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示廣告
隱藏 ✕
※ 本文轉寄自 ptt.cc 更新時間: 2021-04-17 10:35:05
看板 marvel
作者 rainmie (音姊♂)
標題
 [創作] 節氣【小雪】參

時間 Fri Apr 16 00:19:42 2021


節氣【小雪】參


暮隱最後在春之國度待到榖雨與立夏交接完、直至歲春宴也熱熱鬧鬧地落了幕才走。離開
的時候那個盛況空前……他實在是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清明一大群手足親友幾乎全都送了
出來、並列兩排依依不捨地親自對他送別,伴手禮跟鮮花澎湃的超載、壓得他差點帶不回
去。



結果不到兩個月,春之國度又派了一大列車到達凜冬之境,隨車送去的還有兩張榖雨的喜
帖,一張是發給凜冬的官方邀請,一張是給小雪的私函。



清明其實沒有很在意凜冬之境會不會、以及派哪個使節赴宴,他的目標從頭到尾都只有暮
隱一個——那張官方邀請才是附加的、只是表面禮數而已。








「沒有人發帖子連車都附上的。」小雪推門剛下車、就看到清明笑容滿面地等在春神殿外
,沒有更好的畫面能比此時的他更能貼切闡釋所謂的引頸期盼,這讓小雪一臉無奈地嘆了
口氣。



「我是邀你來喜事嘛,講究什麼多餘的規矩。」清明笑嘻嘻地迎上前去拉他的手。「而且
我好久沒見到你。」



暮隱瞪了他一眼:「我才回去不到兩個月。」


「雖然這邊的人全都知道我跟你的關係。」清明把他往自己方向扯了一下、湊近了耳根壓
低聲音:「不過我真的不介意讓在場所有人知道我有多想你。」



幾個靠他們比較近的親衛全都抖著肩膀別開了眼神。小雪殿下身體一僵,青著臉甩開手、
一言不發的喚出雪踏就熟門熟路往清水苑衝去……一路上頭也不回。



啊啊…真好,會自己找路、代表已經當自己家了,離目標又更靠近了一點;清明殿下悠哉
地馭風跟在後頭,笑得相當開心。








穀雨與子規的婚禮在暑氣喧囂的夏至熱熱鬧鬧地進行,春之國度舉國上下張燈結綵,各殿
所間更是全點上了不止息的常夜燈,即使入夜了也盈盈閃耀著水晶似的光輝,佳餚與美酒
川流不息,喜殿更是日夜不停歇演奏著樂鼓與詩歌。



「……春之國度的婚禮都是這麼久的嗎?」小雪倚著宴會殿旁一個水池外的小亭憑欄,這
邊人少,方便他給自己擺了個小冰山好降降溽熱的暑氣又不干擾人、順便消退有些發暈的
酒意。



「嗯?這不是很正常嗎?雖然是照著古禮傳承下來的走法,不過一個禮拜是基本的哦。」
清明坐在他身旁,這種寵小雪的活兒他不會假他人之手,所以退下了左右、親力親為地幫
著搧風。



「果然有國情差異,凜冬的婚禮安靜很多,而且只有三天。」


「嗯……也許是國情差吧,但婚禮畢竟是喜事嘛,而且牽扯到新生,對春之國度具有很重
要的意義,當然得好好熱鬧熱鬧。」



「凜冬的婚禮也很美,我特別喜歡那種安靜而純粹的聖潔。」小雪回答,想著自己國家的
婚禮,新人與兩列囍隨並行,一齊用著極緩而工整的步伐、在暮鼓晨鐘聲中緩緩走過雪地
,到達了締結契約的高臺上後也只是對坐著靜靜飲酒的沉靜畫面。對照之下,春之國度的
喜宴殿裡一直不間歇地有大群賓客隨著歌舞昇平、鬧騰的歡聲與笑意不止,中央是看上去
像個孩子般滿場亂轉,喜悅之情明顯洋溢臉上、燦爛如花的榖雨。「……不過你們這樣熱
熱鬧鬧也挺好的,好像能感染周遭所有人,心情也會跟著好起來。」



「等那一天到來的時候,要怎麼做全憑你的意思。」清明放下扇子,歪著頭湊到他眼前:
「所以什麼時候把我們的婚事辦一辦?」



「……別說那麼混帳的話。」


「但是我很認真哦?」他伸手撩開他耳際邊的髮:「而且你都害羞了,發青都發到耳根去
。」



小雪轉頭狠狠朝他瞪了一眼,然後毫不意外地被清明偷了個吻,大概是習慣了也大概是酒
精,他沒有像平常那樣逃開,而是任由清明一點一點地將他收在懷裡,到最後也不知道發
生了什麼,總之他就任憑清明將手那樣那樣的探進胸口……如果不是天氣真的太熱、加上
喝了酒的清明體溫實在高的讓他招架不來,小雪殿下差一點點就要在小花園裡被秘密的拆
了盒、任由他吃乾抹淨。



「沒事的,我不是真的那麼急。」被揍了一拳的清明按著肚子感受來自心上人的甜蜜痛楚
;雖然他很想要保持紳士,但還是不甘心地撲抱過去朝暮隱脖子啃了兩下、才算勉強卸了
欲。「你只要不離開我身邊,要去哪我都陪著你。」



「……這兒就行了。」暮隱有些彆扭的別開眼神讓清明幫他把衣服拉回正,卻沒注意到自
己手指還緊緊絞著他的衣襟。「春之國度對我來說已經夠遠,我也沒什麼想去的地方。」


「……咦?」清明抬起頭。


「怎麼?」


「暮隱,你該不會……」夠遠?雖然中間夾雜了一些其餘的種族國都,但四季之間、幾乎
可說是鄰國耶?「從來沒有離開過凜冬之境?」



「……不是從來。」他猶豫了一會兒。「小時候哥哥說過世界很大天地很廣,常常會帶我
四處去看看,但……」



但落雪死了,從那之後,只為每年一度的冬令祭典而生的暮隱再也沒有其他念頭。


「總之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自擔任小雪,我花了很長時間在修煉,不知不覺就直
到今天。」他說的一臉平靜,但清明卻緩緩瞪大眼睛。



……他在凜冬足不出戶了六百多年?


「你這太慘了吧?!」清明不可置信地嚷出聲音。「你家族的人出門什麼的不帶你的嗎?



「我大部分的時候是一人生活,會跟我說話的除了僕從外只有師父。」


「師父會對我說很多外界的事情,都是以前他們去遊歷時遇上的。」這邊的他們是指沉霜
跟落雪,暮隱也是在此時突然意識到:一樣在落雪過世後生活方式大變的其實還有沉霜…
…只是後來的他們都太習慣了這一切。「舞祭的時候,“自然”也會告訴我很多畫面,我
一直覺得世界就是這樣的……」



「不是、遠遠不是啊!就算範圍再廣,冬季的自然會告訴你的、也只有“冬”啊!」這下
換清明臉色發青了…雖然是嚇的。「所以你是到春之國度來後才第一次看到春天真實的樣
子?那四處佈滿了綠葉與蟬聲的夏呢?滿山遍谷楓紅的秋?」



暮隱看著他,一臉茫然地搖頭。「這些我都知道,但未曾親眼……」


「我們去玩吧。」清明倏地站起來、當機立斷:「今天就……不行婚禮還沒辦完,等落桑
的婚禮一結束我就帶你去玩!正值夏季、不如我們到九夏之都去!去參觀一下其他季節的
祭禮也是一種修行……」



「你在開玩笑?」暮隱臉上肉眼可見地漫上了驚懼,去九夏之都?在即將要邁入小暑大暑
的時候?



「抱歉我錯了。」清明摀著臉連連搖手。一時急了,忘記暮隱體質跟接下來輪值的那兩位
完全極端。「……那要不我們去人間吧?去做點夏天大家都會做的事情?」



「什麼是夏天大家都會做的事情?」雖然光聽就讓暮隱覺得全身犯粘膩,但不得不承認是
有點被勾起好奇心。



「呃……沙灘、煙火、跟西瓜?我也好一陣子沒到人間去了,不知道現在的人類都玩什麼
。」他看著暮隱顯得有些遲疑與緊張的眼神。「不要怕,現在的人間四處都裝置著一種叫
冷氣的東西,其實沒有那麼難熬的,再熱他們也有辦法給自己找涼快。」



清明殿下是個說到做到的行動派,等婚禮的事忙到一個段落、榖雨正式風光出嫁的那一天
,他第一件事就是簡短地給自己老爸捎了個信,甚至連回覆都不願意等、拉著小雪就頭也
不回地就奔向人間。








清明在某個偏郊漁村邊租了個簡單的小房子,每天帶著暮隱沒日沒夜的玩,從城裡到郊外
、從深山到海邊,反正清明從榖雨那兒學到了手機的使用方法,隨便搜尋一下都有很多新
資訊等著他們挖掘;偶爾遇到雨天、哪兒也不想去的時候他們就待在屋子裡,聽著雨聲度
過一整個午後。



不出門的日子暮隱最常做的,就是翻看著圖書館借來的成疊成疊的書籍,從美術到醫學、
戰爭史到機械原理他幾乎照單全收,還會興致勃勃地找清明分析新知與心得。不看書的時
候就聽清明分享他在春之國度成長以來的各種趣事,談累了,就自然而然地枕進清明的臂
彎裡。



清明總是在他睡著時靜靜看著。雖然覺得自己這樣好像有些變態,但他可以盯著暮隱的睡
臉一整夜,直到黎明後窗外漫上溫和的晨光,將那張總是有些過份蒼白的面容染上金色的
粉霧。



他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但那畫面一點一點、一天一天暈進暮隱的生活的時候,才讓清明慢
慢覺得他看起來終於像是“在活著”。



這讓清明開始喜歡待在人間,雖然人間又熱又悶又有空氣污染,機械的轟隆聲與奇怪的音
樂都刺耳而吵雜,城裡的水嚐起來還像毒藥一樣,但這裡沒有僕從、沒有公務叨擾,不會
有人在乎他們是高高在上的清明殿下與小雪殿下,他們倆可以肆無忌憚地在廣大的沙灘邊
放煙花打西瓜,偶爾湊在鄰近的漁民身邊跟著學垂釣。



在這個沒有人認識他們的世界、他們也自然而然地融進了這樣的世界裡,頭一次感覺到了
這種沒有束縛的自在,不知不覺地笑著鬧著、一齊度了在人間的第一個“暑假”。



待久了以後,暮隱也找到了自己的舒適圈,他最喜歡去的地方除了圖書館與山林深處的竹
林,還有一個地點,溜冰場。



其實第一次去時暮隱顯得有些抗拒,畢竟人真的很多,可以說一到館外幾乎就水瀉不通;
但是那一天真的太熱了,反正橫豎哪裡都是人,清明想著乾脆挑一個最能夠快速消暑的地
方、才拉了暮隱往那裡去。



「你就想像這個是舞祭殿就好了嘛。」暮隱縮著肩閃避著人群顯得有些侷促,還是清明一
邊拉著他的手把他往裡拖,一邊比劃:「你瞧,把中間那場子當作祭臺、旁邊這一圈就是
觀禮臺,這些都是來觀禮的人頭……場面差不多嘛、對吧?」



「可是祭臺上平常不會有這麼多人。」他有些無所適從地閃避一個一個與他交錯而過的身
影。「這些都是人類的孩子…我要是碰壞了他們怎麼辦?」



「你多心了,這邊是他們的世界啊,別怕,人類比你想像中的結實多了。」清明啞然失笑
,一臉自在地拉著他的手,走到冰場的入口後就把暮隱往裡推。



清明其實對滑冰並不太擅長,只是堅實的武功與舞蹈底子讓他能很快地適應,等掌握回主
場優勢的暮隱漸漸放鬆心情、想領著他在場內漫步後,清明就得非常聚精會神才能跟上暮
隱的速度;到最後他乾脆自己慢慢撤回場外站在外圈,靜靜地看著一臉如雨得水的暮隱。


不愧是凜冬的天人,清明趴在圍欄上心想。人類的冰鞋其實與天界冰嬉時穿著的有些不同
,暮隱卻那麼快的就如魚得水,一開始只是謹慎的、閃避著人類的身影緩緩徐行,接著慢
慢進入內場,與那些明顯有底子的孩子交手起來,有著共同肢體語言的他們很快併發出找
到玩伴的欣喜,那些初次見面的孩子們就這樣與他相談甚歡。



清明遠遠地看著。時隔多年,他終於再一次從暮隱身上找回他們初相遇時,那種由謹慎著
、小心翼翼的,漸漸敞開後顯得閃閃發光的眼神。



就是那個眼神讓他陷入了長達數百年的眷戀,即使暮隱現今抽高成人,眼神裡那股光彩時
還是那麼奪目而耀眼。



在內場的暮隱與那些孩子們聊著聊著、漸漸地擔任起指導角色,他溫柔而細緻地調整著他
們的動作,有條有理、一針見血,一下子就能把那些孩子調整到最好的狀態。到最後那些
人類孩子大概是對他太好奇了,一臉雀躍地要他示範指導,動作越來越長也越來越複雜,
於是一個兩個、滑冰場中央原本聚集的人群漸漸四散把場地讓給他,不知不覺間全場所有
人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在暮隱身上,眼神不由自主地流露出孺慕的憧憬與光彩。



暮隱在冰上的姿態真的特別美,他的舞其實與人間滑冰的方式及技巧完全不一樣,如果出
現在正式比賽上可能不怎麼會得分的那種。但他的動作帶著舞劍的身段與舞祭的姿態,彷
彿內建著樂鼓隆隆的節奏,蒼勁得像疾風、又柔軟的像細雪,每一個動作都毫無遲疑與停
頓,渾然天成的就像自然的造物,在冰上翩翩起舞時,就像只優雅而健美的白鳳。



明明是冰冷無生機的滑冰場,因為他的存在,霎時成為了讓人熱淚盈眶的仙境。上百個人
類緊盯著他,每當他旋身時,碎冰刮起、有很短很短的幾秒鐘全場甚至會一齊忘記呼吸。


清明不算太意外,只是撐在護欄邊看著這一切,有些欣慰,有些得意,有些與有榮焉的科
科科笑了出來。



也不能怪他們都看傻了,雪國的天人殿下親自跳的舞…… 這種神仙級的表演有幸看一次
、就夠他們感念回味一整個人生。



膜拜吧,你們這些凡人。


等小雪舞畢,全場的人呆了呆,才爆起了如雷貫耳的熱烈掌聲;暮隱這才回過神、有些無
所適從地飛快滑出場外朝清明跑來,拖起他羞赧地低著頭快步撤離。



「好玩?」清明讓他拉著手緊緊跟在後頭,語氣很歡快。


「……我沒有感覺心跳這麼快過。」暮隱喘著氣說。


他們一路奔進著裝區、把自己塞進隱密的角落,還是靠清明用背擋著他才稍微隔絕開了眾
人好奇的目光;等到暮隱好不容易順平了呼吸,想了想還是老實的笑了出來:「好玩……
很好玩。」








從那天之後,暮隱不定時就會到滑冰場去,但低調多了,連續動作再長也不會超過兩分鐘
;只是那一次的驚鴻一舞真的讓許多人都印象深刻,每當他出現在場上時就會響起此起彼
落的尖叫與歡騰,即使他一個小小的技巧也會引來掌聲讚嘆,日子久了竟然連後援會都建
立起來,每一次離場就會有人送來飲料跟毛巾,而且越來越多。



「孩子們太熱情,我難以推卻……」他捧著滿手的禮物回到觀眾席,一臉徬徨失措。


「這樣才是正常的。」等在場邊的清明毫不在意地抽走其中一個寶特瓶喝了一口。


「是嗎?」


「嗯,“被喜歡”就是這樣。這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哦。」


「除了哥哥……也只有你說過喜歡我。」暮隱看著滿手的小禮物一臉困惑,純粹無邪地問
:「喜歡這種情緒,可以由這麼多人那裏接收而來的?」



「……」清明拿著水瓶的手停在空中,毫無辦法的回望他。


怎麼辦?他這閃閃發光的初戀,這總是凜著一臉冰霜、好不容易才慢慢一點一點學會笑的
心上人……明明看上去樣樣完美,怎麼相處的時間越久、越覺得他傻得讓人心疼?



「喜歡是一種正向情緒,可以讓說出來的人感到舒暢,接受到的人也可以為此得到鼓勵,
代表你是被珍視的、被需要的。」



「剩下的就是心情上的差別,那些孩子是崇拜你、想從你身上學習、想跟你成為朋友而喜
歡你。而我對你的喜歡是最接近愛情的那種……先說好,就算以後出現了對你抱有跟我相
同感情的傢伙,你也只准接受我的。」



「……才不會有其他人想對我說你那些胡話。」


「就當是吧。」他蓋上瓶蓋,淡淡地往慕隱身後看了一眼:「我只是要說你們凜冬的人感
情太淡薄了,才讓你沒意識到你值得這樣被對待,暮隱。」



他上前一步摟過暮隱的肩膀、直視著他身後那一群蹭上來想要交換聯絡方式的女孩子,非
常惡意的噙著笑容、當她們的面用唇淺淺滑過暮隱的耳際。



女孩們的反應分成兩派,一些人臉青了一些人臉紅了,共同反應則是都掩著臉尖叫跑走了



「怎麼了?」暮隱正在深深咀嚼著他剛剛說的話,沒有注意到後方的騷動、與清明動作的
曖昧。



「沒什麼,後頭沾了東西。」清明一臉愉快、順了順他冰涼絲滑的髮梢。「我們回去吧。








——


本章重點(螢光筆)
1.真・喝酒誤事(清明殿下當晚回寢殿徒手捶爆一顆枕頭
2.雖然老是在說自己心性涼薄,但其實會一直往滑冰場跑,就是暮隱下意識地貪求“被需
要”與“被喜歡”這種感覺的證據,只是他自己沒有察覺。

3.在某人的刻意為之下,在人間生活時,小雪殿下其實一直都沒學會浴室是怎麼操作的..
.好了我言盡於此(合十



--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01.12.18.2 (臺灣)
※ 文章代碼(AID): #1WU6UWgX (marvel)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618503584.A.AA1.html
iamrollita: 搶個頭香(。・ω・。)1F 04/16 00:28
iamrollita: 這篇好暖好幸福 後面的螢光筆太色惹啦嘎嘎嘎
emsa: 太甜了~真好3F 04/16 00:36
michellestar: 第3點的意思是一直共浴嗎?科科~4F 04/16 01:00
Fxyu: 啊啊啊啊推5F 04/16 01:11
dean5622: 推6F 04/16 02:30
esophagea198: 哇!所以都一起洗澡啊(鼻血)7F 04/16 05:38
cindy625: 哇!共浴...好噴鼻血喔!8F 04/16 08:31
pandahsien: 螢光筆重點XDDD9F 04/16 08:38
SalDuar: 如「雨」得水的暮隱10F 04/16 09:23
SalDuar: 生性涼薄(物理
arnus: 喔喔喔喔每週精神食糧啊感謝大大(合掌12F 04/16 11:16
sophena1990: 一直想到羽生結弦哈哈哈13F 04/16 12:17
susanSB: 啊~我一臉的姨母笑是為何~XDDDD14F 04/16 13:42
however1109: 推!雖然看了這麼多音姐的文章,還是時不時驚艷文15F 04/16 13:54
however1109: 筆、文字的運用,真的很厲害!
xvekfvz: 最近都一次兩篇真的好開心,好喜歡暮隱~17F 04/16 15:05
xvekfvz: 啊啊啊啊我看了上篇的貼文回覆去搜尋了,好有感覺啊 http
xvekfvz: s://i.imgur.com/EGk0nmM.jpg
xvekfvz:  https://i.imgur.com/l2yW29K.jpg
[圖]
IBERIC: 推21F 04/16 15:22
gtammy: 一邊看一邊不自覺微笑,覺得滿足,謝音姐!22F 04/16 15:50
SofiaChang: (抓重點)兩位殿下在人間的時候都一起洗澎澎>\\\\<23F 04/16 16:46
elaine4444: 推24F 04/16 19:14

--
※ 看板: Marvel 文章推薦值: 0 目前人氣: 0 累積人氣: 11 
分享網址:
r)回覆 e)編輯 d)刪除 M)不收藏 ^x)轉錄 同主題: =)首篇 [)上篇 ])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