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示廣告
隱藏 ✕
※ 本文轉寄自 ptt.cc 更新時間: 2021-06-17 21:07:13
看板 marvel
作者 skyowl (貓頭鷹)
標題
 [創作] 供奉之霜: 獵人

時間 Thu Jun 17 14:31:58 2021



未經授權者,不得將文章用於各種商業用途

https://imgur.com/NDMxQ14
[圖]

建築示意圖

翻自網路 碳60























Ψ

那臉上爬滿刺青的男人也來到蓮花許願池。



幽靜午後,一塵不染的神尼如昔端坐池畔。



闈中塔甄試辦到第五屆,七層寶塔裡從學科筆試、術科測驗到一對一鬥法等,一關又一關
考驗,數不清的血淚、掙扎、痛苦與抉擇,甚至命喪考場,冤魂永留闈中者亦所在多有。
也有傳說塔裡藏有好多鬼,沒考試的日子這裡是人間酆都。




至於,能抵塔頂蓮花池畔的,全是萬中選一的大能。



「用這麼卑鄙的手段獲勝,不會不好意思嗎?」



面對五屆以來花最少時間就奪魁者,白袍神尼悠悠望向蓮花朵朵盛開的池水,沒來由語帶
斥責,不過滿臉刺青的男人畢恭畢敬,拾階到神尼前似乎並不在意,沒膽怯、羞赧與任何
一點多餘的情緒,僅頓首向傳說中能完成任何願望的神說:




「考生0009斗膽敢問,您所指何事?我並無任何違反闈中塔規矩之情事。」



「你在自己准考證下了蠱,讓林碧霜跑去拿,她才會在第五關毒發出局。」



「這場甄試本來就是你爭我奪,剔除掉最有威脅性的對手,情理之內。」刺青男靜默凝望
神尼背影,雙肩顫抖,強忍激動,「您果然是隱藏在黑暗真正的神。」




刺青男一生偷下蠱無數,極少為旁人發現。如今想起冰清門那一句刷在各大遺址牆上的話
語之一,「人在做,天在看,舉頭三尺有神明。」果然不假,太好了。




是真神,真的太好的。



「如你所見。」



神尼回眸挑眉,纖纖素手撫一朵粉粉睡蓮,那睡蓮真正的出淤泥而不染,似非人間之物,
而她的臉蛋同樣無一絲瑕疵與錯誤,非陰陽界能允許的美麗與純潔。




「她幫你,你卻害她,一點不好意思都沒有嗎?」



刺青男凜然望向蓮花池畔神尼,尊敬中帶著肅穆,肅穆中藏有無比自信朗聲:



「這樣的環境中,她本不該隨意相信別人。我的出生,就是從無數同胞屍體堆中爬出,沒
有同胞的屍體,就沒有今天的我,競爭與淘汰是生靈生生不息的法則,我遵守它、我服從
它、我也擅長它,所以我現在站在這,而龍騎已被淘汰。」




刺青男臉上滿是堅忍,如一塊石雕,白袍神尼想起了過去,她還是人之時,西部大禪寺裡
的佛祖、菩薩與羅漢等雕像,喜怒哀樂貪嗔癡,每一尊石雕型態各異,或端坐、或躺臥、
或站或昂首,他們有一項共同特徵,那就是不可動搖的堅毅。是經九九八一難、渡成百上
千劫而來的覺悟,還未成神就有這樣的面孔……




刺青男還是她看過的第一個。



「有趣,你比四年前滿心咒人死的孩子有趣。」神尼笑了。「說,你的願望。」



「我想成『封神者』的僕人。」



「為何?」



堅毅的臉龐有了一道裂縫,不過轉瞬即逝,刺青男沉默了好半天,似乎把這一場與神明的
會面,當成了求職終極面試,每一道題都謹慎以對,「我打出生後,侍奉一生的主人最後
拋棄了我,該是母親的人,車禍身亡,殘魂如今受囚;該稱父親者,隱姓埋名、遁走他鄉
,終剩無主之僕,歸咎其因,因吾父母皆凡人之驅,競爭不過這殘酷陰陽界而遭淘汰,因
此,如有選擇,我絕對不再重蹈覆轍。」




這理由有點瞎,不過神尼很喜歡,她也覺得陰陽界代理或許該有備胎。



「讓我供奉您。」刺青男單膝下跪,「我願,奉掌權陰陽此刻的真神。」



「你會如願以償。」



2036年,秋,第五屆闈中塔甄試,刺青男人封頂,成大施主供奉者。



是年,第六位紅桃獵人--卍之獵人誕生,派任閭總書記掌全境店。



亦以大悲心

利益諸群品

離欲深正念

淨慧修梵行
















Ψ

廁所門敞開,梵音止歇,刺青男子駕到。



「唉唷,猴塞雷,最頂級的大走狗來了。」



狹窄凌亂的店內,黃狗目不轉睛盯住眼前的刺青男,看不出年紀,剃大光頭,皮膚黝黑,
頭頂燙上戒疤,這在當今明顯不合門規,然紅桃獵人於規定中有許多豁免權,包含信仰與
派別,因為他們信得絕不會是邪教,仙、雷、巨、殭、闕、卍,是主御最忠誠的門徒,絕
不會有任何陰陽分離主義、陽獨、陰獨等偏差思想。




獵人是三千門人中最純淨、最忠心、亦有最強神通的護門者。



「黃狗,你罪無可逭。今日貧僧代天斬妖除魔。」



刺青男的紋身十分繁複,以紅點戒疤為中心環繞的是一圈圈佛門經文,密密麻麻的刺字如
一座大蟻穴,延伸到眉心時又轉換成另一種大相逕庭的圖騰,「眼睛」的紋身櫛比鱗次佔
滿整張國字臉,好像有一千隻眼睛正凝視你,詭譎氣息陡升。




紅桃獵人「卍」,去年與林碧霜、何宜靈同梯應考者,也是最後奪魁的許願人。



「9號吳大哥!」



登錄名吳丘月山,何宜靈例行性裝熟,卍獵人閃過一絲意外,林碧霜偷笑,「果然不是只
有我記不得吧!」,可疑惑很快消失,跟同梯從容不迫打了個招呼。




「小小,你轉到闖衛隊啦,怎麼沒跟吳大哥說!」



「這是秘密。」



火哥向獵人舉杯行禮,保持警戒,「抱歉,打擾敘舊,大家小心,黃狗怪招多!」



「你們不要出手,這裡交給我。」



挺身而出的紅桃獵人背一口寬柄桃木劍,比古董桃木劍大上兩倍,是當今少數合法的桃木
製品。此劍代表獵人,獵人代表主御親臨,八門不得阻攔,乃是護衛天門頂級修士榮耀之
象徵物,看獵人的肩上沒掛任何徽章,只繫有一條條鮮紅色絲帶,飄揚的紅絲帶足以在當
今修界暢行無阻,那怕管最寬的闇廳也不敢來鬧。




可黃狗沒放眼裡,「喔,紅桃獵人耶,那你應該先叫我一聲學長吧。」



「南無阿彌陀佛,沒有那個必要,貧僧在此,今天就是你的末日。」



輕輕放下背上桃木巨劍避免鬥法有所干擾,卍十分謹慎,獵人與獵犬亦步亦趨,肅殺對峙
,其餘人往店外退去呈包圍黃狗之勢,林碧霜則偷偷瞟向那一把過大的桃木劍,想起兒時
媽媽講過一些沒紀載於閱覽室的故事,她說過:當初真正的紅桃獵人是一位有「樹」綽號
的男人,他揮舞的桃木劍比這還大上十幾倍,是真正整棵桃樹所造,在黑暗時代斬殺無數
妖魔鬼怪,曾經是冰清門最倚重的戰將。




「那樹現在去哪了?」小碧霜對教訓妖魔的大神通最感興趣。



孫韻沒有告訴小碧霜,還是她長大忘記了?



--沒人再記得,叫陳天佑的人曾為冰清門創無數功。

--也就沒人有再記得,那男人到死之前都無法言語。



店內氣氛凝結,黃狗冷諷,「你怎麼不用『尚方寶劍』,聖上沒授權?」




「對付你這只會煽動反權威、製造恐慌的喪家犬,貧僧用這杵就夠了。」



卍手握金剛降魔杵刺出,黃狗不閃也不躲,連門咒都沒開,杵尖端狠捅進肚,下一秒七彩
斑斕的碎片如天女散花噴出,比杵尖更銳的天閂炸開滿場,黃狗趁勢追擊,壅擠店內凸起
四座兩米立方黑箱,黑箱將狼狽的獵人夾住,斷掉所有去路。




「一身黑的蟑螂,等死吧……」



門咒碎片沒一片扎進卍的袈裟,而是無力地掉落地板,林碧霜沒有看清楚獵人做了什麼,
囂張的黃狗旋即停下嘲諷,瞥了滿地碎片,所有菱角處都被磨平了,再仔細一看,磨平的
凹角流淌一滴滴紫黑色液體,汙染了七彩斑斕的瑰麗門板。




不是磨平,是腐蝕。



「巫蠱?」黃狗語調有了遲疑。



「識貨,貧僧正是你的剋星!」



左手袖袍閃電吐出第二把金光閃亮的降魔杵,雙杵齊上,昏暗室內光芒大熾,黃狗倒退一
步,腳邊「嚓!」地浮出一塊圓筒黑柱將之護住,第一下降魔杵砸在上頭只有裂痕,第二
下馬上在黑柱上融出一個大洞,第三下就將之攔腰整個打破。




林碧霜哇了一下,「防禦點滿的地閉這樣就給捅破了?」



門咒乃人間神盾,堅若磐石,無法可破,天下唯蠱可破。



「蟑螂真的帶很多病毒。」



黑柱下開好一個地洞,黃狗正欲潛入,他的門咒一個「黏」一個全部拼接在一塊如樂高玩
具,怎奈金剛杵快與倫比的攻勢完全不給對方遁逃,轟轟接連幾下整個七號店地板被掀翻
開來,再堅固的門一碰蠱就腐蝕殆盡,黃狗立時束手無策。




門咒.地閉

門咒.小闀



天閂、地閉、暗閘、小闀,大盾階段能用得門咒盡出,可不論彩色的、漆黑的、圓柱、立
方還是多面體,全都被汙濁的汁液給一一鏤穿,呈半固體緩緩流淌,他一退再退,緊急迴
避,但卍的手速極快,像有無數條手臂,倏忽洞穿黃狗胸膛。




「死!」



布偶裝點上血汙,慘嚎一聲後黃狗「咚」地五體投地,囂張氣焰不再如喪家犬。



「認輸、認輸了、認輸了,投降了,卍之獵人,請您高抬貴手,饒我一命。」



這異變,連最不動聲色的何宜靈也難以置信,眾人不禁感嘆一物剋一物,沒想到蠱竟能汙
辱門咒至此,林碧霜不禁設想,不知道無雙門神司主御怕不怕蠱毒?




哈,還真是大不敬。



「回頭是岸,去閱覽室受終身教育吧,阿彌陀佛。」



卍冷酷取出束縛鎖鏈,但才踏上一步,就再也走不動了,只見伏地討饒的黃狗又偷偷在地
上開了小洞,如口香糖的手臂趁勢繞到對方腳後跟,掌中握有一把肋骨磨成的鋒利刀刃,
刃上篆滿符文專傷妖魔,此刻血淋淋切斷卍的阿基里斯腱。




卍倒下。



店外火哥作勢要幫忙,怒斥,「黃狗,你他媽的真是卑鄙無恥下流!」



「你還真是如傳聞,小人至極。」眼看卍怒目狠瞪,黃狗哈哈大笑。



「怎麼樣,我就喜歡耍賤,你們也可以出爾反爾,講話不算話搞我,冰清門說的謊話比這
誇張一萬倍,但我一句也不會多吭,誰站著誰贏,少在那雞雞歪歪。」




「渾蛋,看我的!」



龍騎才要動手,整個七號店忽然就翻天覆地,櫃台、機台、冰櫃跟飲料杯被硬生生「掃」
出店外,只見獵人露出本相,黑大衣剝落,第三、第四、第五、第六……無數條「手腳」
竄出,像農家豐收的玉米疊疊累累,剛才被切斷的不過是百來條之一,不足稀奇,卍下身
冒出一對對覆昆蟲外殼的手腳,赫然呈半人半妖魔。




放魔。



三塊半透明門板飛出,黃狗一踩二跳三飛躍,快速滑過冷清街道至對面公寓頂。



門咒.飛闆



「卍,我一晚上就等這大場面,還沒收工就露出本相,不行啊!」



「主御有令,代巡狩者在此,黃狗罪大惡極,魂飛魄散不足惜。」



司主御下了必殺令,卍不再留情,黑袈裟剝除殆盡,只見一尾龐然大物比夜還漆黑,黝黑
又閃亮的節肢狀軀體浮現,綿長又壯碩的殼體有椰子樹幹那麼粗,將獵人往天空一頂足足
有四、五層樓高,一下就殺到黃狗眼前,染黑的金剛杵刺出。




啪!



黃狗肋骨刀刃折斷,三條滿是毒的手掌撕開鮮黃布偶裝,第四條手臂狠狠凹彎掉殺人魔的
腦袋,第五、六、七條手臂擒住他如橡皮糖的四肢,最後那滿佈更多手腳的昆蟲下肢倏忽
緊縮成一顆球形,將還想逃脫的黃狗硬生生關進體內囚禁。




「往哪逃!」



火哥高聲歡呼,何宜靈目不轉睛,卍迅速制伏黃狗,金剛杵死死頂上腦門,處刑前道,「
司主御有令,獵人代巡狩,今朝斬妖驅魔,盡滅黃狗三魂七魄於此!」




黃狗的目光炯炯有神,瞅向下頭滿是疑惑的林碧霜。



「等等,住手!」



雙頭虎一躍攔在卍的面前,綻放精光的長刀一擺遏止住殺氣滿盈的獵人,林碧霜急道,「
我說,先把狀況搞清楚再殺吧,這邊一堆臭皮囊走私貨到底是誰的?」




「司主御有令,阻攔者定斬不饒,我只警告一次,林碧霜隊員!」



「那個正義的林碧霜隊員,你看看這傢伙是甚麼動物變成精的?」



死到臨頭黃狗語氣還是戲謔,像生死與他都無關,剎那,卍堅定的目光有了一絲絲閃爍,
林碧霜忽想起黑榜上排第三,僅次於炎魔、黃狗的五毒會首領名字。




「林碧霜,下來,別妨礙獵人啊!」火哥大呼。



「學姊,小心。」何宜靈不知何時踩上他的虎尾,柔聲相勸。



她記得:千手屠夫蜈蚣妖。



「定斬不饒!」



八根金剛杵從八方捅向龍騎,登時一頭雪白似獅的龍獸奔騰護上林碧霜腦門,白獅成盔禦
住鋒利的刺擊,墨水四濺,下一秒虎吼交響,蜈蚣妖也不敢硬扛,可才往後一轍,黃狗抓
到破綻如橡皮筋颼一聲彈開,直往杯盤狼藉七號店衝撞而去。




畫龍咒.狻狔戰盔



火哥來不及阻攔,眼睜睜看黃狗衝到堆臭皮囊旁邊,門咒再開,笑嘻嘻。



「今天不妙,溜了溜了。」



牆體剝離,裡頭露出像蜂巢一樣的多孔通道,通道中塞滿交錯疊放的黑立方體,沒有一個
暗閘是完整的,不是缺角就是破洞,一股違和感油然而生,黃狗對大家嘲諷一笑,隨之「
嘩」地滿滿67具裝箱臭皮囊與精氣罐,全數給吸進孔巢中,還懂得自我分流,像流理臺被
水沖下的殘渣廚餘一般,吸哩呼嚕沒有一個塞車。




門咒.多重小闀

門咒.暗閘中閘

門咒.大開大闔



黃狗的門咒全是破碎重組的,就像他的身體與靈魂,殭與紅衣鬼。像他一生。



謂之迷宮。



「再見各位,下一次再見希望是在大施主被砍頭那一天。」



短短兩秒內,多孔巢緊縮關閉,偌大的蜈蚣妖來不及潛入窄店內逮人,黃狗已杳然無蹤,
但林碧霜這一次不會再讓黃狗逃走,雙頭虎趕上最後一秒躍入洞中。




通緝犯、闖衛隊還有一大堆走私貨,轉眼煙消雲散。



恐怕洞內有陷阱的卍沒有追,只質問,「區隊長,你這些隊員是怎麼回事。」



「卍大人,我能解釋,這個呢有一點小小的誤會,是這樣的,怎麼說呢……」



六神無主的火哥曉得這下出大事,今天林碧霜阻攔獵人狩獵邪魔,跟黑榜通緝份子牽扯不
清,還幹出很像畏罪潛逃的舉措,隨隨便便一條都足以再教育十年,這大小姐真的不知死
活。火哥咬菸,重重嘆氣,「小靈,你先打給雷總隊長……」




旁邊早沒了何宜靈蹤跡,小小在學姊後座,如影隨形。



店裡滿目瘡痍,臭風拂來,火哥偷瞟歪倒神龕,龕門斷了。



--人在做,天在看。



七號店牆上最後剩一黑點,是兩位闖衛隊員生涯的句號。





















Ψ

一顆蛋。



大闊堂坐落群山之巔,聳立於千仞峭壁至上,相隔這一扇開啟深闇的石造巨門緊鄰正閏殿
,比起主御居所的小店,大闊堂氣派、壯觀、華麗、更有威壓感,即使在濃密的黑闇森林
中也能眺望到,它的外表如一顆巨蛋,透亮潔白映在黑夜下格外晶瑩透亮,比一般體育場
館的巨蛋更加圓、更加光滑無瑕、更加神聖不可侵。




更像一顆球。



「門曆二十年,臨時店代表大會,開門!」



大闊堂,冰清八門之一,名義執掌陰陽界的最高權力機構,門規中唯一能立法、執法與審
判之地。如:過往秩序會的七人委員會、三界法庭、于英雄大西部萬教議會。而此時堂內
正準備召開「臨時店代表大會」,全境的店長都將齊聚一堂。




他們將決定陰陽界走向。



司儀的聲音平板呆滯,「各位店長,麻煩回到位置上,會議要開始了。」



大闊堂外表似神話猛禽遺留人間的蛋,在直達天際的巨門前靜待孵化。但,如果你走進蛋
內,就會立刻發現錯得離譜,外頭看似如一顆球體,實際上不然--它是一凸多面體,由
無數五邊形、六邊形拼接構築出一扇扇「門」,宛若碳60的分子模型體,讓它看起來無限
接近一顆球。而那數不清的門扉隨時都能通往全境180間分店、直營店還有外送區文化遺
址,門匯堂中,想連去哪裡,隨心所欲。




反之,所有店長一接到命令也能立刻趕到堂內,隨叩隨到。



「我說,司儀,你要不要大聲點,下面很多店長是耳包。」



蛋中央當然是蛋黃,此刻穩居球心中央,翹二郎腿、正啜飲無糖綠的大闊堂堂主穿得隨便
,沒掛肩章,黑袈裟扣都沒扣,袒胸露背,如剛睡醒的阿伯,心不甘、情不願主持臨時會
,阿伯那一臉顯眼的絡腮鬍大概有五百年沒刮,像剛從黑猩猩進化來得臉龐睥睨眾店長,
全場最不愛開議的非他莫屬。忍不住拿金棒「咚!」一聲敲打承載自己飄浮空中的半透明
門板,對當菜市場嘰嘰喳喳的店長不耐,這些地方渾蛋名義上是陰陽界代議修士,為各地
修者們的喉舌。唉,少放屁了。




去闈中塔考店長不就為了錢?難不成還想要服務修界?



「幹你娘,你們吵死了。」



要是25歲,他一定會這樣不留情怒飆所有店長,但侯堂主現在45歲了,所以他直接把麥克
風音量轉到最大,喇叭全開起來罵,罵得店長面面相覷,一臉歹勢。




大闊堂堂主,齊天大聖侯仲連。



盛裝出席的店長跟侯堂主一樣懸空,乘上內建一片片半透明的門咒飛闆,如坐阿拉丁魔毯
穿梭堂內閒話家常,噓寒問暖,直到聽聞威震陰陽二十載的「里和村征服者」開噴,才一
一飄回既定位置,小學生似。舉目三片拼成「品」字的魔毯高高矮矮、前前後後、上上下
下,鄙視重力浮於偌大雞蛋中好似群仙在天庭開會。




很多修行尊稱這裡是「南天門」,媲美人間接通天界唯一大門。



很大程度上來說也是。



「讚頌司主御,吾門百年譽……」



扣除被幹掉的七號店長,還有一些些侯堂主根本不在乎的請假理由,準時出席的166位冰
清門店長發出轟鳴般的讚美,現在看不出來,平常在地方各個都是呼風喚雨,不可一世的
大能、大師父、大高人,經營文化遺跡、遺址賺得盆滿缽滿的一方之霸,此時如此謙恭有
禮,就差沒向那一扇石造天門九叩首。侯仲連堂主倒是不以為意,覺得這一套沒營養,對
他這種光復英雄、統一元老來說很多餘。




司瑜是他的朋友,孫韻也是。



「今天召開下半季臨時店代表大會,主要討論10月7號黃狗連續重大惡行,還有闖衛隊員
林碧霜、何宜靈無故失蹤,涉嫌與黃狗裡應外合私販違禁品一案。」




煩!



耳聽司儀平板地報告要審的議案,侯堂主滿腦子都是厭煩,他知道這一件事的嚴重性,可
他不想去面對,不過都是小朋友,實在不想正經八百、從嚴處理。侯仲連不希望孫韻跟司
瑜繼續交惡,如果再給他許一個願,他一定願:兩個女人能和平相處,可惜過去無法再重
來了,齊天大聖只能盡力阻止他的朋友全面內戰。




十九年分門而治,司瑜跟孫韻相安無事,侯仲連擔任中間潤滑居功厥偉。



但只怕要結束了。



「闖衛隊員林碧霜,無故未至防範靈疫靜坐,應受再教育半年處份;另,與無故曠職之何
宜靈隊員,此刻起剝奪一切門徒職權,又二者疑與通緝者黃狗同行,其餘處份再議。蓋此
事影響甚大,闇廳廳長請議,通過發布A級陰陽警戒敕令。」




大闊堂內驚叱聲四起,侯仲連翻了個白眼,「幹,不至於吧!」



陰陽警戒敕令,是當今冰清門治下動員全境征戰的法源依據。



沒料森林老祖母這一次玩真的,侯堂主無語問蒼天,雖然堂內看不到蒼天,只有頂上一片
碧光萬丈,但是他知道A級警戒令一下,別說林碧霜跟另個聽都沒聽過的小妹妹,逃竄幾
年的黃狗都要完,等著他們的不是魂飛魄散就是終身教育。




這些年輕人個個都比他少年時還狂搞什麼東西!



「有沒有店長要發表對此議案看法?」司儀問。



一百多位店長坐在一片片半透明的飛闆上四處飄動,交換著意見,有些人細細私語,深怕
別人聽到;有些人閒話家常,像只是來敘舊;還有些人高談闊論,疑似對發佈A級警戒令
不以為然,亦或是熱情支持,迫不及待等著它通過,給猖狂這麼多年的黃狗一個教訓。而
蛋黃上的侯堂主苦惱這議案一過,最慘的是林碧霜。




「你們要乖乖長大,大人的事少碰,如果可以選……千萬別進『門』裡。」



從小大到,只要逮到機會,他都會偷偷警告林家孩子,都講不聽是不是。侯堂主不禁往最
壞的設想,現在孫韻與司瑜兩邊開戰,誰勝誰負?根本不用比,孫左御連一絲勝算都沒有
,光眼前這扇天門,只要撤除,整個龍中學都會被囚禁在無垠深闇中魂飛魄散,永世不得
超生,切斷門內後援,他們連一個月都活不下去,全校學生都會自殺,頂多剩墨造人DD08
徘徊在黑暗中,反觀對司主御有何影響?




幾乎沒有。



「如果店長們沒有意見,十分鐘後表決。」



猴子忽然發現戴竹籠的司儀是06型的墨造人,一個口令一個動作,沒有一點差錯,這些東
西越來越氾濫了,自從它們克服深闇侵襲後陰陽界誰都離不開它們。




「五分鐘就好,有腦子的人才需要十分鐘想。」堂主撇撇嘴。



「是的,遵命,侯堂主大人。」沒有闇死病,就沒有墨造人。



--因是果,果即因。



他媽的,闇死病就是一場災難,探索未知的結果是悲劇,猴子一直認為生靈不該追尋自己
都不清楚的未知。2020年北境華家團滅,「只要看到就完蛋,感染靈疫者會自殺,甚至集
體自毀。」,當下最適出征者是女藍波,瞎了眼的孫韻領軍,與同年考取紅桃獵人的雷,
豁出去擋住深闇侵襲,成人人讚揚的桃樹與白虎。




他們庇護門內眾生,然孫韻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全境都在司瑜掌控中,只有出門到全然未知的地帶,孫韻才有培植自己勢力的可能,她也
就這麼幹下去,該年底重建起1959年就毀棄的「大龍王殿」,再次供奉龍族後實力突飛猛
進,「龍中學」的建立明面上是要抗深闇,實則上暗度陳倉。




「為什麼你非得跟司老姊作對不可?」



「回家吧,小猴子,趁我還沒動手前,回南方去養老吧。」



他問過孫韻,只得到這樣的答案。南方不是他家,冰清門才是他家,如果孫韻想毀掉冰清
門,那就是要毀掉他家。拜託,行不通的,龍中學忠孝仁愛四班,雖身經百戰的畫龍繪師
破百,放門內絕對是一股威脅,可司瑜沒有傻,闇廳的防阻靈疫規定讓這些人往返門內,
都要經他們嚴密的隔離與監控,一點反叛機會都無。




現在更慘,要拿孫韻的女兒開刀了……



侯仲連不明白,為什麼大家不能像以前那樣,當朋友,當一家人。



「各位門徒請回到原位,準備表決。」



A級警戒令要通過十分嚴苛:店長出席須超過2/3,出席同意者也得逾2/3,也就是說今日
得有111位店長投下贊成票才能成議。十九年來,只有過兩次成功發佈A級警戒令,深闇來
襲與2028年的飛殭大空襲,兩次不久後就升級成S級警戒令,停止店家一切運作,掃蕩陰
陽危機為先,那兩次都比今天危險許多。只為了抓黃狗跟林碧霜,還有一個新警察,闇之
廳根本小題大作,要通過是天方夜譚。




很簡單--要求店長們放棄生意全面投入捉捕很熱血、很正義,但不符合人性。



「議會是什麼?議會就是錢堆起來的。」



小時候目睹養母「冰皇后」領銜的南方議會,噁心噁爛的黑香油橫行,綁樁、圍標跟搓湯
圓的低俗年代,侯仲連再清楚不過,所以他一直對開議討論痛恨至極。包含後來亂糟糟、
吵吵鬧鬧,于師父的萬教議會也是假鬼假怪。他曾聽侯冰潔極力抨擊過華家七人委員會鴨
霸,但想想只要七個人就能決定,一定省事多了!




「現在開始表決。」司儀說。



當年深闇跟大空襲都是危害總店存亡的災難,沒人敢亂反對,而今天不過是一間直營店被
砸,死了幾個平時就人緣很差的闇廳員,大家沒偷放鞭炮就不錯,想要有111位投贊成票
,省省吧大地老聖母,你趕緊去登錄「J」做春秋大夢較快。




「現在開始計票一、二……」竹籠司儀搖頭晃腦,傻傻的,但動作簡潔有力。



侯仲連打了一個哈欠,撫著陪伴他多年的金箍棒,冷冰冰的觸感讓他心安,只有這一根棒
子不管是25歲還是45歲都不會改變,仙指跟紅傘交給赤仙,他根本不在意,他就是里和村
的征服者,赤仙只是被征服的失敗者,帶槍投靠的卒仔。




「四、五、六,共六票。還有店長們贊成通過A級陰陽警戒令嗎?」



今天真是浪費時間,睥睨小貓兩三隻面帶猶豫起身,在飛闆上搖搖欲墜,侷促不安舉手合
掌的,全是鄰近七號店怕倒楣被波及的店長,沒人真的在意黃狗威脅。




賺錢要緊!幾個小孩子能鬧多大事?



猴子安心了。



啪!



陡然間,猴子發現自己的雙腿不受控制,緩緩彈起身,接下來連雙手都不像是自己的,一
下高舉過頭,他不耐煩的腦袋中只剩下一件事:「表決,投贊成票。」




六、七、八、九、十……



啪啪!



「噢,我怎麼會忘了呢?」



侯堂主僵直的頸使命往大闊堂圓頂望去,只見幾顆綻放碧綠光芒的眼如星辰。侯仲連忽然
想起十九年前那一天,對了,也是在開議,怎麼會忘記呢,不該忘的。這裡不是爭吵不休
的議會鬧劇、也不是喬事、分贓、密室討論云云的地方,這裡也不需要七人委員,只要一
顆蛋,一顆屬於蜘蛛蛋,只孵育出貫徹他思想的卵。




沒有吵架、沒有討論、也沒有代議。



只有表決,投贊成票。



我贊成!



鏈結蜘蛛絲咒的腦中,只剩下一些無關緊要的往事,2017年底,從進攻里和村到遊說萬教
議會的畫面點滴回溯,一切劇變都從那時始,從失去姊姊的空虛找到下一個歸宿,冰清門
就是他家,司瑜、陳天佑、黎單、孫韻、三條,一個都不想失去的侯仲連在走投無路時許
下:冰清門牢不可破,永永遠遠千秋萬代的願。




「怎麼樣,許個願吧,一百個願望也行喔!」



沒有開議,只有統一。



供奉自由,獲願恩庇。



店長們通通直挺挺站好,振臂過頭,張開雙掌整齊劃一像演練過無數次,「啪啪啪啪!」
如雷鳴鼓掌後雙手合十,深彎過腰向巨蛋另一頭巍巍高聳的天門朝拜:




一拜

再拜

三拜



門上繪有壯闊的桃樹與嗜血的白虎,乃現在太平盛世的依靠,門後主御庇護天下人,千歲
萬歲。166位有血有肉的店長這一刻跟墨水繪出的司儀無異,好似沒有靈魂,向天門不斷
朝拜、不斷折腰、不斷鼓掌、不斷雙手合十不斷向天門朝拜。




侯堂主昂首矗立,掌拍得比任何人都大聲,後雙手合十,一拜、再拜、三拜。



很快,票計數完畢,出席店家166間加與會大闊堂侯堂主,同意票共167票。



通過。



再仰頭看一眼那錚錚碧綠的萬丈光芒,許願後,侯仲連這十九年並不快樂。



但也回不去了。



恩庇先於供奉。



陰陽警戒敕令發布那一天起,熱愛助人的正義修士,龍騎林碧霜不復存在。



























HI

紅桃獵人的出處 參考 供奉之樹:往北方的夜間列車上不安寧
猴子去萬教議會 參考 供奉之皆:在黃昏土地廟正面突圍之前

都是三四年前的篇章 要考古一下了~

最近回覆留言問題比較慢,抱歉噢!

有緣再見!























--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8.165.207.215 (臺灣)
※ 文章代碼(AID): #1WoknWhW (marvel)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623911520.A.AE0.html
TRosenthal: 推1F 06/17 14:32
anonymous: 先推再看!!!!!2F 06/17 14:38
tinyuniversy: 推3F 06/17 14:41
w87778566: 先推在看!!4F 06/17 15:06
likolp: 先推!5F 06/17 15:06
crazedog: 先推再看!然後搶輸惹嗚嗚6F 06/17 15:30
AMUck12: 推7F 06/17 15:33
hoyo: 推8F 06/17 15:37
mitch1046: 推推!9F 06/17 15:41
xdaymonx99: 抓 「信得」應是「信的」10F 06/17 15:56
xdaymonx99: 是岳和門的孩子!
xdaymonx99: 話說上一篇出現的門承業是打哪來的呀 什麼還會有其它
xdaymonx99: 姓門的
cyus313: 推!14F 06/17 16:00
ls4: 黃狗是不是要叫獵人舅舅呀?15F 06/17 16:03
ren1072: 前十?16F 06/17 16:11
ren1072: QQ
a1372213822: 未看先推18F 06/17 16:23
xdaymonx99: 殭之獵人黃狗叛逃 在林碧霜眼裡還是忠誠的門徒之一嗎19F 06/17 16:26
xdaymonx99: 「沒人有再記得」這個再可能是贅字
xdaymonx99: 「衝到堆臭皮囊旁邊」好像少了個一?
KeyNT: 所以卍就是先前陪在岳門身邊的小蜈蚣啊.....QQ22F 06/17 16:39
xdaymonx99: 林碧霜真的是講不聽XDD23F 06/17 16:47
xdaymonx99: key大好猛 對欸 沒想到
xdaymonx99: 「實則上」可以改為「實際上」或「實則」就好
xdaymonx99: 「沒料」應該可以加個到
swordtimer: 久沒看了 推27F 06/17 16:51
sky8195love: 推~~~28F 06/17 17:11
silverice: 先推一個29F 06/17 17:27
pharmoros: 推爆30F 06/17 17:29
ricky77525: 推31F 06/17 18:13
a610570: 先推再看32F 06/17 18:28
muscat992002: 先來推一個33F 06/17 18:43
a1372213822: 岳月的孩子該不會跟老公合體了吧34F 06/17 19:04
jack999hhh95: 先推供奉再看35F 06/17 19:42
Kuromi0929: 需要個時間軸啊36F 06/17 20:36

--
※ 看板: Marvel 文章推薦值: 0 目前人氣: 0 累積人氣: 21 
分享網址:
r)回覆 e)編輯 d)刪除 M)不收藏 ^x)轉錄 同主題: =)首篇 [)上篇 ])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