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示廣告
隱藏 ✕
※ 本文轉寄自 ptt.cc 更新時間: 2021-07-22 15:21:04
看板 marvel
作者 skyowl (貓頭鷹)
標題
 [創作] 供奉之霜: 臥底

時間 Thu Jul 22 13:58:26 2021



未經授權者,不得將文章用於各種商業用途

























Ψ

侯浩平記得阿芳說:她7歲時父親在海邊溺斃,原來她以為媽祖顯神通,因為再不顯靈下
次她母親會被活活打死,死在某個酒精攝取與力道成正比的夜,而阿芳會被賣到豆干厝跟
她兩個姊姊一樣。直到多年後胭脂主大人才點醒了她:




「什麼狗屁媽祖顯靈,是你阿公鬼魂幹的,你該說媽祖失職才對嘖嘖。」



阿芳父親死了,廟產沒留給寡婦與女兒,都被討債的幹光光。跟在南方的侯浩平比起來阿
芳的生活刻苦又艱困,還沒蹲萬鎮塔之前,他好歹也是大宮廟裡人人寵上天的小寶貝,生
活多采多姿,但阿芳除了生活壓力之外一成不變。




阿芳第一次遠行是師專二年級的自強活動,那一年侯浩平總算報上了,三人都能去,雖這
活動是莘莘學子交新朋友為數不多的管道,一群人少男少女中橫健行六天五夜,多大的吸
引力呢?可對他們三人組來說,這目的就有些多餘了。




媽媽沒說太多,算好錢妥妥放進鐵鉛筆盒,「注意安全,路上小心。」



阿芳沒忘記那是1980年的夏天,在中橫公路上張開雙臂驚呼鬼斧神工的天地山岳,吶喊聲
迴盪谷中,兩個男孩雖然沒編同一梯隊,但也都在同一條路上,在一條路上感覺真好,如
果可以,她好希望跟阿平、阿容走同一條路萬年不變。




侯浩平還記得,38年後紅衣媽祖領樂園殘部逃竄到中橫一帶,門神擁閥咒極致的無形之門
,逃再深山也徒勞無功,終彈盡糧絕,她雙膝跪地朝東方里和村方向重重叩首,「咚、咚
!」聲響徹谷中久久不散,叩謝胭脂主大人三十年的再生之恩,向祂行最隆重道別後,阿
芳要阿平離開,這一條路就走到今天為止了。




「阿平,幫我照顧大洛,謝謝。我的命就到這了。」



明明不再相信「命」的女殭被刀架上脖時這樣喃喃,真是諷刺。阿芳這可憐一生前半受盡
折磨,而後半折磨無數可憐人,侯浩平喜歡過16歲的洛玉芳、同情過家暴生死的董太太、
認同過芳香撲鼻的革命宣揚者、也厭惡過暴斂橫征的紅衣媽祖,最後只剩無奈。盼望往昔
的那一條路能同行,但只留在1980年夏天。




「交給我,路上小心。」



天亮前一霎,罩上薔薇象徵永不放棄陰陽革命的玫瑰花披風,赤仙緩緩自黑暗中步出,平
凡的中年男子臉上滿是疲累、無助還有一點點瘋狂,終於在殺死自己、手刃女兒、對妻子
見死不救後他處決掉最好的朋友,男鬼手上高高舉起虯結的如瀑長髮,妝不會再花,始終
不能流淚的殭屍首級,向冰清門大軍高喊:




「斬紅衣媽祖者,赤仙!」



2018年,冰清門發動統一戰爭,重兵圍困樂園邪鬼殘部於中橫六天五夜。以赤仙投誠告終
,除去惡鬼大洛領不到二十頭鬼仍舊逃亡外,成百上千的紅衣邪鬼一一送入大闊堂受審,
後於閱覽室再教育。樂園崩解,肆虐近百年赤潮終結。




2019年,促統有功,順歷史潮流的赤仙受主御封首位紅桃獵人:「仙」。



2020年,深闇來襲,仙創辦闈中塔就任塔主,負責甄補陰陽修界人才。



























Ψ

大風揚,白霧蔽光。



曙光不振,晨霧反大行其道如紡紗般一縷又縷蔓延殘破不堪的山林棧道,蜈蚣的高聳驅幹
挺立撥霧氣,傲慢的女人嗓音問,「我們多久沒見了,在人間。」




輕盈落地,海天真君一把掃過銀白長鬚,「丁酉年三月後?阿公記憶很掉漆。」



「那時我還沒完成證道,今天會不一樣的。」



「那你下來玩啊,這樣說阿公以大欺小呢。」



卍裂開昆蟲猙厲的口器,「這樣綽綽有餘。」



道袍一攏迷霧旋老人周身成龍捲,「膨風。」



哈哈!



忽然大笑打破了對話,解除請神狀態的岳熔舉劍指天,朗聲道,「天清清、地靈靈,今日
吾餘燼特請真君來此,斬妖除魔、掃平倒行逆施的天門就在今朝。」




瞎眼老丐喊得鏗鏘,儼然一副道家傳人模樣,讓剛才震驚海天真君空中暫停箭矢的闕之獵
人醒過來,直呼噁心,「霜,你看看,看清楚這些是什麼人,紅鬼混殭屍,曾造成生靈塗
炭的陰獨;華家白陽烜天青,以前寧願殺錯,也不放過一頭紅衣鬼的陽獨;以前被華家閹
割的道派,誓言捍衛生靈最後卻墮入邪魔教;你看看這些人、這些鬼,以前全殺得刀刀見
骨,現在通通聯合一起反天門。」




林碧霜不懂。



門承業不屑至極,「你知道哪一些人專做這種事?」



——沒中心思想的人,腦中對供奉與恩庇沒有任何想法的人,為反對而反對,為攻擊而攻
擊,舉凡看天門做事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沆瀣一氣抗議的這種。這種人沒資格鬧,他們不配
反對任何東西。你鬧,可以,請提出好做法,就這麼簡單,但這就高估了這些邪教、陰陽
獨份子,因為除了搞破壞他們什麼都不會。




雖沒修練順風耳,不過大飛耳朵很尖的,聽下面有人提到「供奉-恩庇」體制好想去加入
討論,又見到闕年紀輕輕就如此有想法,更是心癢難耐,不過瞄了一眼小猴子嘴裡的菸,
只能作罷,緊盯眼前合神羅蠍的蜈蚣精,倏忽眼前一暗。




「喂誰關燈?」老人啥都看不見了。



門咒· 暗閘



「GET IT!」闕振臂大吼,情勢遽然生變。



闕假意向林碧霜侃侃而談,實則上暗暗抓好方位,一把就將海天真君給關進黑箱中,漂亮
的一招聲東擊西。過去修界不乏碎嘴阿承2032年能掄元,是因貴為「極品青茶」,實際上
他的努力、天分不可限量,再加上司瑜親自訓練所至。不信你看其他奪魁者都是啥,蛇魔
、巨人、殭鬼、蠱妖,只有他區區一介凡人。




這一刻展現價值,向天上總隊長高吼到破音,「打雷,劈死他!」



霹靂一閃,濃霧幽明。



可紫黑色閃電只是凝固天空,看翼蛇妖魔不斷盤旋遲遲不下手,急得門承業跳腳,正要破
口大罵忽發現自己舌頭喊不出聲,不單單舌頭,而是四肢與思維都不再屬於自己,腦中傳
來高傲無比的嗓音,不可違逆,「閉上嘴,給我退下。」




實現願望者來了,這一刻三位獵人的自由意志全數被大施主接管操盤。



蜘蛛絲咒· 鏈結



大施主暗嘆,竟然天真到覺得眼前的神仙會被暗閘抓。大飛不閃也不躲,明顯就是陷阱,
姑且不論兩儀循環隨時能離開,這咒關捕到普通修士你大概就篤定贏了,但遇上大飛恰好
相反,祂擁天眼通關黑箱子不影響其視覺,反倒關祂的你看不到神在幹什麼,一來一往你
反落居劣勢,對付神,目光絕對不能離開。




噹!



闕雙眼翻白、腦門懸絲,毫無感情踢掉腳邊不知道何時滾來的一枚古銅錢。同時暗閘解除
,老人在裡頭悠閒躺下,不慌也不忙,正雙手齊用逕自算著年代。




「好懷念,阿公細囝就被這東西關過,二零三七減一九一七是多少年……」



剛才如天雷打下,闕會立時跟大飛換位置燒成天燈泡;暴露自己雲層中位置的雷則會被六
御狙殺,沒羅蠍緊急用蜘蛛絲咒連線喝止,闕跟雷都已經掛了,這是下界修者沒法想像的
,獵人雖萬中選一但要壓制千錘百鍊的神仙還是太勉強,不由大施主親自操控,三位獵人
鐵定跟鹹蛋超人裡的怪獸一樣,不到三分鐘被收拾。




那可不行呢!



「來吧,大飛老師,沒閒人打擾了。您還不出招嗎?」



蛇魔、城郭與配有羅網循環的蜈蚣妖,連線鏈結完畢。



大飛微微一笑,「趕時間?可以走先—」,話因未落,道袍鼓脹如氣球,老人比箭矢還快
射旋向巨大蜈蚣,像美國超人一樣筆直飛行,高舉單拳,拳頭的指縫裡夾三枚硬幣,祂要
直接把殖入獵人們體內的羅蠍分靈給打出來,簡單明瞭。




轟!



倏忽電光大閃,沁涼霧氣旋即蒸散,紫黑天雷從蜈蚣節肢黑殼上發射,想都想不到卍會用
釋放天雷,不到三米近距離狠劈傻傻往前衝的老人,但當霧氣回溯,該被燒成焦炭的阿公
也杳然無蹤,一看強風呼嘯,彈指間飛天出現在三百米高空,總隊長偌長頸子還來不及回
眸,手夾三枚錢幣的海天真君正拳轟出。




「他媽的剛才亂彈的錢幣竟然還沒落下,一路飛到雷身旁?」



眾人目不暇給,林碧霜還沒有跟上大飛飄忽的身影;黃狗則慢了一秒才發現老人一開始彈
出的錢幣一面羞辱牛頓某定理,一面兩儀循環到雷身後僅一眨眼,要是鬥法的是他們,兩
個人都已各醜一了,在場剩炎魔跟仙之獵人還能跟上。




噠噠噠噠噠噠噠!



哪知正拳甫碰觸,蛇尾意料外飛轉射來大蓬箭簇,全打老人背心死角,正是千手千眼菩薩
,一霎寒芒交織全釘入背脊就要如一塊插花劍山,但看箭頭打折叮咚咚叮咚咚脆響不絕於
耳,黑矢全敲在一圈水藍色屏障上,老人輕笑,拳心敞開三枚銅錢綁成一串後接有四枚,
七星驅魔陣格擋得恰到好處,虛虛實實間大飛又是唰一聲回到剛才原位。第一枚錢幣持續
飛升,大概突破大氣層才甘願。




電光驟內間雙神互換一招,像什麼都沒發生過。



大施主笑,「阿公,你變弱了,比幾年前還慢。」



海天子喔了一聲笑顏不減,天眼所及——闕躲冰山空閬中用雙閃。即使羅蠍能給傀儡發揮
百分百修為,也沒法突破門家本身的封禁,空閬不能蛻變成閥門,閥門專屬門神,自然不
擁「無形之門」,這讓打移動的戰法偏單調必居下風,只能用雙閃兩門彼此相接,記得小
蘭說過最遠可以拉到約半公里,剛測出現在闕也頂多這距離,雙閃讓雷跟卍攻擊交錯出現
,給予大飛近距離施加不確定性。




「才在暖身而已,不要緊張嘛!」



羅蠍以城郭為軸心,蜈蚣追擊游移若虹、蛇魔騰雲駕霧緊咬閃,兩扇水銀色澤的門隱隱開
在兩頭妖魔脊柱,可迅速調換位置的二妖呈犄角之勢,隔空夾海天真君呈125度角,相隔
不超過半公里,保持這位置就很難有足夠時間反制,難猜下一秒門後的是鋒利箭簇還是高
溫閃電,就算是神一時半刻也得被壓制住。




「人家很急呢。」羅蠍說著反話。



大施主非常樂意拉長戰線,沒法親自下界作戰但祂佔有天時和地利,海天真君來人間不可
能超過一炷香,拖時間正中羅蠍下懷,她透過地底下帝君軀殼以絲咒操弄獵人可不用像灰
姑娘一樣得準點回家,雖說這些獵人身體也不能一直承受這麼高強度鬥法,但羅蠍並不太
在意他們死活,打持久戰跟大飛慢慢耗……




把所有情報都釣出來,上百只複眼緊盯海天子,沒有一刻鬆懈。



大飛自然也清楚,瞥了一眼百米外的那一小支兀自焚燒香菸……



白髮紅顏老者輕飄浮空,瞇眼一覷,「老阿公看看什麼狀況哦。」



霧水翻騰如浪,天眼中卍、雷、闕盡收眼底,蛇妖確實有一套,引天雷速度跟準度怕不下
當年海老爹喚的青龍,遠程敵對是麻煩;小城郭水準也堪稱一流,司瑜給了他嚴格的訓練
,高度掌握基礎九門咒,前、後場作戰的協調輔助很棘手,略有小蘭1990年的水準;蜈蚣
妖合神的程度最高,重現羅網循環又配上妖魔本就強韌的身體素質,比起2006年在北車捷
運站遇到的羅蠍業已伯仲之間。




好些枚錢幣以老人為中心飄移,如原子核軌道上的電子,海天子灑脫一笑,風颳過飄逸靈
動的雪白髮尾,倏忽扳起手指頭搖頭晃腦,好像剛學算術的小孩。




「三加一再加一是……」眾人屏氣凝神。



鄭海納、門王玉蘭、復刻板羅蠍都是一代大能,但如果三人各自為政海天真君對付不用費
太大力,麻煩的是現在大施主一根搖桿操控三人,才最令人頭痛。




「五減二再加一是?」今天神仙學算術。



大施主賴以成名的羅網循環,鬼遮、攝魂、不歸路、千手觀音這些咒術本身沒有產生循環
,不像不死循環與龍門循環本具有互補性,而是羅蠍靠自己的天賦與經驗法研究下來,把
幾種最致命的咒透過蜘蛛絲咒鏈結綁在一塊,才一鳴驚人。連結咒與咒、鏈結人與咒,這
是「蜘蛛絲咒」比操控記憶更高階的應用。




「邪神,受死!」



倏忽一抹紅影飛快掠過老人眼前,殺象猙獰的仙之獵人手套精鋼所鑄的仙指,嘶聲狂叫捶
向大飛下顎,來勢如王者泰森的勾拳,神微愣一掃見仙的披風下五枚古銅錢一串,心中暗
讚:「好快,猴死囝仔大有進步喔。」,緊接著老者憑空翻轉,輕鬆閃過勾拳,還反以兩
儀跟仙調換位置,更默契地拿他當掩護出招。




「閃一邊去,麥凍路啦!」驟然起腿,真君一腳就踹飛赤仙。



「天門不滅,主御萬歲!」脫了披風的仙砰一聲遭急墜地面。



上一秒玫瑰披風唰一聲大開如帳篷,正巧蓋住大飛彈出兩枚錢幣,下一秒併攏食指與中指
,其餘三指合攏,劍印一出,一波金光猝陡射向蜈蚣妖,蜈蚣劇烈扭動,每一節都如有靈
魂敏捷閃過炸來的銃殺,此時祂手中無左輪槍,可以神御型威力更勝過去百倍,閃若電掣
的銅錢沒擊中卍但後頭樓房旋即轟然倒塌。




「回家看看吧小蜈蚣,返鄉總有意外收穫,阿公過來人。」



飛濺的大片瓦礫沙塵中紅披風飄揚,兩枚兀自旋轉的錢幣像又要給人猜正反,兩儀高速循
環形成一條真空帶拉住蜈蚣,就在他慢了半拍時,銃殺那一枚硬幣抵達,三枚撞在一塊算
得剛剛好,沒有一點點拖泥帶水大施主也來不及反應。




「可惡!」



羅蠍暗罵,三魂出竅頃刻合神魂盡數散去,一點不留,完美成為大施主載體者轉眼化為一
具空殼,像第一天赤裸來到人世的嬰孩,什麼武裝都沒有,乾癟成一串黑甲殼,竟就像個
嬰孩一樣忽然就嚎啕大哭,百眼直勾勾瞧向遠方炎魔。




——我可以作戰,我可以跟深闇作戰,我不害怕競爭,為什麼不帶我走?



颼颼!



大飛邊飛邊扳手指頭,「一加二等於三。」,劍指再一揚勁道張狂,又一枚銃殺銅錢飛馳
衝向天際的總隊長,距離百米閃躲綽綽有餘,但羅蠍緊盯子彈時大飛嗄一聲先一步移動到
蛇魔與子彈路經間,霹靂天雷全落在大飛道袍衣襬的五枚錢幣上,習慣兩儀高速,忽然用
慢上一大拍的五鬼搬運始料未及,紫電一下被吸收,隆一聲劈打在下頭空閬的大冰山上,
幽界登時軋然崩解,闕狼狽逃出。




「你一生只為實現女媧預言嗎?太空虛了,多充實自己啦。」



雙翅拍動,想操控蛇魔迴避卻太遲了,銃殺精密地割開串好五枚銅錢的紅繩,緊貼海天真
君小腹擦過,猛烈的動力往前拖曳分家的其中兩枚,大飛淺淺一笑,「五減三再加一。」
,破空狂嘯的三枚不偏不倚烙在女媧憎惡萬分的臉龐。




斷開蛛絲,解除控制的雷總隊長尖聲大喊:「就是你們,餘燼就是滅世元凶!」



「唉,你家主人也不會希望你這樣。」老人漠然搖頭,眼神中有同情與失望。



雷本質就是大飛過去的反面,他們受神諭恩惠,但是方式截然不同,大飛即使見七眼蜘蛛
肆虐人間依然不願在2006年對羅蠍——看來最可能繼承蜘蛛——痛下殺手,即使嫌疑再大
也不該制裁還沒犯錯的人,海天子信神諭,更信公義;雷恰好相反,只聞「天門能擋七道
光」,一點黑影就開槍,扛大旗就肆意殺人。




這也是為何——滿天神佛嚴格阻擋神諭廣泛外流,那怕高貴的天上聖母,媽祖在1862年偷
告知世人大地震,也得蹲天牢一百年,更有些神諭看了之後會直接被禁言或發瘋,未來情
報絕不能洩漏。




氣力耗盡的蛇魔折翼,大飛揮揮衣袖,藏一片晨曦的雲彩降落。



咚咚!



一霎間被割斷的另三枚銅錢,咻咻兩聲,機率比被鳥糞淋還低,但冥冥中註定就砸在竄出
空閬的闕頭頂,此即神的計算,跟神打只要一沒盯緊就全盤皆輸。




古銅錢咒.三魂出竅陣

古銅錢咒.五鬼搬運陣

古銅錢咒.六御銃殺陣

古銅錢咒.七星驅魔陣



大施主斷線。



「現在到底打到哪裡了?剛才老阿公呢?」



眼睛早追不上的林碧霜一臉茫然,跟一旁故障無法言語的何宜靈差不多,最後連炎魔都沒
跟上。黃狗冷哼,「大概是到外婆橋了吧,等等我們是不是贏了?」




天眼慈祥地俯瞰反叛軍——岳熔現在修為跟御前仨戰時,勝過自己的華烜騰大概不分軒輊
,任何時代當一方之霸都綽綽有餘,但他年紀要再突破恐怕有心無力還很容易入魔;而孫
家的小朋友跟小黃狗都還太稚嫩,需要更多磨練。大飛的身形逐漸融於迷霧,灼灼目光在
神態僵木的何宜靈身上停駐最久,心中不禁喟嘆,「這……如果成敵人會搞開花的」,淡
淡勾勒一抹笑,神仙乘風暴吶喊:




「少年郎,要加油呀,不管是追尋自由還是感情!」



話音一落,一開始比YA的銅錢咕嚕嚕滾到偷襲闕的三枚旁邊,第一顆上彈飛過女媧又不見
蹤影的那枚「叮咚!」一聲回歸大地,大概是繞行完地球才回來。




三加一再加一。



「天清清、地靈靈,海天真君來顯靈……」



炎魔戲演全套但來不及喊完,加上他、黃狗、龍騎與小小登時消失無影。



神,揮揮手渡過餘燼全滅之劫。



「大飛老師,還能打呢,我降主靈下來繼續!」



忽地蜈蚣再彈起,昆蟲外骨骼喀啦爆響如炮竹。一般合神、靈通都只請一魂分靈,如請兩
魂主靈威力會倍增,但也就很難同時操控他人。絲咒鏈結的數量不是越多越好,羅網循環
最完美的就是五項,再多也不會更厲害;同理,絲操傀儡鬥法也不是單純加減,反像連網
概念,上線人越多你伺服器過載自然變慢。




「不了,好幾天沒去控八控控……阿公腰酸背痛,今天就這樣吧。」



舒捲龍飛於白霧裡,老人搖搖頭,華園浮光掠影以祂為中心高速顛倒旋轉。大飛這趟勉強
有收穫,測試出——沒下凡,遠在靈山的大施主隔一層蜘蛛的神通到什麼程度,可見遠超
現在的岳熔跟侯浩平,綜觀陰陽界,能穩穩戰勝的只有無雙門神。祂還只有操控雷、卍跟
闕,閱覽室最麻煩的獵人還沒加入呢。不過也不到絕望,乘龍御虎的孫校長該能一戰,至
於其他人得多加油了,「這程度」餘燼必須有能力對付,海天真君不能每次危機都下界,
可說之後大決戰前不能再來了,每次都有暴露「臥底」的風險,這次餘燼在還可以混淆視
聽一下…….




但下次呢?終究不是長遠之計。



「你太讓我失望了大飛老師。」



語氣嬌滴滴的羅蠍同樣也在計算大飛,對方真身下凡,能觀察的東西太多、太珍貴,繼續
挑釁的目的很簡單,祂曉得自己只操控卍沒有一點勝算,但想趁這一戰獲得更多情報——
大飛下界極限多久?神通還有哪些?有沒有其他限制?




神跟神之間對壘往往難一次分勝負,尤其下界拚殺,拚得往往是代理人的選擇與能力、信
徒所供奉的後勤、還有最重要的就是「情報」,今天即使輸了讓餘燼逃之夭夭,但大施主
這盤棋其實已搶回先手,接下來十年必然是拉鋸白刃戰。




「上次在孫家樓下要你打不打,現在才打,不要不要。」老人伸個懶腰。



女人柔聲嗲氣,「那時赤傘跟大方都在欸,人家會害羞的,你這老番癲。」



如果大飛比她想得更low,真中陷阱二次召喚就為狙殺卍、闕與雷增進反叛軍優勢,暴露
出召喚者身份就皆大歡喜了,可提前將代理人跟供奉一次清乾淨,不過這樣羅蠍會很傷心
,畢生之敵這麼蠢是很遺憾的,好險大飛沒下這劣手。




神與神,每一手深思熟慮的布局與陷阱,並非只看現在。



「幾歲的人還這麼害羞,好啦阿公累了,有緣再見囉。」



噹一聲,徒剩下一枚銅錢與一抹蜘蛛絲。神明揚長而去。



晨光姍姍來遲,灑滿再次沉睡的華園。




















Ψ

菸屁股被仙之獵人一腳踩扁。



真的要去控八控控的是他,倒地半天才能爬起的仙心中臭罵。



「死老頭真的很雞巴,踢那麼大力幹嘛。」



比起2006年擊潰滅赤上人時,如今師父更仙風道骨,渾身纏靈動輕盈的霧氣,就如《仙道
經》中描繪的「高上清靈美」那樣,平衡天道萬物的仙氣飄飄然。




但侯浩平也有感慨,師父不再像他師父了。



祂是神仙,生靈--人、鬼、妖、精、怪、魔--的一種進階形式,說到底祂們不是生靈
了,以侯浩平的角度來看師父沒有了「人性」,這並不是說老頭很殘忍、殘暴的像野獸(
雖然那一腳真的很痛),而是指他行事準則再也不像「人」。




神的行事準則,是道,海天真君的道是制衡,所以他下凡一切都為平衡陰陽界來服務,再
也不是過去有血有肉、愛唬爛的師父了,也不再會請他鱔魚意麵的老人。有些不習慣,老
頭子沒衝著他喊一聲,「死猴囝仔在搞啥,搞開花啦!」




--只為了某種已輸入的準則活動,這感覺更像另一種也不是生靈之物。
--神明都這樣子嗎?媽祖、三清、玉皇大帝,都是秉持某種道行事嗎?



那DD-09型的小小墨造人,會不會比創造他的生靈更接近神明?



仙不曉得,只知道大施主的完美,與海天子的制衡,必然有衝突。



「算了,幹活吧。」暫時不多思考,侯浩平百無聊賴再點支菸。



叼菸的仙拾階到坍塌的高級洋房前,掃開碎裂瓦礫,曾經祝融戰神的居所裡露出滿地五毒
會私貨,價值破千萬的六十六具半封存臭皮囊,惡臭撲鼻但就是好賣大有市場;一箱箱填
滿精氣的鋁罐光澤誘人,是鬼怪最愛;還有冷凍結冰流淌滿地血水的酸白菜,任何妖魔看
到都會垂涎三尺,忍不住撲上來大快朵頤。




「等等,仙前輩,這些貨是我搜到黃狗藏的,呃,應該都是要充公的。」



剛醒過來的門承業突然跳出來嚷嚷,仙挑挑眉,暗笑這小子太年輕,雖然平常裝得很世故
可關鍵時刻還是太急,一下把自己所想的都暴露出亮了底牌。你充公歸充公,也是由闖衛
隊處理,總隊長都才正準備要開口呢,你么喝什麼鬼?




「老仙,我說照規矩來,這邊該由……」蓬頭垢面雷才講到一半就停住。



仙一臉囂張,捧出手上750c.c.標準環保杯,杯上貼有白色代表正閏殿的標籤,「微冰 正
常糖 主御特調」,雷俯首讓到一旁,滿臉貪婪的卍也禁聲,恭敬道:




「聽候主御發落。」



這一次獵人軍團出動捕黃狗、圍剿餘燼之行動,其他獵人頂多算是遵行A級敕令行動,無
可厚非,但唯仙之獵人今天是真正攜帶聖旨來的,雖然根本沒背可只有他手上這一把是真
尚方寶劍。雖然不滿,但雷、卍跟闕只能接受,即使門承業嘴裡還在嘟嘟囔囔,一定會去
問他媽。問就給你問吧反正答案不會改變。




「貪財貪財,啊不是啦,我之後請示正閏殿再一一送到你們手裡。」



手腳很快搬上車,很快鬥敗公雞的獵人連赤仙的貨車尾燈都看不見。



漫長一夜,華園大圍捕告終。



吁!



迎向東方晨光灑落,轉方向盤駕駛著東方特快車的侯浩平才能鬆口氣,雖然還不能下台一
鞠躬,但今天這一場重頭戲總算演完,活著演完就好了,不過一想到這,不禁重拍一下方
向盤,臭幹一聲,「王八蛋劉宇裴,還給我這是三小!」




今天這戰是不得不才喚大飛出來力挽狂瀾,等於亮了餘燼王牌,高危險暴露自己身份。老
容演技還可以,以前不太請神佛,今天先露一手請火祖,鋪陳、展示一下他現在就是除了
佛門、蜘蛛兩者之外的人間總代理,司瑜跟羅蠍信不信只能接著看。但他媽看到黃狗一臉
啞口無言時,侯浩平白眼都快翻到頭上了。




小朋友,好好演啊,想把阿伯害死是不是!



東方特快車轟隆隆壓進北府中心,一處華家軍曾經的駐紮地,一間被沒有被改建成東方文
化遺跡的廢棄廟宇,紅磚灑落一地無人管理,廟門咿呀敞開後貨車緩緩駛入,但沒有再駛
出,而是直接飛越到一處不知明空間的一片平坦廣場。




叭—叭!



隨兩聲喇叭響,廣場上唯一一座建築,深黑色七層寶塔亮起幾盞大紅燈籠。



關於司瑜,仙比較不擔心,畢竟對方需要闈中塔,短時間內難以被取代,說個好笑的,赤
仙或許是現在司主御在天門裡最祕密的夥伴,藏最深的小王;而他正好能用這一點回身牽
制羅蠍,如果大施主懷疑或打算除掉自己,司主御就會先擔心是不是她瞞著羅蠍的祕密被
發現了,於是就會用其他手段來袒護自己。




過去在樂園他就是遊走虎王與赤傘之間,只要被懷疑另一方主子就會來護航,虎王的喵庇
護地,還有胭脂咒辛秘,他都略懂略懂,但又遠遠非真正的核心。 這招仙練得通透無比
,數不清生死關頭中活下來,要有一種「道」叫間諜……




侯浩平早就當玉皇大帝了,這就是職業臥底,赤仙縱橫陰陽五十年的神通。



七層寶塔的玄黑鐵門為主人敞開,東方特快車油門一催開入。



壞處就是午夜夢迴時他都不曉得自己是誰,不曉得明天要幹什麼,茫茫然從睡夢中醒來會
誤以為自己在登天宮,高喚大飛師父;有時又好像還在服役中八腳鎮,叫鄭二兵別吵;還
有時肚子餓的四肢發軟,因為好久沒吸活人精氣,要大洛幫他開小姐;又有時他捏緊古銅
錢,跳起來大喊要斬妖除魔;還有時以為侯冰潔就躺在他旁邊唸說,「你不是答應我,以
後乖乖去教書,不再當天師了!」




更多時候,他是在陰冷漆黑的牢房裡醒來,雖然只有短短一年,但佔據他七十幾歲人生的
大部分肉體痛苦,在那裡被虎王咬掉所有指頭,然後死去、重生。




萬鎮塔。



玄鐵門咿咿呀呀闔上,侯浩平竟然又回到了這塔,真諷刺。現在這裡是他家。



嗤嗤嗤嗤嗤嗤嗤!



空蕩蕩的塔裡陰風凜冽,不斷傳來如夏蟬的鳴聲迴盪,虛無飄渺的神秘考場在沒舉辦甄試
的日子裡,日覆一日只有詭異蟬聲唧唧,侯浩平打開貨櫃把攔截到的私貨全用手推車拉出
來,一罐罐的精氣瓶堆成小山,550c.c的金屬罐足足超過七十箱,五十箱是今天截來的,
其他則是下單訂的,他本是大客戶,這也是司瑜長時間允許雷跟卍庇護五毒會的原因,主
御不能明目張膽地採購精氣罐。




唯有經過仙轉上好幾手才真正保險。



「靠,沒想到我轉行當養豬場老闆。」



侯浩平仰頭塔頂中央那柄鮮紅赤傘,是這裡唯一的光亮,是曾經顛覆陰陽的寶器如今跟他
一樣遭囚,赤傘骨架亮殷殷紅光,如霓虹般閃爍間牽連無數條紅絲線,紅絲線披灑如天女
散花,於黑塔裡一座座並排達上百座的凹槽中紡織,凹槽鑿於塔身岩壁裡密密麻麻好似蜂
巢,又譬如敦煌莫高窟裡供奉群佛的石龕。




但這裡供奉的不是佛。



為什麼司瑜重用赤仙?



不難懂,他是投降時的鬼軍領袖,一支純粹由紅衣邪鬼組織的部隊,是樂園最後一支精銳
,忠心駐守東二區的核心地帶,在羅蠍囚禁赤傘魔於閱覽室後,紅衣鬼產出斷層。司瑜臣
服於羅蠍可還沒有完全認輸,她需要一群不會被殖入蜘蛛絲的鬼軍,這也給了侯浩平一個
天賜良機,在這裡成天紡織編裳、襟、袍。




這裡供奉紅衣鬼。



啵啵啵!

嗤嗤嗤!



精氣罐轉開連上軟管連接到石龕中,蟬鳴躁動不斷,鬼哭幾乎將塔頂掀翻。



「開飯囉,各位朋友!」



大喊一聲的侯浩平覺得這更像豢養而非供奉。他厭惡供奉,供奉總帶來壓迫,一旦有壓迫
必然形成供奉者與受奉者之間的不公平,不平等的事他全都討厭。




供奉是什麼?受供奉與施予恩庇的兩方能達到平衡?



制衡之道能達到平等嗎?他想知道答案。他在等答案,自己也還在尋找答案。


鬼一旦靜下來就會想些亂七八糟的。



再凝望滿壁石龕裡邪鬼大快朵頤,找不到答案的仙不禁苦笑搖頭。他也不能總耍特權白吃
白喝都不幹活,好險現在提煉的進度超前了許多,過去赤傘魔要三十年才能完成,他直接
屏除掉紅衣鬼一切生活專心豢養,可能用不到二十年。




「承襲事業,有門咒又封闕,會不會是主御在立儲?」



每次聽人討論門承業會登闕成神,登基二代主御的閒話,侯浩平都忍不住憋笑憋得很辛苦
,立什麼儲,立你老木的儲。人好不容易坐上了寶座,還會捨得下來嗎?大概不會吧,哪
捨得滿天下供奉,越強大的受奉者越會想坐到死為止。




死了,輸血復活然後繼續坐,就這麼簡單。哪需要立儲?



所以你說門承業打給媽媽哭訴精氣罐被仙搶走,有用嗎?



讚頌司主御!



雖然被絲咒殖入過的屍體,受胭脂血還魂有沒有效?還是又會變成什麼怪物?赤仙還不得
而知,但這就是司主御最重要的秘密,想想塔頂是羅蠍每四年一次的召喚地,不過一牆之
隔,下頭成百上千紅衣鬼在龕裡靜靜培育,陰修陽身,不斷逆供奉汲取陰陽三界唯一能讓
死人復活的「胭脂血」,一點一滴凝聚成傘。




羅蠍大概作夢也想不到吧?



「最危險的地方最安全。」



餘燼,還在持續等待著復燃。



臥底之道阻且長,劫數無盡。

























HI SKYOWL啦,大家好

7月後旬似乎是供奉的好月?

2021/7/22[創作] 供奉之霜:臥底
2020/7/23[創作] 供奉之城:神飛天夜
2019/7/29[創作] 供奉之軍:沐露披霜揚赤傘
2018/7/22[創作] 供奉之子:潛龍江嚴冬
2017/7/22[創作] 供奉之陣:再見了,里和村

希望2022年7月大結局早寫出來了!!

所以下周霜篇休刊一周(欸???
重新充電一下,迎向霜篇結尾

會po之前 供奉之城 的戰後篇補坑的^^


下周四見吧
颱風天平安















--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60.101.61 (臺灣)
※ 文章代碼(AID): #1W-Ga4xm (marvel)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626933508.A.EF0.html
myrzr: 頭推1F 07/22 14:02
jack33: 先推再看2F 07/22 14:03
w87778566: 先推先推3F 07/22 14:09
tinyuniversy: 推4F 07/22 14:11
xd070308: 推5F 07/22 14:12
yungsong: 推6F 07/22 14:19
a950240: 推7F 07/22 14:24
QQ741Q159: 推8F 07/22 14:26
rainmiss2001: 阿公實在太厲害了9F 07/22 14:26
anonymous: 推!太好看了!10F 07/22 14:29
toroyo: push11F 07/22 14:30
mitch1046: 推!12F 07/22 14:54
QQ741Q159: 這個臥底已經比梁朝偉還神了13F 07/22 14:55
upsky: 大推 阿公更強.也解密當年大方被赤傘帶走 孫韻得三眼手環14F 07/22 14:57
deepensoul: 資訊量好大 推15F 07/22 15:01
TRosenthal: 推,好猛16F 07/22 15:08
upsky: 赤仙才是真正有血有淚的"人" 哀 侯冰潔是被于英雄殺死嗎17F 07/22 15:08
upsky: 黃狗是赤仙叫大洛救的 用紅衣裳+殭屍邪鬼復活吧.....
upsky: 司瑜用赤仙 是為了老死而復活 還是反羅蠍失敗後可以復活呢
upsky: 司瑜有和大飛聯絡嗎  不然大飛怎麼會評斷她

--
※ 看板: Marvel 文章推薦值: 0 目前人氣: 0 累積人氣: 37 
分享網址:
r)回覆 e)編輯 d)刪除 M)不收藏 ^x)轉錄 同主題: =)首篇 [)上篇 ])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