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示廣告
隱藏 ✕
※ 本文轉寄自 ptt.cc 更新時間: 2021-06-24 17:46:02
看板 marvel
作者 skyowl (貓頭鷹)
標題
 [創作] 供奉之霜: 女媧

時間 Thu Jun 24 14:34:10 2021



未經授權者,不得將文章用於各種商業用途

筆電悲劇送修
手機發文,排版錯字還請多擔待指教
















Ψ

塔頂,蓮花池。




風颳起,雷閃動,高速拍動翅膀的嗡嗡鳴響響徹蒼穹。




「你就是最後一位考生?」




0091號考生居高臨下,睥睨池邊白衣神尼,嘶嘶嗓音如熱風拂乾澀沙塵,帶著無上責任而
來:「你就是大施主?現在陰陽界支配者,實現所有願望的真神?」





白衣神尼微笑,「如你所見。」




翱翔霓彩,翻騰雲霧,0091號考生語氣滿是懷疑,「你真的能達成所有願望?」




「很多人懷疑過,但現在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囉。」




「我不需要幸福快樂日子,而且我的願望很難達成。」




白衣神尼輕捻起一朵蓮,鮮嫩欲滴,「要復活你所有的族人,也可以喔。」




乘風掠地,考生無禮地逼近大施主,「別說笑,誰管那些無意義失敗者。」




蓮飛旋,花瓣飄散在神尼與0091考生眼前,「真是意外,滅族亡種之事,你真的不救嗎?





粉碎花瓣,考生狂熱盯住許願之神,「我的確要救,但是拯救陰陽界所有生靈,阻止滅世
,我乃女媧娘娘親授的使者,要遏止戊辰年滅絕之大劫難。」





「真是宏大的願望。」纖纖素手一轉,黏上蜘蛛絲的花瓣再次變回一朵蓮。




翅膀收攏,考生供奉,「我要許願,大施主,我要你阻止陰陽界末日,保證冰清門的穩定
,化解滅絕萬靈之劫,將戊辰年『切開天空的七道光』擊墜。」





神尼恩庇,「你會如願以償。」




2020年,秋,深闇來襲,華家覆滅,司主御宣布「陰陽警戒敕令」,動員全境禦敵。開辦
闈中塔第一屆甄試,拔擢天下大神通者偕孫左御出門作戰,該年奪魁者賜座第二位紅桃獵
人,獲封「雷」,派任建軍「闖衛隊」,任總隊長至今。


















Ψ

收到A級陰陽警戒敕令,在大賣場採購的火哥差點暈倒。




「你他娘會不會太跨張?」




短短幾天,三位闇廳員、一位直營店長與工讀生被害,兩位闖衛隊與黃狗下落不明,數以
百計的違法貨物,市場價值估計千萬,黑錢可能流入「餘燼」組織讓反賊大進補,確實太
糟糕,冰清門必須要反擊,但警戒敕令完全是大砲打小鳥。





「得快跟孫校長報告才行。」




能救林碧霜的人不多,火哥雞巴大一介區隊長愛莫能助,他早就就從龍中學畢業,現在只
能用最慢的傳訊方式,天門外、深闇中無法通訊,不論無線電波、電纜還是幾G網路都沒
轍,只靠最傳統的書信、口信,但是想來返有染病風險的深闇得受闇廳監控,一般來說都
得花十天半月,戰爭和平隔一扇門如千萬里。





沒時間,只能盡快,希望孫校長趕緊收到,她女兒倒大楣了。




嘟嘟、嘟嘟!




正要去訊闇之廳,電話來得正是時候。




他直接劈頭罵,「林碧霜,你到底在搞什麼東西!」




電話另頭沉默半响,才低聲道,「火哥,我沒事。」




「快回來,你被通緝了曉不曉得啊,快去大闊堂自首啊大小姐!」




自首從寬,把所有罪狀推給黃狗,說不定還能只受半年、一年再教育,都算非常輕的處罰
了,依現在「A級警戒」,闖衛、獵人與闇廳,都能無限制對付她跟何宜靈,如果今天命
令下到火哥頭上,他也得放火燒兩個妹妹,小火龍自相殘殺。





待退大叔一點都不想,忘了在賣場,叼起菸,摸不找打火機,「你有沒有在聽?」




「火哥,問你,七號店賣臭皮囊、酸白肉跟精氣罐的事你知情嗎?」




「別開玩笑,我怎麼可能知情。你是頭殼壞啦!」




「我信,小小說她也信你,下次再小火龍連線吧。」




聽林碧霜完全沒打算自首,待退老將急了,「阿霜,那明明都不甘你的事呀,一個人有一
個人的命,妳……現在最重要是回到正軌,不是要當正義修士嗎?」





「我跟小小現在盯住黃狗,他不交貨,我們會處理好再回去。」




火哥急到菸都快自己著火,「處理好個屁,快自首吧!」




電話另一頭許久沒聲音。




「火哥,我有一點搞不清楚,什麼是對、什麼是錯,黃狗殺我們那麼多門徒,可卻又救了
這麼多人。冰清門保衛天下人,又為什麼要庇護犯法的人,不懂。」





「不要妄下定論啊大小姐!」




火哥曉以大義--七號店知法犯法,不代表紅桃獵人都違法,更不代表卍真的是千手屠夫
,雖然誰都曉得蜈蚣精罕見,不代表沒有第二條;退一步說,要卍真的是人肉市場的保護
傘,那更要冷靜,好好收集人證、物證、事證報給大闊堂,侯堂主一定會主持正義;退一
萬步來講,你大小姐有好背景,跟孫校長報告一下,還能找個機會鬥鬥司主御,「主御親
衛隊吃人呢!」,該當何罪?





都他媽的好過你直接跟蹤黃狗啊!




「不只七號店,也不只卍一人涉案。」




「你話說清楚,別亂說話,阿霜……」




斷訊。




緊急插播打斷通訊,闖衛隊的app中有權限這麼作的,只有握金鑰匙的雷總隊長,果不其
然畫面很快跳出一組定位座標與「開門」倒數計時,只有十秒。





00:00:09




人來人往的賣場,火哥很快搜到座標定位好的一扇自動玻璃門,門上貼中秋慶團圓烤肉組
全面1999的促銷廣告,倒數歸零瞬間,門再開,沒了區隊長蹤跡。





淋漓大汗的火哥來到一座破廟。




很久沒說「廟」這個字,雖說在公開場合不提,但還是很難改正,畢竟完全禁用只是這8
、9年的事,自飛殭空襲跟元旦「那事」後,道派被徹底打成邪教,民間信仰剷除得一乾
二淨,這其中又以「古銅幣」最危險,內方外圓不祥物。





千萬不能碰!




火哥可不想後半輩子在閱覽室念書,好不容易要退休,歷經三朝,一生戰戰兢兢的老兵不
得不佩服自己看風向跟隊能力,改朝換代還能屹立不搖者,自有他「神通」所在。





「小火,你來啦,來這邊抽口菸吧。」




沙啞陰森的老嫗之聲從破廟供奉的神像後傳來,神像等人高石造,長髮盤髻,在陰天微光
之下,依然能見面容慈祥,雙眼綴黑曜岩格外靈動,神像一對玉手高捧方正、刷五種顏料
的石頭比向天空。現在外頭烏雲密佈,又黑又重,快要塌下來似的,後頭悶雷隱隱作響,
若老人家清痰,這幾天雨下個沒完,看來未到終點。





「雷總隊長好,晚上好!」




同樣黑袈裟大衣的婦人慢步踱出,雷總隊長大衣經過改造,長逾拖地,綴滿金彩繡花如婚
紗,又似古時皇宮嬪妃打扮,頭披雷絲花邊黑紗好像真的要出嫁,徘徊於神像旁的石碑,
輕輕撫摸勉強能看出來鏤刻「女媧補天」的破敗石塊。





「小火,你聽過女媧嗎?」




誰沒聽過?




冰清門統一後,淡化許多神話與民間信仰,要大家別迷信,其中又以民間最根深蒂固的道
派打擊最大,當年被懷疑煉屍的廟宇遭大規模清算,比1928年滅赤上人更兇殘,俗稱「百
年大劫」。即使司主御宣揚天門是多元信仰融合的飲料店,北門、南道、西佛、東龍、華
家、五穀宮、原生神祖靈地位一律相等,可每年進閱覽室,光道派就超過其他派總和,連
帶山、醫、命、相、卜凋零殆盡,咒符、步罡、扶乩、祭剎等儀式除觀光扶弱之外,多不
復見;桃木劍、楊柳枝一一匿跡,像不曾存在,誰都不想被當邪教。自「祖天師」張陵之
後香火延續1900多年的根基如此之深,冰清門只花9年就盡根絕,滅絕文化如此之易。





「報告總隊長,很小的時候聽過相關神話故事,但都忘得差不多了。」




火哥細細盤算雷總隊長問這個的意思,現在是救林碧霜跟何宜靈唯一機會,還能挽回一切
的人就在眼前,如果再搞砸就真的回天乏術,而督導不周這大帽子一蓋下來別說退休金、
養老錢,自己會不會被連坐究責都得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總隊長點點頭,頭紗飄逸靈動,「你知道,女媧娘娘慈悲,想救世。」




「是。」摸不出清總隊長想表達、影射或暗示甚麼,但現在不能出錯。雷之獵人緩緩繞神
像兜圈,這時火哥才發現這廟雖破,但神像沒有裝神龕,沒神龕自然沒龕門。





「小火相信陰陽界末日嗎?」




火哥又愣了一下,以為總隊長是召他過來討論案情,結果每一個問題都是八竿子打不著關
係,他心癢難耐,又不敢亂答,只能盡量打迷糊仗,「這幾年是聽過一些三教九流的提,
可都不是什麼正經人,也就聽聽而已,沒有涉獵太多……」





雷總隊長蔑視一笑,「邪教份子無知,只把末世當騙人把戲,殊不知道,陰陽界的末日真
有其是,千真萬確,是女媧娘娘告訴我,就在下一個戊辰年,『當七道光芒永恆割裂天空
』時,萬靈盡滅。娘娘當年補天,這次也不會袖手旁觀的。」





「是!」




「但小火,天機不可洩漏你知道嗎?」總隊長敬畏地侍於神像旁,語氣忽然嚴厲起來,「
預見未來者絕不能隨意告知世人,這是天條,那怕天上聖母,如果洩漏天機妄想拯救世人
,也得坐牢一百年,但娘娘還是冒著如此風險,多麼偉大!」





火哥憋住笑,要平常有人跟他瞎扯這,他不噴到人家回家找媽媽才怪,但眼前總隊長說得
煞有其事他也不敢亂吭,只是點點頭,讚許,「能得女媧娘娘的神諭,不愧是總隊長。」
,心裡七上八下,不明白陰陽末日、女媧娘娘這些有啥要緊。





現在最要緊的不是闖衛隊受嚴重挑戰嗎?




「所以你能保守這驚天秘密嗎,小火?」




雙手捧杯做奉茶姿勢,火哥畢恭畢敬,「屬下一定死守秘密。」




「我相信你一定會的。」




給予一個讚許頷首,雖然頭紗遮住大半張臉,可一直覺得雷總隊長看穿了他的心思,拖一
襲黑嫁衣如乘坐在天上烏雲緩緩靠近火哥,雲中悶雷隱隱約約躁鳴。





隆!




「火隊長,我真為碧霜隊員這一件事情感到痛心,還有震驚,我想認識這孩子的人,都曉
得她不會販賣私貨、監守自盜,不可能跟黃狗、跟陰陽分裂主義者有任何掛勾與牽連,他
們一起行動?荒謬,我相信是遭到對方綁架、威脅與勒索。」





火哥點頭如搗蒜,赫然發現自己還咬著菸,「是,我也是覺得很離奇,不合理。」




黑披紗搖曳,「但是我也得很誠懇告訴你,火隊長,我們要想幫碧霜隊員翻案,非常困難
,警戒敕令由大闊堂統一發出,木已成舟,沒有轉圜餘地,除非……能將這整件事的誣陷
證據,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送到司主御手裡,你能明白嗎?」





火哥緊張地咬緊香菸,總隊長壓低聲在他耳邊道,「司主御這一邊由我去正閏殿搞定,而
你,火隊長,我要你把所有有利的人證、物證跟事證都找齊、找完備、找完美,讓闇廳沒
有任何漏洞可以鑽,在下一次店代表大會召開時,加入臨時動議,對兩位闖衛隊員受誣陷
一案,來一個超級大逆轉,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火哥熱血沸騰,看到希望了。




「報告總隊長,所有證據都準備好了,而我……我就是那一天晚上七號店變故中唯一的證
人,就是我,我看到了全部過程,我能證明林隊員與何隊員的清白。」





雷總隊長做最後確認,「你能扛住闇之廳壓力,在大闊堂對質與作證嗎?」




火哥用力點頭,青年時想騁馳陰陽界的理想若再次擁有,雙手情不自禁顫抖,凜然道,「
可以,我可以,還有五毒會的密報,我這有留存,還沒其他人曉得。」





「我非常期待。」




強風颼颼灌飽破廟,拂過女媧娘娘的臉龐,同時揚起黑頭紗,一對又窄又細的暗褐色雙瞳
展露,土黃眼白滿溢,滿臉爬蟲鱗片湛湛閃爍,吐出分岔的長舌,此時才發現雷總隊長並
不老,應該說無法判斷年紀,因為那是一張不屬於人類面孔。





「總隊長,您……」




電光一閃。




火哥忽然想起來五毒會有蠍子精、蟾蜍妖、蜘蛛怪跟千手屠夫蜈蚣妖,五毒好像還缺一個
才對,蠍子、蟾蜍、蜘蛛、蜈蚣,還缺什麼……?





轟!




一道閃電精準落在火哥頭頂,閃電黑中帶紫,貫通全身,當意識到自己被雷擊時才想五毒
會應該還有蛇,蛇,是絕種在全境的妖魔,他十幾年沒看過蛇妖了,自年輕時北府保衛戰
,岳總指揮用白陽烜天青滅絕當時最猖狂的「翼蛇聯」,把醜臉伏羲燒成渣到後來2018年
光復戰爭,萬惡赤練蛇銷聲匿跡,蛇妖絕跡至今。





「你會保密天機,一定會。」




香菸點著了。




渾身抽搐,五官歪斜,渾身冒煙,火哥倒地最後一眼看見總隊長黑嫁衣底下竄出一條又粗
又長,斑斕五彩的爬蟲類尾巴,倏忽間就延綿數十米之長,一下捲上女媧娘娘石像,他終
於想起了醜伏羲外還有女媧,翼蛇聯是雙首領制妖魔幫派。





「靠,竟然是十萬伏特。」




再也沒辦法小火龍連線。




又一道紫黑霹靂,火哥連帶三魂七魄燒熔,徹底於陰陽抹消。




五雷咒・天雷




他知道太多了。





赤潮,戊辰與三位弒神者。


七道熾芒。


生靈滅盡。




「女媧娘娘慈悲,救救我們!救救可憐的陰陽界眾生靈!」




蝙蝠薄翼扇動,一頭蛇首人身長尾的有翅怪物,嘶嘶吐信向天誠懇祈禱。




「小吳啊,準備好,去好好教訓那一條賤狗,還有姓林的雜種。啊,你順便通報闇之廳,
說這邊有疑似闇死病發病的個案,有個深闇老兵在這裡自焚了。」





天機不可洩露。




香菸燃盡。





















Ψ

「怎麼又是罐頭,小小學妹,一樣的東西天天買,你馬幫幫忙!」




潮濕的地下室中一地罐頭,對採購回來的何宜靈唉聲連連,生理期來的林碧霜現在急需能
量跟熱食,一直覺得月經失血讓畫龍咒的威力削弱,龍是喝血的。





「嘖,罐頭有很多種口味,又不是都一樣,而且一樣才令人安心。」




豎起食指搖晃的何宜靈一臉高深莫測。小小很喜歡吃罐頭,比如,花生麵筋、老漁夫鰻魚
跟配飯肉,光光滑滑的罐頭沒有一絲瑕疵,捏在手上舒服;罐頭可以疊很高,高又穩,給
人療癒感;每一只罐頭都長得一樣,廉價但不掩飾它的廉價。





「我需要一杯熱可可,沒血畫龍,等等大家都要死了了……」頭暈目眩的林碧霜啜飲冷冰
冰罐裝巧克力奶,懷念以前悠閒在咖啡廳打混摸魚的日子,但看到小小有點內疚,靜靜縮
在不到三坪地下室陰暗角落,東摸摸西摸摸不知道在幹嘛。





「算了、算了,至少鐵罐不容易被下毒,不會中毒也好,中毒真的好慘喔。」




「靠,你吵屁啊,中毒怎麼樣,我就中毒,好爽喔,姓林的,你有得中嗎?」




另一個角落焚燒一盆藥草,躺在濃煙瀰漫中的黃狗忿忿不平,他正在以煙燻驅逐體內蠱毒
,黃布偶裝癱軟在地,像要融化的奶油塊,一旁嗡嗡響,未免大家一氧化炭中毒,小闀跟
開闔拼出抽油煙機在天花板,他的門咒好像就這樣亂七八糟。ꀊ




這裡是黃狗躲避追捕的「迷宮」,可現在被兩位不速之客入侵。




「你們怎麼還不滾?」




「把臭皮囊交出來。」




「作夢。」




吸吮包裝精良的精氣罐,截截骨瘦嶙峋的背脊椎凸出,死灰、僵硬還長出一叢叢白雜毛,
裸露的肌肉發黑、發臭,乃是化殭軀,屍體外黏附一層汙濁爛泥,是紅衣鬼陰修陽身,捲
一襲亮紅毯,裝上各式門板碎片延伸變形像一團史萊姆。





林碧霜冷冷道,「給我交到大闊堂,揪出門裡的敗類。侯叔叔很公正的。」




「侯仲連?別鬧了,他不過是個傀儡,門裡沒有人不是騙子、不是傀儡。」




狹小室內有一道光,光源來自牆內嵌入的老舊螢幕,正撥放著色澤昏暗的卡通影片,畫面
解析度低到誇張,模模糊糊,林碧霜看一眼就覺得眼睛不適,估計只有720p,十年前就該
被討淘汰的品質,「沒想到殺人如麻的通緝犯還挺童真的。」





畫面中有戴白頭套、瘦高、拿劍的戰士人物跟一條鬥牛犬,與黃狗布偶裝如出一轍,沒想
到這臭名昭彰的殺人魔有cosplay的癖好,一人一狗外還有一台灰色、像是100年前掌上遊
戲的機器人。精氣罐吸乾後就抓起巧克力糖,黃狗嚼了老半天才說,「你白癡嗎,還是地
底蜥蜴人?沒童年,連『探險活寶』都沒看過?」





林碧霜想起來,好像是白癡弟弟以前看的,幼稚。




「狗吃巧克力不是會掛掉嗎?」




「關你屁事,我正在變人呢。」




咬一口冰冷的鰻魚,林碧霜冷哼,「你怎麼死的?」




「自殺,國二。洛哥把我拼回來。」




黃衣包紅毯,如一顆熟透木瓜,被割裂的身體如圍牆防止逃脫插入的碎玻璃,天閂、地閉
、暗閘打碎卡在殭屍與紅衣鬼交雜的爛泥身子,黃狗惡趣味起身,展露更多腐爛、暗沉、
像根本不存在人間的顏色,不能再被稱為身體的支離破碎。





「以前餘燼裡的渾蛋都叫我『殭鬼奇美拉』,不過我更喜歡後來的封號……」




何宜靈忽然淡淡截口,「殭,殭之獵人。」




「那小矮子,你很聰明,至少比姓林的,我就是殭之獵人,第三試許願者。」




林碧霜張大嘴,難以接受。仙、雷、巨、殭、闕、卍,六大紅桃獵人分別派任掌八門,闈
中塔、闖衛隊、閱覽室、正閏殿、閣上樓與閭書記,最神秘的殭之獵人該是貼身保衛司主
御,鎮守宮殿才對,怎麼就跑出來變黃狗、殺手、通緝犯?





「冰清門連承認我叛逃的勇氣都沒有,可笑,被推翻剛好而已。」




林碧霜沉默,她實在不懂這一條狗。




陰陽界有好人、壞人跟懶人,林碧霜立誓當勤勞的好人幫助所有人。




但黃狗這種人呢?




砰!




登時隱藏暗門的牆壁塌陷一角,外頭老邁的喊聲、跟敲打聲乒乒乓乓響。




「黃狗在這,林碧霜在這,快來人、來人唷!」




才驅逐蠱毒到一半,還來不及恢復門咒的黃狗驚起,身體還如棉花糖軟綿綿,破口大罵,
「他媽的哩,林碧霜你這白癡是不是被跟蹤了,你們在搞個毛線啊!」





迷宮剝落,一位佝僂的老婦人在外頭厲聲高喊,她身後是一間平凡無奇的東方文化遺址,
一層樓,沒院進,連龍柱都無,只有一盞盞鹵素燈打亮古蹟觀光招牌,DPI0070013號遺址
籠罩傾盆大雨中,雨水沿殘破燕尾屋脊滴落,老邁的管理員一見到三人就像看到鬼,破鑼
似的嗓音狂吼大罵,「在這!陰獨份子藏在這!」





「阿婆你……」




本預備畫龍反擊的林碧霜傻住,那是她昨天去偷偷送藥的老阿嬤。




--先走了,我三天後再拿藥過來,要按時吃藥喔。




當一個助人的正義修士,這是必經之路。




「學姊,看來你好心沒好報。」




何宜靈忽竄出,一把抓住準備閃人的老管理員,老婦還兀自嚷嚷,「堅定打擊陰獨份子,
陰陽融合共榮不可分裂,讚頌司主御,天門萬歲、萬歲、讚頌!」





還沒法用門咒的黃狗一瘸一拐,嘲諷至極,「早說過,小心點,她在看著。」




「誰?」




「大施主,遠離廟門,龕門。那都是蓮!」




林碧霜不懂,「什麼大施主,她是什麼人。」






黃狗像恐懼著什麼,這敢搗毀直營店、殺店長、劫香油、戰闖衛、給冰清門難堪的殺人魔
此時見到一座文化遺址竟然畏懼了,林碧霜越來越不懂這條狗。





--黃狗迷宮,是天門治下唯一能躲過司瑜連袂羅蠍那無死角的監控系統:




蜘蛛門咒・蓮




「不是人。」




啪啪!




遺址靜靜蟄伏雨中,一盞早就該被時代淘汰的日光燈管,還要裝小老鼠哪種老骨董,一明
一滅的如眨眼,讓人感覺不舒服,下一秒,朱門一開一闔,登時連通門咒,頓時馬蹄聲四
起,五條深黑的高大駿馬從廟裡奔馳飛出,披上斗大雨珠,泥濘啪答四濺中,五位手持瓔
紅鐵槍、頭戴竹籠的墨造繪人06型向逃犯直殺來。





噠噠!噠噠!噠噠!





「等等,不准殺她!」




碟型霸下緊急起飛載上一眾人,黃狗忽地取出一根肋骨刀架住老管理員細頸。




「你放心,我才沒要殺她,這種小咖,咖小,當人質都不夠,勉強當盾牌。」黃狗邪邪一
笑,給龍騎白眼,「開車啦,等什麼,等鐵槍射到這肛刺是不是?」





鐵槍並沒有射來而是耍起嘩啦棍花,仿傳說DD-00型的霸子造型,鏤刻五行咒的槍桿綻放
五彩光芒,金、木、水、火、土咒繽紛擊出,只見雨夜噴出一炷熊熊燃燒的火柱,從天而
降,轟然炸向還在左右飄移,有點超重的龜型龍獸,熱氣氤氤當場將滾落的罐頭燒成炭,
千鈞一髮閃過的火柱炸爛泥地,轉瞬之間,整片大地如餅乾碎裂,破碎的砂塵中金光點點
,無數箭矢往上猛然飛旋刺來。




火咒.蒼天怒

土咒.燼流砂

金咒.砂掏金




「少命令我!」




背脊一痛,箭尾還兀自震動,差點被萬箭穿心的林碧霜怒斥,生理期來的狀況極差,頭暈
目眩的龍騎勉強操縱霸下瘋狂拉高,嗡嗡哀鳴下飛離13號文化遺址。





「學姊你受傷了。」




「沒事,皮肉傷。」




林碧霜不得不稱讚墨造人五行咒修為頂級,火生土,土生金,一霎就成。但這正襯出墨造
人與一般修者相比,有一個致命性缺陷,閣上樓製造出來的DD墨造人「無法連結」神明靈
體,所以最強的攻擊除肉搏外,就是採自然的五行咒。





最初的墨造人只作單兵偵察、探索等任務,因深闇過於危險,他們是投入未知世界最好的
選擇,04型能服從簡單指令,沒感情、沒思想、沒情緒,等同箱子裡的玩具士兵,投入戰
場大大降低征討深闇的風險與折損率,不再出現大量自殺。嗣後06型問世更是突破性,如
眼前的黑衣騎士五行咒「精通」,冶金、造林、喚水、召火到動土無所不能,甚至能組織
搭配作戰,重現當年華家夜狼特勤最強的「五五循環陣」,人人歌頌冰清門替咒術發展跨
出一大步。





DD-06的活躍改變了戰場,但沒有改變墨造人依舊無法「請鬼神」。一向反對墨造人投入
門內的雷總隊長曾評,「女媧造人,人造墨造人,他們沒有辦法跨越兩個階級請神、合神
,因為滿天神佛不認同這些墨汁,自然不授分靈。」





不授分靈,不受供奉,自然無恩庇。




但,如果你也被一隊殺氣騰騰的黑騎士追殺,就會慶幸他們沒法借助神力。




「你傷最嚴重的應該是大腦,死腦殘,逃亡還幫人送藥。」黃狗大聲開噴。




「死黃狗,吵個屁,不過就騎一些低階『龍馬』而已,給我一秒鐘……」




其實龍門循環「閥閱麒麟」創出的墨繪人不一定騎馬。閥是改變空間之咒,閱是穿越時間
之術,麒麟乃瑞獸,公為麒、母為麟,或許是因墨繪人可男可女,也可能是指這些怪物雌
雄同體,血姬本來就是變態,沒人知道她當年在想啥。





五條黑龍馬破泥浪奔馳,黑騎士舞動鐵槍高速追尾,霸下上頭的林碧霜手一揚,點墨繪龍
,霎時夾雜土石的泥地破出兩頭碩大如卡車的羊身人面怪,一前一後,肥厚的羊肚裂開成
白堊紀滄龍般的血盆大口,毫不留情咬爛路過黑衣騎士團。





「火生土,土生金,好快,好想再多看一次,火生土,土生金。」小小低喃。




「講笑話,畫龍循環也算畫龍,今天遇到你奶奶龍騎也得跪下!」龍騎吶喊。




嗚嗚、嗚嗚!




龍馬蕭蕭鳴,馬腿一一打折於饕餮利齒下,墨繪人當機立斷下馬揮長槍,捅刺本是同根生
的龍子,連番施放金木水火土破敵,但業已被飛旋的霸下徹底拉開距離,迎風疾駛的龍騎
忍不住灑墨高呼,「看到沒,這才叫畫龍啊!」





「左轉、左轉,你鬼叫個屁啊,那邊有一扇我之前開好的門,可以閃人。」




黃狗遙指百米外鮮綠外殼、灰門扉的一座流動廁所,孤苦無依坐落路燈下。




「你真沒品,不能挑個氣派一點的地方當入口。」




「少廢話大蜥蜴,你的大烏龜能不能轉快一點?」




「火生土、土生金,這麼流暢……學姊,小心!」




咻一聲破風,又一杵鐵槍直直橫過林碧霜髮梢,好險小小緊急拉下駕駛,只見山路一處髮
夾彎路邊,一座又矮又小的石造百姓公廟,門敞開,裡頭有神龕,恐怕是危險路段過多車
禍犧牲者之故,此刻魚貫竄出的赫然又是五位黑騎士。





殺!




竹籠腦袋流瀉汩汩黑墨,殺氣滿溢的鐵騎再次包抄,噠噠馬蹄是美麗的殺戮,全境皆不歸
路,這就是「蓮」,上萬座門若蓮蓬顆顆孔洞,逃到哪都沒用!





凡冰清門敵人,無所遁形。




「殺!殺!殺!殺!殺!」




隨五位騎士包夾的還有一尾大蜈蚣,千手屠夫氣勢洶洶,悍然輾過坡地,拔山倒樹而來,
上百隻手持金剛杵照亮了幽暗林地,杵上餵有蠱毒點點寒芒,黃狗遠遠一看就頭皮發麻立
刻牽拖,「白癡,你不站起來就不會被看到,你真夠雷了!」





冰冷的雨水浸濕逃亡者,出賣人的老太婆早嚇得昏厥過去,正要被黃狗拿來當肉盾,但林
碧霜一把阻止,要是做這種事,就不是龍騎,也就不是正義修士。





「你別吵,通通幹掉就好……」




嘩!




林碧霜話聲未了,又膨脹粗一倍的蜈蚣軀幹橫掃而來,挾大量碎石泥塊若土石流爆發,過
慢的霸下當場被捶得不成形,上頭四人像雞排下油鍋,跌進濃濃沼裡,慘嚎紛起,卍之獵
人「喀啦!」扭動節肢迅速轉過頭,再次血腥輾上根本來不及反應的逃犯們,成百上千支
鋒利的降魔杵刺下,好像一台絞肉機。





「再見了,去地獄後悔為什麼要反抗神。」卍之獵人高嚎。




「做夢吧!」




一霎躍上雙頭虎,搏命舞出睚眥長刀,雪亮鋒芒被蠱染黑,啪一聲砍入卍腰際,同時六挺
金剛杵即洞入林碧霜胸腹,標準的龍騎打法,敢不敢,就是跟你拚了!





沒有防禦,沒有閃避,沒有退卻,正義無敵。




「學姊,退開!」




但何宜靈很冷靜,知道妖魔身體強韌不是人類能比擬,她從中攔截,背一頂弧形的金咒冶
鋼盾竄入,成三明治夾層,一串鏗鏘聲,小小擋下降魔杵猛烈刺擊,但沒有全數擋開,還
是有兩根漏網之魚繞過鋼盾,像打樁硬生生敲進嬌弱的下腹。





「小小!」




林碧霜怒吼,何宜靈墜落,砰一聲摔進泥潭中,眼、口、鼻全湧入泥水,完全無法動彈,
柔弱的嬌小的身軀覆滿汙濁不堪的泥漿,可憐的像被遺棄的布娃娃。





「不自量力!」




一節節千足蟲高速回捲,蜈蚣妖攻擊與攻擊間隔極短,跟他鬥法完全無法喘息,刺完何宜
靈的杵更顯烏黑,再次殺向趕去學妹旁的林碧霜,但卍一轉頭,暼到黃狗往流動廁所跑去
,完全棄夥伴不顧,然下一秒,無情紫黑天雷斬下。





轟隆!




「糟糕,最麻煩的蛇頭走狗來了。」




差之毫釐的榕樹轟然燒起,點點火星如聖誕樹,樹旁黃狗喘濃厚粗氣,眺望烏黑夜空,知
道雷總隊長藏雲中,殺人於千里外的雷不寒而慄,好似天譴到來,沒法用咒的黃狗只能繞
圈跑,盡量讓對方不好瞄準,閃電很快轉向不能動彈的闖衛。





「蜥蜴人,快抓那矮子跑起來,不然要變電燈泡了。」




上有斬人天雷、下有千手屠夫,十匹駿馬上舞動鐵槍的黑騎包圍夾殺,剛才被饕餮咬斷的
墨造人像沒事一樣,再次追殺來,06型除能用五行咒,還有驚人的自我修復能力,只要裝
備有紙墨筆硯,他們就能自行填補受損,百戰不撓,蕭蕭馬鳴之間,唯一生路的流動廁所
已與黃眾人殘忍隔開,終究還是逃不了,





「學姊,我沒事。」




摀住被金剛杵貫穿的下腹,何宜靈頑強地推開林碧霜,只見她嚴肅的臉龐閃過一絲光芒,
凝望閃電交織如蜘蛛網的暗紫夜空,嘴角露出一抹極有自信的微笑。





「靠,你真的沒事嗎?」雨水讓眼睜不開,業已虛脫的學姊拉不住學妹。




「再見了,去陪我的族人燒菜吧!」




電光再閃,轟雷大鳴。




一瞬間,正要劈到小小的閃電急轉彎,邪惡的紫電往低處流淌,滲入泥地熾熱焚起,落雷
點火,燒灼山路剎那,何宜靈借力打力引導五行變化,火生土、土生金,登時一座土造基
座凸出,基座上濃煙沖天刺鼻,劈哩啪啦響的基座被鍊成一挺機槍,一根根晶亮亮的鋼針
「答答答!」裝入機槍彈匣,隨之燒紅。





聯合咒・大灶鎗




霎那「噠噠噠噠噠!」槍聲大作,一道通天的橘紅火線朝夜空狙擊,向振翅翼蛇魔打去,
燒紅的鋼針熱燙燙掃上雷總隊長,從落雷打下到聯合咒施展反擊之間短短不到兩秒,快來
快去,就算擁有制空權的女媧也沒足夠時間反應。





燙紅鐵針削掉總隊長好幾片鱗,如雪花飄落。




分叉的蛇信舔舐雪花,雷總隊長快速拉升高度先行迴避。她興致高昂地撥通閣上樓,冰清
八門專司研究的機構,轉接樓主,對面囂張的男人質問她何事。





「門太子,A級警戒敕令輪你支援,再不來,等等我怕失手宰了你未婚妻。」




卍、雷後,「闕之獵人」將過門來。




下頭比迅雷更快、更來不及掩耳的槍口轉向蜈蚣,登時血淋淋破穿數節軀幹,巫蠱濁血在
雨夜盛開朵朵毒花,噠噠噠連響掃射下,一眾包抄的黑衣騎士一一癱倒,就像是十九世紀
的滿蒙騎兵遇到西方格林機關槍的慘況,快速殺出一條血路的小小拉住學姊,學姊不忘背
老管理員,還有大喜過望的黃狗竄入廁所。





「猴塞雷啊,小矮子你隱藏實力喔!」




林碧霜哇好大一聲,「你現學現賣啊!」




林碧霜沒發現這不是單純現學現賣,這樣高速的即刻反擊,得搶在總隊長天雷落到身體前
一秒,雷點火陡然升溫要焚燒時,將一點火苗搶來,也只有使用天雷如此高熱火焰,才能
轉瞬煉造地基建起大灶鎗,也只有如此高溫,才能鍛鍊出海量的鋼針,這中間五行相生過
程誤差不能超過0.3秒,一旦失誤導致流暢度下降那怕一點,大灶地基就會當場膛炸,四
人都得直接撿骨。





「謝學姊誇獎,這個給你,弄好了。」




擠入門剎那,小小遞給瀕暈厥的學姊一罐熱燙燙,剛在大灶旁加熱的鐵罐。




一罐熱可可。





















Hi

下周大概休刊一次,先不說下周。。筆電送修不知道檔案救不救得回,霜篇後好幾萬沒備
份呢QQ


要是重寫大概會怒寫bad end .......
有緣再見





--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1.248.68.220 (臺灣)
※ 文章代碼(AID): #1Wr2TatA (marvel)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624516452.A.DCA.html
a1372213822: 未看先頭推1F 06/24 14:37
anonymous: 未看先推!!!!!!!!!!2F 06/24 14:42
wasugar: 供奉必推~!!3F 06/24 14:49
tinyuniversy: 推4F 06/24 15:08
cocokobe: 推5F 06/24 15:08
Zara412: 推6F 06/24 15:12
a950240: 推7F 06/24 15:19
TRosenthal: 推8F 06/24 15:31
fishstay: 推9F 06/24 15:33
upsky: 推10F 06/24 15:43
hoyo: 推11F 06/24 15:48
lovensr: 推~希望檔案救的回來12F 06/24 15:58
ARCXU: 一開始以為只是短篇 沒想到又開始連載啦!!!13F 06/24 16:08
rainmiss2001: 林碧霜跟林大方最大的差別在於有沒有實力14F 06/24 16:10
zoo1025: 狄子華傳人?15F 06/24 16:30
KeyNT: 埋梗伏筆怎麼越來越多!?雷總隊長的目的到底是??16F 06/24 16:32
a1372213822: 小小也太神了吧17F 06/24 16:39
zoo1025: 要不猜小小是大飛的代言人? 畢竟海天子也是玩槍高手18F 06/24 16:48
max13124: 先推再看!19F 06/24 16:55
silverice: 先推再看啦20F 06/24 17:02
xd070308: ㄊㄨㄟ21F 06/24 17:02
ren1072: 推!22F 06/24 17:14
paracase: 推啊23F 06/24 17:28

--
※ 看板: Marvel 文章推薦值: 0 目前人氣: 0 累積人氣: 35 
分享網址:
r)回覆 e)編輯 d)刪除 M)不收藏 ^x)轉錄 同主題: =)首篇 [)上篇 ])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