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示廣告
隱藏 ✕
※ 本文轉寄自 ptt.cc 更新時間: 2021-07-01 21:28:04
看板 marvel
作者 skyowl (貓頭鷹)
標題
 [創作] 供奉之霜: 承業

時間 Thu Jul  1 14:12:12 2021



未經授權者,不得將文章用於各種商業用途


感謝,檔案總算救回,只少幾千字


















Ψ


塔與蓮,秋意濃。




「大施主、大施主,我要許願,求求您。」




花了歷屆最久時間,那叫「阿承」的少年只剩半條命,失神落魄、氣喘吁吁,還沒站穩便
匍匐在地,瘋狂爬向蓮花池畔,青磚上拖過一道怵目驚心的血痕。





「請說,你有資格。」




清新脫俗的神尼溫柔扶起阿承,他目光渙散,華美的衣飾上沾滿血汙,像一個不小心就會
突然嚥氣,但一聽神允諾許願,男孩如注射了興奮劑,竟如「范進中舉」一般渾身肌肉緊
繃到抽搐,雙手狂拍,狂笑之時怒目圓睜,咬牙切齒。





「我許願,我要黃狗死,死得連渣都不剩,魂飛九天、魂飛九天!」




神尼挑挑眉,對滿腔的怨恨感到有些無奈,她輕輕撫過少年的臉龐,幽幽勸戒,「小朋友
,勸你不要把願望浪費在另一個人身上,尤其是你憎恨的人。」





青筋暴起的阿承盛怒至極,「可是他是個小偷,偷走了門咒還有司主御的心,她該是我媽
媽才對,對,這些年來她都是關心我的,直到黃狗出現,這渾蛋到處傷害門徒,在全境搞
破壞還不斷散播關於您的謠言,就是這個王八烏龜。讓主御每天為他心煩意亂,再也不像
以前那樣對我笑,都是他害的,我恨他……」





雙眼淌下淚水,這在總店長大與冰清門同齡的孤兒第一次因憤怒而哭泣。




「竟然你說他偷,好吧,姊姊偷偷告訴你,真正的討厭不是恨,是遺忘。」




阿承霎時恍然大悟,喜極而泣,向神跪下結結巴巴許願。




「那我要、我要司主御忘掉黃、黃狗,忘掉他原來的身份,忘掉他是她的兒子,再也記不
起來哈哈,對都忘記哈哈,再也沒有大人記得劉宇裴是誰……」





塔頂迴盪大笑,大施主接受了供奉,施予恩庇。




2032年,第四屆闈中塔甄試,阿承以14歲之姿,破了獵人最年輕的奪魁紀錄,天才少年這
稱號開始如影隨行,獲滿堂彩時受司主御封「闕」,派任閣上樓著手門咒相關的研究,隨
之再次建立十九世紀「門奴制」供樓主使喚、利用。





阿承還獲得了一場儀式,司主御特地回歸列東方文化遺跡DPI0000006號的老家,親自召開
絕跡多年典禮,一扇裝有鏽蝕鐮刀的日式拉門重出江湖,捕抓一頭道派象徵吉祥的野鶴,
綁住禽類又細又長的頸,在鶴不斷顫抖時狠拉刀門。





濁血潑灑,阿承過閂。




那一晚少年夢到大闊堂那一扇巨型石門,高聳入雲。ꀊ



門咒・越閾




當門神剩最後一人時,尊稱無雙門神,所有門咒將全數解封,亦包含授予血族身份的閾,
無雙門神不得再弒親,其任務是繁榮新一輪族人,贖一將功臣萬骨之罪,過去是門守仁,
如今是司瑜。黃狗逼迫之下,得有新的門族人來接受挑戰,門家輪迴終究要重啟,她只能
坦然接受,從此阿承擁有了一個嶄新名字。





「以後你姓門,叫門承業。」
























Ψ

地下道,黃昏。




嗶!




大方的林碧霜刷好髒髒的code,捐錢給橫躺在藍白塑膠防水布上那骨瘦如柴的老街友,老
街友滿臉白鬚,全盲還少一條手臂,身上盡是燒燙傷粉紅烙印,看起來怪可憐,其實就算
不可憐,助人為志的她也是義不容辭,順道留下罐頭。





「老阿公,都幫你割開了,今晚加菜唷。」




逃亡四人組越過處處積水地下道,小小捆碎碎念的老管理員在前,黃狗與龍騎殿後,他忍
不住呵呵,「你是不是平常都扶老奶奶過馬路,幫老爺爺拉回收?」





還真的是。




「關你屁事,你不是說要讓我看冰清門的真相,現在這是要去哪?」




「怕了?不敢去說一聲。」




黃狗領三人離開「銜接」用的秘道,湧入眼前的是一整片山中老社區,社區群隱隱蜇伏落
日餘暉之中,染上暮色的連棟房屋全黑矇矇一片,好似烤肉用木炭堆積山巒中,舉目所及
有涼亭、長椅與電杆等等現代化的設施,但看得出來荒廢很久,皆覆厚厚塵埃,連一個鬼
影子都沒有,林碧霜自然從沒有來過這裡。





「誰怕誰?走!」




黃狗忽蹲地上燒起黃紙片,手裡刷金銀的紙片俐落翻捲起,層層相疊,點火投入漆紅鐵桶
焚,這是門規規定的「禁忌」行為,幾天前龍騎任闖衛隊還抓捕好些個,但現在轉眼成為
逃犯,在眼前發生還是格外刺激,讓人不禁出言挑釁。





「就這樣,燒個紙就很屌?」




「你敢來廟裡拜?」黃狗問。




「拜拜?,那是要幹嘛?」




廟,是舊修界信仰據點,「陰陽獨立份子蛇鼠一窩」,蔑稱「獨窩」,獨窩裡假奉神明實
則榨取不義財、魚肉鄉里、綁樁選舉、騙財騙色、毒品濫用、幫派暴力、戕害未成年人等
惡行打掩護。獨窩對紅衣邪鬼氾濫、強吸精氣、食人為樂視而不見、袖手旁觀,那就是20
18年以前的黑暗時代,一個沒有公理、正義、自由與平等的腐敗沉淪、令人作嘔之年,凡
有生活過那樣的舊修界,就會曉得該感謝、讚揚司主御的貢獻,如今太平盛世廿年,正是
冰清門180間店之功。





人人曉得。




「奇怪,如果這些宮廟寺院是罪惡腐敗的象徵,那為何這二十年來文化遺址不增反減,數
量突破一萬三千,成長超過50%,這麼爛一直蓋要幹什麼呢?」





「觀光、扶弱。」林碧霜下意識講出受訓時所學,「組織運轉總是需要錢。」




「分贓、搾取。」黃狗不屑,「為什麼全境都得照天門的規矩玩才行啊?」




瞇眼一覷,老建築群如死去多年的恐龍化石那樣規模震撼,卻只是一架死物。最後半疊黃
紙狠砸進桶,火星點點,很快燃燒殆盡後成一蓬蓬黑灰色積桶底。





成餘燼。




「喀!」一聲金桶瓦解,鐵片破碎一地,成塊塊餅乾大小的紅鐵渣完美地湮滅了證據後,
地上片片餘燼反像是某一種鑰匙,觸動了柏油路上的機關,地板緩緩浮現出一條藍紫色的
裂縫,裂縫吸光了裊裊輕煙,悄然無聲滑動開門咒口。





「不想死就下去。」黃狗恢復冷靜,「但記好,下去之後更是求死不能。」




林碧霜與何宜靈互看一眼,前者有點心悸,問,「餘燼,真正存在的嗎?」




餘燼,最神祕的地下反叛組織,那怕闖衛隊員也只有零碎知識,一知半解,只曉得許多破
壞活動都由他們策劃,包含最嚴重的2028年飛殭大空襲,餘燼的成員、據點與活動範圍都
是最高機密,隊員只要曉得--餘燼最大的特色就是焚燒金紙、投擲所謂的「筊」、還有
拿線香私自供奉神明,最惡劣的是,餘燼份子時常大範圍宣揚「陰陽分離主義」,還有所
有惡意攻訐天門的謠言都由其散布。





「啊啊!不能去,不能跟黃狗走,不能聽他的,他在造謠、不能聽他的……」




忽然醒轉來的老管理員不停尖叫嘶吼,像眼前打開的是地獄之門。




白煙旋即散去,闖衛隊員消失,隨著通緝犯下到了焚燒後的地獄。




三加一位逃犯離開地下道不久,一輛刷白漆貌似送物流的大貨車緩緩駛過,一身紅的男人
跳下車,迅速在在老街友碗裡擲下一枚錢幣,叮咚叮咚響個不停,嗣後頭也不回。揚長而
去,就只是來施捨一下,他的貨車上刷有幾個黑體大字「東方特快車」,眼盲老丐匆忙抓
起硬幣,又摸又摳,發現硬幣中間竟破洞。





「呵呵,光天化日,別欺侮叫化子呀。」




一對盲眼瞥向消逝山頭後的太陽,老丐知道征戰又將來臨。




餘燼如果不復燃,只有熄滅。






穿過流動廁所、地下道跟金桶共三道密門,好不容易抵達黃狗秘密巢穴。




「這什麼鬼地方?」




林碧霜忍不住哀嚎,就只是棟殘破不堪的矮房,在剛才廢棄的社區內,雖然說有人居的痕
跡,但沒有一件家具擺設,以任何正常標準來看這裡都跟垃圾堆差不多,街友來住會嫌太
過簡陋,連一張床板或軟墊都沒有,而這死通緝犯也沒有要多解釋的意思,慵懶地滾到角
落,繼續燒起火盆以煙驅蠱毒,看起隨身攜帶的螢幕,冷光掃過,繼續看《探險活寶》裡
的阿寶、老皮跟嗶莫拯救世界。





「還有八個小時,蜥蜴人林碧霜,敢不敢保我到蠱驅完,敢嗎?」




林碧霜翻白眼,「你先告訴我,如果冰清八門都涉案,你想如何?」




「阿霜,不可聽信陰獨份子,他在欺騙你,可惡的黃狗有種殺了老太婆。」




被何宜靈固定的老管理員終於聽不下去,老驥伏櫪跳腳向黃狗破口大罵:




「一群忘恩負義的傢伙,沒有司主御,沒有她老人家光復全境蕩盡妖厲,你們這些造謠渾
蛋連命都沒,早通通給赤傘魔抓『土地廟』下哭泣,給紅衣鬼吸光精氣,五臟六腑吃乾抹
淨,剩指頭送姑婆當花生米,還留你這一張臭嘴今天散布假消息,明天搞通敵?跟陰謀不
軌分裂份子一個鼻子出氣,懷念當華家狗、喜歡做樂園菜,慢走不送,該上哪你上哪去,
別浪費我主御天門的大恩庇。」





本來話都講不清楚,平常支支吾吾,一副癡呆樣的老阿嬤忽然嘴都溜起來,像不知道練習
過多久,一串機關槍似的倒背如流毫無障礙,實在讓人嘖嘖稱奇。





「讚,老阿嬤,還懂押韻。」黃狗聽罷哈哈大笑,咬了一口巧克力,「蜥蜴人,這就是你
要救的可憐人,現在後悔有點遲。雖然說,人變成這樣確實可憐。」





老阿嬤一瘸一拐蹭到房間邊角,怒氣沖沖。




沉默良久的龍騎忽然抬頭輕問:「阿婆,你說的土地廟,是文化遺址一種吧?」




「呸!」老人怒吐一口濃痰,「什麼文化遺址,那是赤傘魔王囚菜人的基地,是妖魔的冰
箱,黑暗年代永遠的噩夢,多少無辜的可憐人被紅衣鬼偷臉後,就綁走送到下頭受百般凌
辱後大卸八塊,除冰清門,正道無人敢管,那就是你們懷念的舊修界,那時候人吃人、鬼
吃人、妖魔也吃人,無知少年郎快醒醒……」





黃狗忽截口,「對,冰清門攻陷了樂園土地廟然後就是『一一六七』嘛!」




老奶奶像誤觸高壓電,如風中殘燭的身子彈了起來,嘴角抽搐扭曲,看看黃狗、望望林碧
霜,十幾秒才擠出狂笑,「荒唐,太荒唐,竟然真有人相信那種謊言,最惡劣的白賊,講
一一六七的人該下拔舌地獄一萬年,最惡毒的謠言。」





老人上氣不接下氣,黃狗續問,「那您說說,那年一月一號發生了什麼事?」




「2018年,冰清門攻打樂園,光復戰役,孤軍奮戰,連戰皆捷。」




「是誰打下土地廟,有魔化上人看守呢。」




「由司主御策畫,孫左御前線奮勇殺敵。」




「攻下土地廟後,一堆菜人跑到哪去了?」




「廢話,當然是通通被主御給救出來。」老太婆不屈不撓,開始跳針,「一群忘恩負義的
傢伙,沒有司主御,沒有她老人家光復全境,蕩盡妖厲咳咳咳……」





林碧霜攙扶彎腰狂咳、臉色脹成醬紅的老人,她使勁推開叛徒卻扳不過高大的騎龍女孩,
瘦弱的老婦嘴巴念念有詞,像有無盡恨意,「為什麼要信謠言,為什麼不等大闊堂公布,
謊言、白賊、騙肖還在造謠一一六七,你們這些餘燼沒好下場,跟陰陽融合歷史發展背道
而馳的,下輩子閱覽室過,囂張沒落魄久。」





林碧霜沒有聽過一一六七,似乎是跟光復戰爭有關的事?還是醜聞?也許該找個時機問問
火哥或歷史狂老弟,如果還有機會的話,不過還有機會嗎……?





還能回到以前的生活嗎?




她忽然好想洗個熱水澡。




「你們完蛋了,到『巨』那去上課,多念點書受終身教育。」




巨,2024年闈中塔封頂者,獲賜「巨之獵人」,聽說那年寶塔差點被他夷為平地,正因此
只鎮守閱覽室,任十三年室長,是很多修者一生都不想碰的怪物。





「哈哈,不用去你會先完蛋了阿嬤,你知不知……這裡是哪裡?」




黃狗像變魔術一樣,嗖一聲從龜裂發黑的牆縫裡拉出一面皺巴巴的的三色旗,白、藍、紅
,老管理員一看登時像心臟病發,喉頭呱呱響卻發不出一點聲,趕緊矇上眼,像一條蛇蜷
曲躲在牆角瑟瑟發抖,再也不敢吭一聲或多看人一眼。





「那是陽獨三火旗,怎麼會在這?」




「因為這裡是華園。」煙霧迷漫中的黃狗,淡淡說,「真正的遺跡所在。」




「哇,這麼有心,把我們全帶來靈疫感染區,是怕我們死得不夠快嗎?」




「最危險的地方最安全。」黃狗笑得高深莫測,換來林碧霜第N個白眼。




揀了一個還算乾淨的房間,好險廢墟一片,老鼠跟蟑螂也沒興趣,不然真的會精神崩潰,
逃脫追殺到快虛脫的林碧霜跟何宜靈很快睡去。排定三個小時輪一人守夜,黃狗跟阿婆辯
論完精神正好,扛第一班,接下來依序是龍騎跟小小。





「喂,老阿嬤,那個又十年後的元旦,登天宮的六十七人又去了哪呢?」




無人再應,入夜,華園一片死寂,沒點聲響,如此空曠山澗中竟連一絲風吹都無,這被闇
死病肆虐滅絕地好似進入了火葬場,最後只餘風化成粉末的殘骸。





小小沉默不語。21:22。






Ψ

林碧霜在黑暗中醒來,感覺睡不到20分鐘,逃亡這段日子都這樣。




好懷念以前中規中矩的夜間值勤,還回得去嗎?




剛輪後半夜的何宜靈轉過頭來,靈動的眼眸在漆黑中格外閃亮,剝蝕的黑壁上搭起五行咒
,火生土、土生金,大灶鎗成了爐灶,宛若西式壁爐下熱氣奔騰,正熬煮熱可可還有一顆
顆雞蛋,滾水啵啵下甜膩香四溢,溫暖了冷冽的斗室。





「作惡夢了?」




起身倒了一杯熱可可輕啜,「嗯,老噩夢了,小時候很怕,現在好很多,昨天跟你說過的
啊,天上有七顆眼睛,我家人還有滿街路人都被替換成怪物的夢。」





曾經,小碧霜以為家是由爸爸、媽媽還有弟弟組成,直到某天才曉得,原來她從小喊到大
的馬麻,那位總戴口罩與墨鏡的瞎眼女人,愛煮苦瓜跟茄子懲罰小孩,把「所有秘密都隱
藏在歷史文獻之中。」掛嘴邊的女人,並不總是馬麻。





何宜靈沒在聽,她直勾勾盯著牆上,嘴裡忽然碎念一串莫名其妙的古文。




「西北海之外,赤水之北,有章尾山。有神,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其瞑乃晦,其視
乃明,不食、不寢、不息,風雨是謁。是燭九陰,是燭龍。」





「你在說什麼?」林碧霜迷迷糊糊,「喂,你還好吧?是不是哪裡有傷。」




小小搖搖頭,翻動龜裂白蛋,不曉得為何突然想煮蛋當消夜,可能因為罐頭都給了老丐,
「我又夢到戴有線耳機的女人,聽王傑老歌的阿姨嘴邊有一顆痣,靠在寫字的大石頭上,
她說,小小的時間快要到了,但比想像得還要久很多。」





「啥鬼?你別想太多吧。有學姊在,你怕什麼。」




用大灶鎗逃出獵人追殺後的小小變得很安靜,沉默連連,失去了之前百科全書的架式,讓
人有點擔心。不過要說擔心,何宜靈身上驚人的一點傷都沒有,成功迴避攻擊,跟遍體鱗
傷的黃狗還有自己比起來,好得多,真的是即戰力啊!





「對了,那阿姨身邊還有一些像僕人的,其中一位豐滿的女僕對我說:『我是小悠姊,這
個村子很大,隨時都可以來玩,玩累了就直接醒來,沒關係。』,夢裡的我就這樣在村子
裡轉來轉去,但記不得自己做過些什麼,是不是很奇怪?」





林碧霜不明就裡,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她的噩夢肇因於孫韻的欺騙,也是她痛恨墨繪人
原因。可小小這些噩夢就讓人不明白,難道王傑給過她什麼傷害?





「我去買點罐頭吧。」




林碧霜直覺給她吃點喜歡的就會好轉。




「你顧一下黃狗跟阿婆,別讓人靠近屋子,我去去就回。」,其實一挺大灶鎗要守住一棟
房子綽綽有餘,林碧霜甚至覺得,何宜靈在鬥法上的天賦甚至勝過自己,但是這又解釋不
通,如此強大的修為怎麼可能在闈中塔第二層就被淘汰。





「碧霜學姊,小心點。」




「安啦。」回望一眼,小小嚴肅的臉蛋浮上陰影,隱隱有一股不祥之感。




希望只是多想了。




凌晨三點半,萬籟俱寂。




估了用霸下轉到山腳下的超商要半小時,太慢,她直接畫好雙頭虎,也好壓低音量,大貓
總是比飛碟安靜些,坐上高聳的虎背,更清楚看見這個荒廢多年的華園,曾經權傾陰陽界
中心的風光不再,此刻斷垣殘壁盡是烏黑,到處塗滿炭的洗禮,遭逢自爆祝融劫難,曾經
拜火的家族最後盡然葬身火窟,格外諷刺。





嗚……




大貓不能吼,躡手躡腳載著林碧霜奔下山,在經歷無所不在監控後得小心翼翼,專挑樹蔭
、小徑與林深處跑,就怕哪裡不知道會突然多出一座文化遺跡,雖然黃狗說會挑這裡當據
點,就是因為華園廢棄多年,無人在監控之緣故。





那些邪教份子說的陰陽界末日,萬靈滅絕,會不會就是這個樣子?




穿梭於狀似末日的華園遺跡裡,一股強烈的不安湧上龍騎的心頭。




闇死病會滅絕陰陽界嗎?




「小霜!」




兀自沉思,倏忽一個急轉彎處,一襲白衣白褲的男人像要搭便車對她猛搖手,少有幾盞路
燈上工的棧道,那一道白影格外札眼,像割開空間的一把刀,林碧霜定神一看,只見濃眉
大眼,體格雄偉,腰紮黑帶的男人,就矗立在路中央。





是林大方。




林碧霜一咬牙,手中金鞭狠狠一抽,衝刺的雙頭虎低吼兩聲猛然就輾過了林大方,不,只
是某個假扮她爸的渾蛋,不管何方妖孽打爆就對了。從兒時那一次「噩夢」後,她發誓不
會再錯認人,畫龍咒專精的她花很多時間在「麒麟」上頭,將之繪成鎧甲長年於鬥法時裝
備身上,記住那個味道、記住那個感覺,十年下來,她有自信一嗅就曉得眼前是人是墨,
當然,絕對不會連爸爸都認錯!





橋霆碧霜這對龍鳳胎出生沒多久,深闇來襲,北境軍覆滅,孫左御奉旨作戰。




「媽咪在門外作戰,那裡有一種很恐怖的傳染病會讓人發瘋,每次申請回家前後都至少要
三個月才能搞定,所以囉,她不希望小霜跟小霆太想念她啊……」





爸爸還幫她說話,騙子。爸爸再也回不家也是她害的,都是探望她時染病的。




「你是誰?」




跆拳道服的假扮者騰空躍起五米,一手「乘風咒」恰到好處,剛好踩上林碧霜頭頂死角,
隨之五道炫芒閃耀,登時間虎腳旁的泥地碎成砂礫,「唰唰!」刺出一截又一截鐵鏈,倒
鉤鐵鏈很快接成一片鐵網,像撈魚般捕抓龍騎,同時網中散出大量抽來的地下水,水珠散
成漫天白霧完全遮蔽了騎士的視線命懸一線。





土咒.燼流砂

金咒.砂掏金

水咒.幽雲冥霧




「這型號……」




雖然詫異但沒失去冷靜,登時捨棄將被鐵網捕捉的老虎,嗡嗡響鳴下碟型烏龜半空接力,
林碧霜拉拔到更高點,此刻能俯瞰整座華園,可下一秒漫天大霧中閃一明一滅,飄散大量
帶鋸齒的落葉,嗄嗄聲不絕於耳,連番破風聲揚起,霸下身中數刀墨汁流洩如雨,龍獸低
鳴慘嗥,搖搖晃晃幾近墜毀,更慘的是漫天飛舞的葉片開始一枚枚著火,燃燒在夜空圈圈
點點爆裂,如同跨年釋放煙花的絢麗,,短短幾秒內就將龍騎吞噬殆盡,沖天濃煙下火球
一顆顆殞落,火焰再燒裂砂塵,形成一個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的完
美循環。




木咒.刃葉

火咒.群閃焰

五行咒.五五循環陣



「這樣就想幹掉你奶奶,還早得很!」




林碧霜更不甘示弱,緊急畫上白獅盔防禦頭部,緊接繪出一身碧綠暗沉的重裝鎧甲,鎧甲
密不透風,一對對犄角聳立若中世紀的西洋武士,抵禦鋒利如刃的葉片斬擊,同時她背後
張開一對斑斕的猛禽大翼,夜色點綴上熠熠金羽飄散,如傳說中鳳凰的雙翅一拍,呼嘯之
間「嘩!」地破開漫天火海,一飛沖天。





畫龍咒.狻狔戰盔

畫龍咒.麒麟重甲

畫龍咒.嘲風天翼




嘲風,九子之一,雖為龍種,平生好險,一如龍騎以助人為志,從不畏險。




她不恐懼危險,更不會敗於此,因為正義還沒敗。




還不能敗。




「是DD-08型吧,聽說只能在深闇展出的終極墨繪,為了抓我下血本呢。」




雖口出狂語,但盤旋夜空的飛天龍騎依然對扮成爸爸、一人使「五五循環咒」的墨人倍感
訝異,簡直神蹟,一般人身體絕撐不住這麼多互相駁雜、相剋的元素在體內亂竄,幾秒內
就會把人搞廢,但它們只是墨汁跟兩扇門循環,沒五臟六腑、也不會七竅流血,不然再精
通五行的修士三個combo就是極限,過去夜狼特勤得動用25人方可啟,如今08型一人足矣
,這是咒術研究史上的突破。





因此,閣上樓才被修界認為掌控了未來,是讖緯出當今的燒餅歌與推背圖。




「出來吧,阿承,別躲了,我知道你在,只有你有權限把08型弄來門內。」




嘩啦拍打金翼,居高臨下的林碧霜呼喊老友名,底下墨繪人恢復待機一動不動,五行轉瞬
退去。之前就聽說08型很難察覺是墨人,今天總算見識到,不戴墨鏡、口罩與竹籠,雙眼
沒墨汁溢出的它們在深闇屢屢立大功,是最好的殺戮畫作,殺不死、能再生,用五行咒與
鐵槍就足夠。不過,還是沒改變童乩都能起駕,他們不行的窘境,分辨墨人最好辦法是看
能否「連結」神靈,如果連被託夢都沒法一下就能分辨。當然,多相處兩天也會發現它們
沒有記憶,不管短期還長期,每到日夜交替即重置,它們「人生」只有一天,還是沒有「
靈魂」。ꀊ




嘶嘶嘶嘶嘶嘶嘶嘶!




忽然一陣蟲鳴怪聲,天空與大地轉眼刷上一層亮光如白晝,白光噴濺一曲河流淹沒整個華
園,廢墟抹殺殆盡,但轉眼又如拼圖快速重組恢復成原樣,業已進入另一個空間,林碧霜
知道眼前這是城郭大型結界,神仙們居住的正宗門咒:





門咒.空閬




「霜,好久不見,還真是小別勝新婚。別怕,我來救你了。」




「阿承,你真窮追不捨,能死纏爛打到被通緝也追來,嘖嘖。」




重逢故人心情倍感複雜,眼前的男人輪廓深邃帶著一股剽悍,梳時下最流行的後推紮馬尾
,飽滿的額展露鋼鐵般的霸道,他雙眸大又亮,炯炯有神,鼻樑挺又高,塗上亮紫紅的唇
吐露出滿是自信與張狂,年紀尚輕蓄一搓山羊鬍,右臂繫紅緞帶,負碩大桃木劍更襯浩然
,比起陰森的卍、還有陰柔的雷更有正氣。





闕之獵人,門承業。




闕說,「那當然,你還沒有答應嫁給我那一天,你到天涯海角我都會追!」




林碧霜笑得很無奈,「如果你也要一起被通緝,很歡迎啊,來,一起走。」




門承業以前不叫門承業。




林碧霜從小叫他「阿承」,姓什麼、叫什麼沒人曉得,他是在冰清門總店裡長大的孤兒,
長林碧霜、林橋霆一、兩歲,很長一段時間裡孩子們玩得很近很親,能待總店的孩子本來
不多,自然而然混到一起,那真是最美好的一段時光。





直到2032年改名後,很多大人私底下打趣:「承襲事業,有門咒又封闕,會不會是主御在
立儲?」,門承業有天將登闕成神,登基二代主御的傳聞不脛而走。





闕,宮殿之門。




「林碧霜,我長大一定會娶妳,妳等我。」阿承這一句從小講到大。




門承業年紀雖輕但有他恃才傲物的資本,當年一派任閣上樓停滯多年DD-05型很快獲升級
,量產出「鬥法款」06型,04、05型就此撤展,闕之獵人風光無限,大家本來以為16歲少
年已改變歷史,誰知道兩年後再推08型震驚陰陽。





「以後霜接班龍中學,我掌天門,一個更好的陰陽界就看我倆發揮了!」




「你少噁,我現在只是通緝犯,你來幹嘛?」面對故人,龍騎有點期待。




雖然,阿承這幾年變了,越來越聽不懂人話,聽說科學家都這樣子,如現在高坐飛闆上的
馬尾男興致勃勃,狂熱介紹大方臉08型,「你看,霜,他們是真人,要不了多久就能取代
店長甚至幹部,以後除了你我,所有人能被取代!」





08型能以高階畫龍咒「擬」繪真出各種臉龐,可以在控制後台下令時去捕捉任何他人容貌
、各式各樣外型加以仿效,並有效繪出「皮套」附著於表面,不論要扮成真人、紅衣鬼還
是妖魔都行,能有效滲透或偽裝,一如鄭澤生總穿頑皮豹,與血姬能變出一雙假腳,用擬
的墨人效率與功能都更勝過竊面的胭脂襟。





龍門循環取代一切,那統御者自然是最精門咒跟畫龍咒者,雙宿雙飛。




「等有能『記住我是誰』兩天的墨人,再來跟我吹牛吧。」龍騎不以為然。她曉得「龍族
」不會降魂人間,姊弟去過極南供奉老族長,龍族只借魄給墨繪。





相對,龍族也不要你的魂,只要血。




「不要說太早,霜,閣上樓比你想的厲害,相信我,墨人是新時代的答案。」,門承業意
味深長,伸出厚實手掌,像大方的手,誠懇說:「我需要你,有門、有龍,才有最好的龍
門循環,回來,霜,我幫你跟主御說情,所以,回來吧。」





閒話家常結束了。




林碧霜冷然相譏,「A級敕令都發下來了,你難道能收回它嗎?」




「當然能,她是我媽,會聽我的,只要我想,媽一定會放過你。」




統一後,無數修士都想當司主御的兒子,但只有門承業成功了。




「霜,這是最後的機會了,你要不要嫁給我可以晚點討論,但現在你得要回頭了,就是現
在,你肯跟我回去,我保證,媽媽會赦免你跟……那小小跟班。」





林碧霜雙眼冒火,染黑的拳心捏得死緊,揭開所有黑暗面的憤怒一股腦傾瀉。




「臭皮囊是七號店負責集散,但七號店也只是晃子,大量購買精氣罐、酸白菜這些私貨的
單位遍布全境,也包含,」龍騎面如寒霜,「閣樓、闈塔、闇廳、閱覽都是大客戶,這筆
大生意就由閭書記來一一統籌,大家分贓這些貨與錢。」





闕一臉不耐,「很多咒術研究都需要……實驗品,實驗品不好獲得,得經特殊管道,如果
沒有犧牲,咒術開發早就停滯,如果沒突破,我們早被深闇攻陷。」





「所以你承認了,好,答應我,你會要司主御嚴辦,我就跟你回去。」




闕蹙眉,一臉你真不懂事啊小朋友,高聲反問,「你要怎麼個嚴辦?」




「徹查八門、地方店跟所有涉買賣私貨的人,一個都不能漏。」




「你太年輕了,阿霜。」,闕失笑,其實他也才十九,一副世故的語氣說,「你這是強人
所難,這件事可以處理,但得私下弄,絕對不能落人口實,你知不知道分離主義者都虎視
眈眈,對、對,就是你同行的那條黃狗,這種敗類就等天門出一點錯,只要一點點就會高
潮七天七夜,還會到處散布謠言,把事實誇大一千倍,過不了幾天就會有人說,司主御每
天吃人肉、喝人血、吸精氣啦!」





「這邊66條人命,只是一點點錯?」




「對,沒錯。」




闕毫不猶豫,他不像卍不懂得是非對錯,也不如雷的偽善而好高騖遠,更不似老管理員搞
不懂是真忘記,還是一直把眼睛遮起來,視而不見,門承業知道這都是錯的,但他全然接
受,語氣激動,「66條人命,跟主御所拯救過的人比起來微不足道,就是一點點,當年光
復大東方就解救了超過60萬人,你說呢!」





年輕的林碧霜不說了,點墨,畫龍。




「霜,你該長大了,長大就得承受抉擇的痛苦,我們只能救某部份人,我希望未來是絕大
部分;得犧牲少部分,不斷努力越小越好。你今天就為這事破壞冰清門穩定,等於把刀遞
給餘燼造謠者,霜,醒醒!你看我媽守護修界多久?」





「那你就拿出誠意,叫你媽嚴……」




「我這樣還不夠有誠意嗎?我偷偷繞過雷跟卍跑來,依他們倆的行事作風,你們根本沒可
能存活,霜,你還不懂嗎,別跟天門作對,這是陰陽唯一規矩。」





天門,不得違逆,他是神的統治機器。




林碧霜撇過臉,門承業眼中有著誠懇與關心,她知道阿承真正在乎自己。現在能無害、無
痛回歸冰清門的方法,也只有他跟主御求情,才有一絲可能,不然等待自己的就只有某一
個雨夜,被獵人或是墨繪人當場擊斃在路邊肚破腸流。





該回家了。




但,那66具臭皮囊,跟成百上千弄成酸白菜的受害者呢?




誰幫他們伸冤?




「沒有可能,如果不嚴辦所有參與買賣的人,包含你,我就自己來處理。」




如果只選擇自己得救,那就是不是龍騎,就不會立志成正義的助人修士。




「我發誓,會抓出所有門裡的敗類,包含你。」




老朋友臉色一沉,「那抱歉了,霜,會很痛,但我還是會救你回家的。」




倏然空閬白光盡數退去,飛天鳳凰跟城郭降落剎那,一道鮮黃色身影從燒灼的泥地中蹦出
,好像一隻地鼠,勢如閃電向門承業抓去,巫毒驅盡,黃狗復活。





唰!




飛闆一振,黃狗抓了個空,門承業見到這通緝殺人犯自投羅網,忍不住長嘯:




「小賤狗,遇到門家正宗傳人,你他媽好運要用完了!」




「喔喔喔馬頭,你來得正好,老皮我正缺個盾來鎔鎔。」




霎時一道紫黑閃電掃過天邊,隆隆作響間,一頭有翼蛇魔比閃電更快掠過夜空盤旋於逃犯
們頭頂;另一邊矮房屋中窸窣窸窣碎動聲不止,看那一條比椰子樹幹還粗的節肢百足悍然
輾過,殘牆破壁如積木被一一推倒,黝黑發亮的昆蟲外殼在夜中更散發危險氣息,上百根
金剛杵叮叮噹噹如敲打下一聲聲的喪鐘。





「唉唷,真的躲在這裡,門太子,你真是很不講義氣。」雷抵達。




「施主想一個人獨攬所有功勞也不是這樣,阿彌陀佛。」卍殺至。




「哼,我只不過先來把小賤狗的門咒給掐斷,確定能來甕中捉鱉。」




到此,整個華園都在城郭結界圈套之內,再也沒有人能逃走,差一階的大盾再無作用。高
傲的闕手一擺,半空三片門板組三角狀高速迴旋,陣陣刺耳的切風聲如龍捲過境,宛若一
把殺人電扇向黃狗斬去,眼見當場就要將之攔腰斬斷,但睨著黃狗一臉不在意嘻皮笑臉,
跟林碧霜站在一起,門承業不禁怒火中燒。





「下地獄,你這門咒小偷!」




門咒.三重天闕




「學姊,這邊來!」




三片天閂高速旋轉,嗡嗡躁鳴,躲在街尾透天厝二樓的小小架好大灶鎗高喊。吟雷,敲鐘
,風聲,還有遠處駕馬的不死騎士趕來的噠噠噠響。絕望罩頂,林碧霜知道再也沒法回頭
了,想要抓出門中所有敗類,就得扛住天門麾下源源不絕的大神通者鎮壓,老實說連一分
鐘都很難活下,這就是十七歲女孩的未來。





但那又如何呢?




長刀閃,雙虎嘯,金鞭揚,重鎧裝,鳳凰振翅,俯首下頭正準備再啟循環咒的墨繪08,還
頂著林大方的臉仰頭與之對望,龍騎女勾勒出一抹絕望的笑容。





「爸,你的理想,通通交給我吧!」




林碧霜也許能實踐正義,但再也不是正道。




04:14,夜將邁入最深。




沒有回頭路了。





























大家好,這裡是懷念內用火鍋的skyowl

進入中盤戰,進度時常落後於大綱

重架設新世界觀真難,以後不亂嘴別人的作品了(x 懺悔

希望長度不會給你們壓力

是說外帶哪一家火鍋好吃啊QQ?

(不是打廣告,建議建議





--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30.47.217 (臺灣)
※ 文章代碼(AID): #1WtLo-nY (marvel)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625119934.A.C62.html
likolp: 推!1F 07/01 14:13
likolp: 首推耶耶耶
mitch1046: 推!3F 07/01 14:23
Xperia: 青花驕4F 07/01 14:23
tinyuniversy: 推5F 07/01 14:31
hoyo: 推6F 07/01 14:32
dvd0314: 推7F 07/01 14:32
lovensr: 先推8F 07/01 14:46
wert: 推9F 07/01 15:04
a1331021: 推10F 07/01 15:14
cocokobe: 岳熔也開天眼了?11F 07/01 15:18
onizukayukio: 太精彩了!!12F 07/01 15:18
loveyukiho: 推13F 07/01 15:25
paracase: 推啊14F 07/01 15:27
TRosenthal: 推15F 07/01 15:31
abz123456789: 前15推耶感動16F 07/01 15:33
upsky: 小悠是跟橋霆偷情的『年輕』研究生嗎17F 07/01 15:38
Kuromi0929: 有杰哥梗XD18F 07/01 16:00
w87778566: 先推再看!19F 07/01 16:00
angelicmiss: 先推再看20F 07/01 16:02
w87778566: 大施主根本探險活寶的許願神xDDD還有給提示的xD21F 07/01 16:04
a1372213822: 未看先推22F 07/01 16:34
LaAc: 「那為何這二十年來文化遺址不增反減」不減反增ㄅ23F 07/01 16:35
ren1072: 推推!水好深啊!24F 07/01 16:52
fishstay: 推25F 07/01 16:59
ARCXU: 供奉!26F 07/01 17:01
a1372213822: 岳熔要出手阻止卍了嗎27F 07/01 17:47
gskymo: 真心說,外帶火鍋就是比內用差一味28F 07/01 17:53
xd070308: 推29F 07/01 18:00
ricky77525: 推30F 07/01 18:18
upsky: 掛嘴邊的女人,並不總是馬麻--這句話看不太懂31F 07/01 18:40
QQ741Q159: 讚讚讚32F 07/01 19:33
finhisky: 獨窩 180/10 ?!33F 07/01 20:02
herokado: 推推 讚啦34F 07/01 20:15
silverice: 先推再看啦35F 07/01 20:22
mypumpky: 供奉推推36F 07/01 20:24
anonymous: 推啊!!!!!37F 07/01 20:46
winterherz: 先推再讀是供奉傳統38F 07/01 21:23

--
※ 看板: Marvel 文章推薦值: 0 目前人氣: 0 累積人氣: 16 
分享網址:
r)回覆 e)編輯 d)刪除 M)不收藏 ^x)轉錄 同主題: =)首篇 [)上篇 ])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