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示廣告
隱藏 ✕
※ 本文轉寄自 ptt.cc 更新時間: 2021-04-10 02:21:03
看板 marvel
作者 rainmie (音姊♂)
標題
 [創作] 節氣【小雪】貳

時間 Fri Apr  9 03:54:13 2021


節氣【小雪】貳


睜開眼睛的時候,沉霜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地看著他。


暮隱飛快地爬起身端正坐姿,盯著地板如坐針氈,此刻內心無所適從,想著是不是哪裡惹
了沉霜不高興。



自落雪死去之後,暮隱就再也沒有找沉霜說過話,有時候遠遠看見了也會刻意閃避。到最
後,他跟沉霜只有在祭臺上以大雪小雪的身份交接時才會相遇,但因為兩個人都在緘語期
所以也毫無交談,甚至,他也刻意避開了沉霜的眼睛。



他不敢面對沉霜。


不管是那張與落雪一模一樣的臉,還是那對眼神裡的冷冽。


暮隱一直沒想明白,落雪死去那年殿裡的節氣預選者怎麼多,為什麼偏偏是自己頂替了小
雪之位?



是自己害的嗎?


是他那個時候太想成為小雪,才會導致這個結果?


黑暗的意念一旦發了芽就牢牢深根,漸漸的暮隱開始相信是自己的存在間接害死了哥哥;
他太想要、太想要當上小雪了,只要落雪一死他就能如願見縫插針地接替上去,也因此害
母上大人失去了最心愛的兒子。



母上大人一定是看出了這一點,因此完全有理由厭棄自己……這讓他對自己感到害怕,唾
棄自己到甚至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敢看見自己的樣子,卻害怕沉霜也會這樣看待他。



可能是因為他知道落雪在沉霜心裡的重要性,也可能是因為沉霜是那段最重要的記憶中、
連帶著一起會對他溫柔的極少數人。



他已經失去了落雪、失去了母親,不想連這個最後的“哥哥”也失去。


暮隱在沉霜的床上坐得直挺,捏緊的小拳頭顫抖著貼在膝蓋上,不安地等待著接下來會發
生的事情。



但沉霜開口,卻對他說起世界線運轉的規律……正好是落雪生前最後一次給暮隱上課時未
說完的地方。



暮隱愣了一會兒,咬著唇,一邊抹著眼淚、一邊認真把剩下的內容聽完。







在那之後,暮隱的一切節氣修行都是沉霜親手教的,沉霜跟他維持了很長很長一段時間亦
兄亦師的關係,一開始很可怕,但久了就漸漸習慣了。



畢竟他只是不太說話,但面對暮隱時,至少不會散發著那股對下人與其他兄弟的生人勿近



雖然與落雪的方式不一樣,但沉霜真的、真的算是對他非常溫柔。


有時候他會偷偷去拉沉霜的袖子,看著那張與落雪如出一轍的臉,偷偷的想像落雪還在身
邊。



這段關係持續了一百多年,沉霜甚至把大雪祭禮也完整教給他。暮隱不是沒有嘗試,只是
總是在啟奏之後沒有多久就倒在雪地裡昏迷過去。



每一次從昏迷中醒來看著滿天翩落而下的細雪,都讓他更理解了現實:他不可能像落雪可
以那樣獨自一人承擔起兩份責任、不是誰都能像那個傳說中的天才那樣把兩個節氣完美銜
接。



他終究不是落雪,但也已經失了所謂。


對不起,落雪哥哥,對不起,我讓你失望了。


他決定了,他只當好小雪,凜冬之境要的小雪,就足以讓所有人沒有理由發出多餘的聲音
,他就能那樣沈默而安靜、隱形般的在凜冬之境生活下去。



其他的,包括溫暖、包括親情、包括“暮隱”,都已經不重要了。







就這樣安靜地度過若百歲月,直到那年冬季清明再度闖進他的視野。


事實上,他沒有忘。


不管是那張春陽一樣充滿朝氣的臉、那個名字、還是那個長大後的約定他都沒有忘,畢竟
那段兒時經歷是他灰澀無光的童年生活中,極少數極少數有人放開了對他笑、毫無雜質地
對待他的時光。



他看著那雙在凜冬之境不可能看見的、帶著神采的閃閃發光的雙眼,簡直激動的想要上前
去擁抱那個只有一面之緣的摯友。



但他沒有。


站在清明眼前的少年已不是暮隱,而是小雪,是一具為了繼承落雪的樣貌與迎合母上大人
的期盼、好讓凜冬繼續在四季間穩固佔有一席之地的魁儡。



他內心“暮隱“的部分,早已隨著母親那些眼神、在他撲進落雪墓前放聲大哭後,就一同
沉進了墓裡死去。



這樣的他不敢去回想自己當年是那麼眷戀而遺憾地追逐著雪人身上那道光、不敢去回想那
個春之國度的孩子對他伸出手時溫暖而真摯、純粹無瑕的笑容。



即使當年軟糯得如同初春暖陽的孩子抽高了個兒、成熟了樣貌再度來到他面前,強勢的像
是艷春,暴力的地投擲過來生命力與歡愉,每年一次定時定點固定出現,完全聽不進他的
拒絕,完全讀不懂他的不客氣。



這讓小雪反感,非常非常反感。


他多反感,就代表他有多害怕。


身為雪國之子,他本能地害怕春天那種無法推阻的強勢,害怕自己守不住武裝多年的凜然
、沉淪進那個閃閃發光的笑容中。就像再堅固的積雪、最終都會甘願地在融化在春陽的溫
柔裡。








清明從睡夢中醒來的時候,看見的就是凜著一張寒霜面容的小雪。


那一言不發的冷咧沒嚇到清明,反而是讓清明心滿意足地又往他懷裡蹭了蹭。


真好啊,春天的溫度、柔軟的墊子、暖烘烘像陽光的火盆、還能窩在暮隱溫暖的懷裡……


……溫暖的?


清明殿下炸毛似彈跳而起、慌亂地想要踢開腳邊的爐火。


「你做什麼?」小雪以為他發惡夢、伸手制止他。


「這裡可是春之國度!還在你身邊放火盆怎麼行!快熄滅它!」


眼看著清明就要喊人,小雪按下他的手逼他冷靜下來。


「我體質是差,但抵檔一個火盆還行;反倒是你別動,你抱著我睡兩天了,別突然離開我
,否則會像上次那樣生病的。」



清明聞言,安生地默默回到他腰際伏了下來,像頭聽話的大型犬。


「……那次很抱歉。」小雪拿手背去貼他額頭,確認他燒退、鬆了口氣。「我沒有經驗,
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那個狀況,憑著直覺就把你扔熱水裡了…回去之後才知道其實不可以那
樣,連著被醫官訓了好幾天話。」



「沒事,我也害你病了一場。」


「不要緊,剛好讓我體認到自己的修為不足,竟然為了一點小事翻覆真氣。」


他這麼溫順真讓他不習慣,雖然清明覺得這也挺好的。「你一直在這兒?」


「……責任在我。」他想心平氣靜,但不能控制自己皺起眉頭:「我不該讓你帶走我的東
西……但你為什麼老是可以這麼打破常理的犯蠢?」



「我好高興,暮隱。」


「你傻了嗎你?」捏著拳頭、暮隱還是沒忍住開涮,如果不是同為節氣、他知道現在的清
明正需要休養,否則真想一拳頭朝他頭頂貓下去:「拿著那種東西築祭……紊亂時令必須
受罰不說,你要怎麼對春神殿主解釋?」



「要解釋什麼?」他很無賴的抬起笑彎的眼睛。「築祭的寄物一直都是節氣本人依著自然
給予的靈性選擇,我今年就是要拿著凜冬之境小雪殿下的東西才有靈感舞祭,誰奈何我?



「……你一定會被罵得很慘。」


「我不怕。」清明把臉埋在小雪腰際揉。「你看完了?我的祭舞。」


「嗯,」他輕輕應了一聲,臉上出現了自己都未察覺的忍俊:「……所以才看到你像個笨
蛋一樣不斷停頓。」



當他坐在遙遠的觀禮臺上,發現舞台上那個穿著華服的人拿來舞祭的執物竟然是他的髮簪
時,小雪殿下的臉都黑了,拳頭剛握起來、隔壁棚百花之都的使者身上就結了層霜,差點
演變成外交問題……還好那一位的真身是朱頂紅,耐寒植物。



「扣除那個,春之國度的舞怎麼樣?」


「……很震撼。」他停頓了一下,眼中微微閃過小時候初次看見清明手中奇蹟時的光亮。
「生物精靈流通你們身體的畫面現場看起來特別有生命力,山的呼吸原來是這麼震撼,百
花的精靈奔馳而過時、才讓我體會到什麼是真正的雍容華美……我從未想過此生可以看到
這麼美的畫面。」



「我要是沒出錯的話會更好看哦。」他笑嘻嘻地得意顯擺:「明年再來好嗎,下一次我一
定完整的好好跳給你看……不然也別這麼麻煩,等我病好吧?咱下人間隨便找塊荒地,我
讓你完整看完……」



「別說胡話了。」讓春神隨便找塊荒地跳春祭?他是想創造什麼一夜之間沙漠長出綠洲的
奇蹟?



「啊啊,果然不行?」清明可惜地笑了笑。「為什麼你老是這麼頭腦清楚?」


「那是因為你實在像個笨蛋。」


「這麼嚴肅著生活不辛苦嗎?」他問。「暮隱,我去過凜冬之境很多次,你連自己的身邊
人都不太親近。」



「……這是天性。」凜冬之境即使是辦喜事也肅穆而安靜,所以除了真的有社交必要,不
然很少邀約外賓。據那些外地人說:不曉得是氣氛的問題還是溫度的問題,凜冬之境連辦
起婚事,在他們看來也很像葬禮。



「所以我這六百多年的努力也不算白費?」他把手爬上暮隱的,相當刻意地與他十指緊扣
。「看看你,現在甚至願意親近我了,我都不確定我睡多久了,但你卻忍耐著抱了我這麼
多天。」



「……你找死嗎?」


「不,我只是要說你就這樣待在我身邊對我來說就像夢一樣。暮隱,讓我蹭蹭……」


「放肆!」小雪拉著他後領把他往上提:「把東西還我、我要回去了。」


「不要。到了我手上就是我的。髮簪也是、你也是。」


「清明你他媽流氓嗎?是不是非得要逼我對你動手!」


「雖然我才剛睡醒,」他懶洋洋睜開眼睛,自負得一臉討戰:「不過勸你不要,我有自信
,讓十招你都不是我的對手。」



小雪殿下眉毛一抽。「……你瞧不起人?」


「正好相反,」清明搖搖頭,一臉就事論事:「就是因為我年年看著你所以知道你有多大
的能耐,為了確保自己比你強,所以這六百多年來我不敢懈怠自己的修煉。……好處還是
有的,不然那時我可能真的會死在你們北境。」



這話堵得暮隱的臉一陣青一陣白,最後選擇用盡全力朝清明左肩毆了一拳,但這一拳不知
道打開清明的什麼開關,他騰地翻身坐起就將小雪壓在身下,比起第一次更加熟練而長驅
直入地掠奪了他唇舌。



「直接承認怎麼樣?」萬般不捨地咬了一下,才放開他涼滑如玉的舌頭。「你就是關心我
,暮隱。」



「你少……」


「如果不是為了讓我開心,為什麼要穿著我給你的衣服來找我?」


「誰找你了!我是用代表凜冬之境的身份來訪,穿著主人贈的衣物只是禮節!」


「但是真的很好看,說明我的眼光還是不錯的吧?」


「……我不否認這一點。」小雪有夠討厭自己這種個性,但還是很就事論事地呐呐說了聲
:「謝謝。」



「那麼,回答呢?」


「什麼回答?」


「“我喜歡你”的回覆,」他盯緊了小雪的眼睛,既柔情又侵襲,緊得讓小雪只能僵硬地
回望、幾乎無路可逃。「我從第一次見面就喜歡你、直到今天都不曾改變。我好好地傳達
了、只想要回一個答案。如果你明白我的感情後對我的看法不如同我對你,我就再也不出
現在你面前。」



「……我們一定要現在說這個?」


「不然呢?現在可是春天呀小雪殿下,這麼有生命力的話題我不現在提要什麼時候提?」


「不要把這種事講得像在求偶一樣!」


「本質上有哪裡不同?」清明偏著頭,一臉理所當然地反問。


小雪殿下一時說不出話來。


……為什麼這傢伙可以一臉的泰若自然?這就是文化差異?


還是說、這樣畏畏縮縮的他才是最奇怪的?有毛病的難道是自己?小雪殿下覺得自己的思
緒打結了。



「……我真是敗給你了,你是笨蛋嗎?」百思不得其解,他最後得出的只有這個結論。


「你沒有拒絕我哦,暮隱。」清明還沒有放開他,拉起他顯得蒼白細緻的指頭輕輕吻上:
「那我就當你答應了?」



「我不知道……」小雪感覺到他那過於熾熱的鼻息就噴在自己手背上,覺得既羞赧又困擾
:「我沒有被告白過,不知道自己對你的想法是什麼。」



落雪哥哥當年也常把“最喜歡暮隱了“掛在嘴邊,但那個時候的自己的心底好像不曾出現
過這樣的翻騰與悸動。



這種感覺很陌生,他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他不想要清明離開他,不想要清明難過。


……也不想要自己難過。


或許,他心知肚明真正的實話是這樣的:他不想要再獨自一人、再被某個人留下。就像那
年落雪曾經給過他無數溫柔,但最後他再用力、哥哥也不再回牽他的手。



「……我就算答應了,可能也只是怕寂寞。」他至少想通了這一點,決定理智地說:「但
那樣對你很不公平。」



「那我換個方式問吧。」清明放開他的手,有別於第一次吻他時那股強勢、輕輕撫上他的
側臉。「我這樣觸碰你,會讓你不自在嗎?」



「……不,」小雪短短的猶豫了一下,「完全不會。」


「以前只要稍微靠近你,你總是會一臉嫌棄哦?」


「那是因為……」小雪張嘴想要反駁,突然想起自己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一開始還很單純,出發的時候他告訴自己只是來“回禮”。


本來只打算這樣的,甚至打定主意了只要看過清明的祭舞、簽過名表示自己來過就好了。
但在遙遠祭臺上發現清明不對勁時、他當下整個人都慌了,好不容易熬到兩週過去、他也
看出祭臺上那人的精神跟體力都已經瀕臨臨界點,終於還是耐不住性子,往陌生且幾乎被
視為外賓禁地的後台闖去。



這不是他一慣的行事作風……又唐突又莽撞,幾乎一踏進後臺他就後悔了,但看見清明神
智不清且發著高燒時的狀態時,又深深地焦躁了起來。



清明賴在他身上整整睡了兩天,他也就那樣維持著同一個姿勢幾乎一動也不動,好像什麼
都想了,又好像什麼都沒想。



他只是,只是從來沒有感覺那麼“寧靜”過。


跟身處在凜冬的那種沉靜不同,有別於他習慣的那種萬籟俱寂;在清明身邊的寧靜卻是很
溫柔的、雖然無聲卻具有觸感、帶有生命力。



……像春陽一樣。


「因為,」小雪看著他的眼睛,很認真在搜索著最貼近的詞語:「太靠近的話很可怕,那
種像是要被融化一樣的感覺…很可怕……」



就這麼簡單一句話、幾個字,小雪不知道又是哪裡撓撥到他了。清明二話不說直接將他扣
在軟塌上,壓得更深、吻得更沈。



「吶,暮隱。」在小雪快要完全喘不上氣前清明才放開他,低聲而嘶啞:「再說一次那句
話好不好?」



「……什麼話?」


「那句『別突然離開我。』」


小雪的臉色倏地發青(凜冬之境的天人難為情時就是這種表現…),掩著唇狠狠推了清明
一把,卻敵不過清明像頭歡快哮天犬猛撲過來的攻勢……小雪殿下再度被推倒,被吻到最
終大腿只能無力地貼在清明的腰側上、直接放棄掙扎。



「……真該讓你在落霜殿就那樣埋起來算了。」


「我還是會想辦法爬出來找你的。」他把臉埋在暮隱頸窩開心笑著:「就算在那兒被埋著
度過冬天、就算要忍耐到雪化了也不打緊,我等你等了六百多年,不差這一點時間。」



「……清明你這個混帳。」


「白痴之後是混帳,你的字典裡有點好詞沒有?能不能問問我的意見換一個…你覺得老公
怎麼樣?」



「滾出去!」


「小雪殿下,這裡是我家。」


「那就讓我走!」


「講點道理,你是自己走進來的,讓你這樣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我這個主人面子往哪擺?



「你有種跟我說這個?」小雪覺得自己岔了聲音,前幾個月好不容易按回原位的氣脈又開
始翻騰:「你每年一次、準點準時的往我寢殿闖,就有在顧慮我的立場?」



「我那叫佈局,等你跟你的身邊人真的習慣了,就只差完全能成為我的人,結果論而言也
是這樣沒錯。」



「……」他氣得完全失去自恃的冷靜:「……果然我們還是堂堂正正打一架吧。」


「我拒絕。」清明殿下側臥在他身旁,撐著下巴笑得非常歡脫。「追六百年好不容易到手
,寵著都來不及,而且我是不會打老婆的。」



小雪殿下的理智堅持了三秒,最終還是動了拳頭。


「誰是你老婆!清明你給我去死!」







春神殿主在歲春宴上遇到這倆孩子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個很詭異的畫面。自己兒子一邊
臉頰上有著瘀腫跟拳印,而來訪的貴客始終凜著一張秀氣而充滿冰霜的臉,但嘴唇周邊佈
滿了可疑的瘀痕與破皮。



面紗再次很好的發揮了作用,只是顫抖不止的肩膀實在藏不住他真實的反應。


宴後春神殿主又溫潤地招呼著年輕客人喝茶,看自己兒子親自去茶庫挑選了上好的春芽普
洱,還很紳士(?)地幫著把茶湯吹涼才把杯子給對方,春神殿主靜靜看在眼裡,一臉愉
快地笑意。



芒種之後就是落桑與子規的婚禮,真不知道今年有沒有機會來個雙重囍……。


不過當他看到那位斯文的年輕貴客不小心在桌面下捏碎了一只茶杯、自己的兒子又忙不迭
地聲聲討饒時,春神殿主又放下了自己美好的妄想,決定還是讓好事多磨。古有云:細水
長流才是感情的王道。



唯一有點困擾的就是事成那日、他該怎麼跟凜冬當家的那邊提親……各方面來說,這都是
一個很需要從長計議的問題,嗯。



他想起了凜冬之后那看似冷冽實則非常火爆的脾氣……。


春神殿主暗暗嘆了口氣。


要當個面面俱到的老父親還真是不容易,在他漫長的神生中,這一直都是沒停止過的課題








——


其實我本來想由大家投票、讓你們決定要繼續把小雪篇全文看完,或是我就暫時收尾在這
裡、下週回更以容姊。

因為小雪篇再往深寫下去雖然還是糖、但其實會有一點沈重。我決定寫這篇文時本來只打
算發個大家看了都開心的全糖歡樂短篇,對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也有點困惑(掩面。

但下一篇的草稿莫名其妙在昨天生出來了...乾脆自行決定把它寫完、啊哈哈哈哈(任性
臉。

所以下週還是兩殿下的全糖又有點苦澀的小故事,沒意外不鴿,請多支持這對可愛又有點
任性的小情侶。


Ps.因為趕著潤稿發文,上週兩篇我還沒來得及回;明天凌晨前我會把上禮拜的留言回完
,有發言的孩子記得回去領。









--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49.216.64.26 (臺灣)
※ 文章代碼(AID): #1WRrzdq4 (marvel)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617911655.A.D04.html
Diablo1001: 頭香!又是頭香!1F 04/09 04:00
however1109: 推頸香!2F 04/09 04:29
penguinbb: 好看推推3F 04/09 05:34
Snowyc: 春神殿主真的很明理(ㄈㄨˇ)4F 04/09 06:19
arnus: 太好了希望可以看完全文!!!5F 04/09 07:55
arnus: 想知道冬后的反應!!!
cindy625: 推推!!春神殿主是好爸爸啊!!7F 04/09 08:30
grassbear: 推推8F 04/09 09:11
jinxoxalis: 推推9F 04/09 09:56
susanSB: 沉霜也開了個坑啊!10F 04/09 11:18
iamrollita: 一度以為要發車,我安全帶都繫好了0///011F 04/09 11:47
iamrollita: 音姐你挖坑的速度比不上填坑的速度欸(吃爆米花
balance1869: 原來細水長流(溫水煮青蛙)是春神的遺傳13F 04/09 12:31
ElAiNeCaT: 推推 想看繼續看小雪14F 04/09 12:35
xvekfvz: 無限支持清明小雪CP,好想知道音姐腦海裡設定的人物長相15F 04/09 12:49
xvekfvz: 啊
ski123: 音姐!!!穀雨要來了啊!發一下穀雨的喜糖嘛~~現在想17F 04/09 12:53
ski123: 到這個節氣都覺得好喜歡 謝謝你寫了這些故事~~
sophena1990: 想看清明孔雀式求偶,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呵呵呵19F 04/09 13:00
jane1020: 好看啊~20F 04/09 13:08
IBERIC: 推21F 04/09 13:28
Zeffinter: 推22F 04/09 14:20
yaokut: 想看多一點沉霜跟暮隱的互動!多疼愛一下他吧!(重點擺錯23F 04/09 15:04
Kidking: 清明有股霸氣的感覺,春之國度的人都那麼任性又堅持嗎?24F 04/09 15:24
lovebites: 春季都這麼熱情了,很難想像夏季的神祇到底是什麼德性25F 04/09 17:50
lovebites: ……走性感轟趴風嗎?
SalDuar: 所以凜冬女神到底是怎麼回事@@27F 04/09 18:07
SalDuar: 啊然後到底為什麼要讓落雪一個人連跳大小雪?難道沉霜本
SalDuar: 人其實懶癌末期(?
SalDuar: 凜冬是那種對落雪至愛至痛所以保持距離以免傷心嗎(是說
SalDuar: 我有點好奇…春夏秋冬四位家長有輪替過嗎?,感覺他們很
SalDuar: 努力生孩子啊(???
SalDuar: 結果最後清明提親最大的障礙不是冬家家主而是沉霜XPPPPP
dean5622: 推34F 04/09 20:32
pandahsien: 看完(敲碗35F 04/09 20:50
pandahsien: 覺得最大障礙是沉霜+1
hsuan7587: 這不夠甜啊  再多加點糖吧!37F 04/09 22:37
pingfire: 推38F 04/09 23:21
however1109: 期待全文!清雪cp值得完整的故事!39F 04/09 23:30
ashika: 推40F 04/10 00:29

--
※ 看板: Marvel 文章推薦值: 0 目前人氣: 0 累積人氣: 17 
分享網址:
r)回覆 e)編輯 d)刪除 M)不收藏 ^x)轉錄 同主題: =)首篇 [)上篇 ])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