人和讀者之間的橋樑,透過文字,
sophena1990: 我們之間似遠猶近,我希望能當一個好的傾聽者,好好
sophena1990: 聆聽作者想透過這個故事傳達的訊息。謝謝你音姊
ElAiNeCaT: 新年快樂 已經開始期待下一集了!31F 01/01 14:08
SofiaChang: 當年某人還說這一段不會寫的啊你這個大騙子QAQ!!!(32F 01/01 14:16
SofiaChang: 雖然我很想看)
SofiaChang: ○○我猜是填入芍藥?(盲猜
michellestar: 啊,時間線終於接起來了35F 01/01 14:59
jkl789: 唉麗真衰又要打一架了36F 01/01 16:13
elaine4444: 音姐……大新年的就虐我們的心啊啊啊啊啊37F 01/01 16:18
white1991120: 不要啊QAQQQQ38F 01/01 17:12
bagel680909: 我.....看到日本這兩個字就淚滿眶了...這篇文無法一39F 01/01 17:45
bagel680909: 口氣看完啊......

--
※ 看板: Marvel 文章推薦值: 0 目前人氣: 0 累積人氣: 33 
分享網址:
r)回覆 e)編輯 d)刪除 M)不收藏 ^x)轉錄 同主題: =)首篇 [)上篇 ])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