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示廣告
隱藏 ✕
※ 本文轉寄自 ptt.cc 更新時間: 2021-05-06 20:52:10
看板 marvel
作者 however1109 (H)
標題
 [翻譯] NoSleep-我們都帶著色彩出生。 

時間 Thu May  6 09:07:03 2021


原文網址:https://www.reddit.com/r/nosleep/comments/j9t8ko/we_are_colorcoded_at_birth/
We are color-coded at birth : nosleep
4.5k votes, 98 comments. They say that everyone in Mallis is born with a distinct color. A color that defines the house they live in, the work they … ...

 

原文標題:We are color-coded at birth

是否經過原作者授權︰(是/尚未)尚未

未經授權者,不得將文章用於各種商業用途

非專業翻譯,謝謝閱讀。
------------------------------------------------------------------------------
原文標題:We are color-coded at birth



他們說,每一個馬里斯人都帶著獨特的色彩出生。

一個決定他們會住進怎樣的房子,做何種工作,和擁有什麼樣朋友的色彩。

無關你的雙眼、頭髮或皮膚顏色,而是一個藏在左手大拇指內側的小點。

總共有三種。

它可能是紅玉色,藍色或綠色。


每一個馬里斯人的出生都被大肆慶祝。

把這個小生物帶來世界的父母會收到大量的禮物和手寫的祝賀小卡。

市長本人則會打扮得華麗又正式,親自出席每一次接生。

當然,這項任務在我們這個小鎮並不會太困難。


沒人去管孩子的性別,大家只關心孩子左手拇指上的那一小點。

我們會在得知是紅玉色、藍色或綠色時表現出驚訝。

但其實,這些都只是作秀而已。

因為小孩通常會遺傳父母之一與兄姊的顏色。

而由市長親自為新生兒公布色彩則是這兒的傳統。

人們好奇地等待他每一次的宣布,一直以來都是這樣。


宣布色彩會是出生後第一件事,甚至在父親親眼見到自己的孩子前。

母親告訴我,迅速的行動是很重要的。

因為帶有色彩的小點並不會一直在那,頂多一天後就會消失了。

你必須確定顏色為何,並確保孩子能融入環境。

不然呢?

我總是好奇會發生什麼,但從沒得到過正確答案。


色彩分類已經是舊傳統了。

但我們將之融入現代,仍在文化方面有其展現,至少從其中一部分。


那麼,首先,我來自讓人驕傲的紅玉色家族。

我們的房子由暗紅的磚塊建蓋,每年我的生日都會有母親烘烤的美味紅天鵝絨蛋糕。

父親甚至說我們的血是尊貴的紅寶石,其他人的都是腐敗受汙染的。

而我剛好擁有一頭紅髮,雖然很幸運,不過也只是巧合罷了。

我的父母雙方都是金髮,母親曾試著染了幾次,但仍舊不太一樣。

當然人們的髮色為何也不該是重點。


我們過著和諧的生活。

這是個隱蔽的小鎮,關係親近的社區,即使被分類為不同顏色,仍然友善的對待彼此。

在我的學校裡有各式團體,有時我們會一起完成作業或吃午餐。

而我最好的朋友剛好也是紅玉,當然這不是刻意分配的。

我去的預校位在幾乎都是紅玉家族的街區,所以自然得,交到的第一個朋友也跟我一樣屬
於紅玉。


但我們成為好友的原因與色彩無關,而是因為玩具、遊戲和那些共同完成的惡作劇。

當我上小學時認識了一些屬於藍色的朋友,但他們通常還是待在自己的團體裡。

這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

我沒有輕視任何人,況且鎮上的每個人都很好。


嗯,這並非完全正確。

雖然我的父母總是教導我要良善且不帶偏見,但有一個家庭,他們在我還小的時候就警告
過我不能靠近。


而現在這項偏執已經在我腦中著根,不幸的是,甚至開始一點一點影響我對其他成員的看法。

我努力不讓髒東西汙染一鍋粥,但有時候真的很難做到。


當我第一次看到那棟父母警告過我的房子時,比起害怕,更多的是驚為天人。

它位在綠色街區,緊鄰著藍色街區的邊界。

會從學校返家的路上經過這純粹是場意外。

通常,我會走別條路回家,但因為邊走邊想事情,在注意到之前我已經看著這棟與眾不同
的房子了。


我不太確定房子本身的色彩,但被長春藤徹頭徹尾的覆蓋讓它看起來滿滿的綠色。

直到看第二眼我才注意到有扇森林綠的門埋於其中。

而除了它奇怪的樣貌外,還有某種東西。

我在走過時聞到它散發出的味道。

一種難以形容但讓我在心中感到歸屬的味道。

它讓我想到泡完熱水澡後,穿上全新的睡衣,躺在乾淨的床單上。

既自然,又像家。

無視十一月的寒冷,我彷彿凝結於人行道上,做不到把雙眼移開。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那站了多久,一部分的我幾乎已經走到了那扇門前。

彷彿有某種東西在裡面,呼喚著我,歡迎著我。

這時我才注意到有人在那模糊的窗戶後頭,同時,遠方傳來某種刺耳的聲音。

有著尖銳指甲的手指刮搔著窗戶,一開始,我以為那戶人家有養狗。

我好奇地向前一步,才發現那雙眼睛並不友善。

那是一雙暗紅且有著深重眼袋和黑眼圈的眼睛。


雙目交接,接著她把臉更靠向窗戶,額頭貼著玻璃,喃喃自語著我聽不懂的話語。


我不自覺的向後退,此時低語變成了大聲的吼叫。

「你在那邊幹嘛?快回家!」

起初,我以為那是從屋裡傳來,轉過身才發現聲音來自站在我身後的一位老先生。

他穿著藍色的雨衣,嘴角掛著微笑,雙眼卻透露出深深的恐懼。

我開始奔跑,一路不停直到深紅色的家門前。

此時我才了解,無論住在那的是什麼,都不是在歡迎我,而是在誘拐我進去。

-----------------------------------------------------------------------

一開始,我並不確定是否要把我看到的告訴父母。

他們對我非常保護,在嘗試了許多年後才生下我,父親總說我是他們的奇蹟。

他告訴我,母親在我出生後哭了整整一個禮拜,無法相信自己該有多幸運才終於能把我抱
在懷裡。


每一天他們都在向我證明對我的愛,所以我知道這件事會多讓他們抓狂。

他們倆都非常熱愛這個美麗的社區,並且不會喜歡這兒有會嚇到我的事物存在。

我所不知道的是,他們才是加深我恐懼的人。


「絕對不准再靠近那棟房子!」父親嚴厲地說道。

「他們跟我們不一樣,甚至根本不應該待在這,但我們必須接受所有人,你懂嗎?可是這
不代表你必須跟他們有交集。他們-不對勁,」母親帶著些微同情補充這段話。


「什麼叫他們不對勁?」我問道。

我的父母交換了一個眼神。

「你知道每一個馬里斯人都被賜予特別的顏色對吧?那是古老的傳統。在正確的色彩之下
,你會活得更健康、擁有順遂的人生。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的農作物總是長得特別好,

我們從不生病並且活得比一般人更久。我們會這麼幸運的原因就是遵守古老儀式。
不幸得是,總是有人天生就被混亂和苦痛吸引,而他們想把這些也帶給其他人。」

「混亂?」我說。

「他們想要紅玉,我們內在的紅玉,」母親回應我。

我的心跳開始加快,他們說得一點都不符合我周遭的一切。

這輩子,我從來不知道恐懼是什麼,我有很多朋友,過得很快樂。

聽到有人毫無緣由的,只因為他們的卑劣就想讓這些都改變讓我感到非常憤怒。

「為什麼不能直接叫他們搬走?」

我的父母笑了。

「那樣會簡單多了,對吧?不過我們不能強迫任何人離開,他們必須自願這麼做。」


我對他們保證絕對不會再走那條路,當然,不會遵守。

我實在太好奇了。

一部分的我感到害怕,另一部分的我說那不過就是棟房子。

隔天放學後,我告訴朋友們我必須替父母跑腿。

在他們走回紅玉大道時,我正試著找出通往那棟長春藤房屋的路。


它並不難找,雖然與我昨天看到的天差地別。

整棟房子都覆蓋著血。

它們從窗戶流到綠色的草皮上,大滴大滴的血。

當然那也可能只是一般的油漆,但那個當下,這並不重要。

無論那是什麼,都很顯然是個徵兆。

就在我準備轉身回家,當作什麼都沒看到時,聽到了一個聲音。

聽起來像個孩子,彷彿耳語那麼小聲的聲音。

「進來。」

看了看四周,我是那條街上唯一的人。

我往前邁開一小步,聲音再度傳來。

「來我這。」

就在此時,我再度轉身開始奔跑。

父親和母親是對的。

有某種深沉的不對勁關於那棟房子,和住在裡面的人。

他們試圖製造混亂,也即將成功。

-----------------------------------------------------------------------

之後,我不常再回想起那棟在綠色街區的房子。

我從不經過它,尤其當我只有自己一人時。

隨著我長大並且考到駕照,更不再需要走那條捷徑了。

當然,我已經不像小時候那麼害怕了,但我想,不怕一萬只怕萬一。


現在我在藍色街區度過更多時間。

升上高中讓我了解到,你不一定得跟誰當朋友,只因為你們在相似的地方長大。

我的新朋友大多得去礦坑或工廠幫忙他們的父母,而我的打工地點則在冰淇淋店,
但我們會在工作結束後會合放鬆一下。

每當我邀請這些新朋友來家裡時,我的父母總是超級友善。

笑著歡迎我的朋友,還會說些他們父母的好話。

拿出餅乾飲料讓我們在客廳玩耍。

我覺得他們在我朋友來訪時花在我身上的時間,似乎多於我單獨一個人時。


在這樣有限的認知下,我活得相當快樂。

直到一個人的出現,改變了我對馬里斯色彩的想法。

喬納斯。

他每天都會來店裡,一球薄荷和一球草莓冰淇淋。

這種讓我感到噁心的組合,他卻發誓兩種口味完美結合。

現在他每隔一天就會來店裡,不久後這就成為我上班時最期待的事了。

我沒有對任何人說起我的新暗戀對象,無論父母或朋友。

我知道父親母親總是表現得開明並且沒有一絲偏見,但我也知道,
他們會用上一輩的眼光去看待,一旦他們知道喬納斯生來屬於綠色。


事實上,一段時間後,我已經不在乎這些了。

但相處的時間越多,他越直接的表示我們現在還不該讓任何人知道。

「這是我們的秘密。」

那時候的我覺得這很浪漫。

我們來自同一個小鎮,卻屬於兩個不同的世界。

「那你的家庭呢?他們是怎樣的人?」有次我問道。

「嗯,我沒有任何兄弟姊妹,但我的父母親都很慈愛。只是他們不太跟其他人接觸。」

「為什麼?」

他笑了。

「嗯,因為他們不像你的父母那樣受歡迎啊。」

雖然他笑著,但我可以聽出其中藏了一絲苦澀。


還是孩子時,我看不出來。


但現在,已經越來越清楚,顏色並不只代表你會住在哪個街區。

那是一種象徵。

紅玉家庭更有錢,活得更久,受到更好的教育。

藍色家庭通常在中間,而綠色家庭則是最差的。


他們找不到好的工作,擁有差勁的鄰居,住在糟糕的街區,難以逃脫相同的命運。


而紅玉與藍色人屬幾乎不和他們互動,這只讓彼此分裂的更嚴重。


喬納斯告訴我這一切。

有時候,我幾乎覺得他因為這些既得利益而怨恨我,儘管他從來不曾表現出。

他想了解我的一天怎麼過,想了解我的父母。

他想知道他們如何對待我,他們做什麼工作,和其他所有。

他對我的生活抱有極大的興趣,卻從不分享他的。

我戴著你所想像得到,最大的粉絲濾鏡。

在我眼中,他的一切都是如此完美。

我愛他那在太陽下會變得更亮的一頭金髮,我愛他溫柔的笑容,但其中,我最愛的是他的
味道。


他聞起來就像家。


濾鏡在某天下午回到家,看到迎接我的是床上放著的禮物時才終於掉下。

那是一束花。

玫瑰、鬱金香和一些別的什麼,看起來非常眼熟。

常春藤。

突然之間一切都清楚了。

當我了解喬納斯到冰淇淋店找我並非巧合。

我就是目標。

從我很久以前走過那棟房子時就開始了,我只是不懂為什麼。

無論如何,這都是不對的。

我知道我的父母沒有放他進來,所以他一定是非法闖入才能把那束花放到我的床上。

直到這一刻,我一直以為自己很了解喬納斯,而現在一切都破碎了。


我跑下樓想拿我的手機卻找不到。

當我聽到聲響,並從樹叢縫隙間看到母親的金髮時,才終於感到放心。

母親常常待在那。

那是她最喜歡做的事。

甚至都不讓我幫忙。

我快速的打開門往外跑。

「媽?」

「嗨,寶貝。」

人影移動,我才知道自己看到的不是母親的金髮。

是喬納斯,膝蓋深埋於母親的花床上。

「你喜歡那些死去的花朵嗎?」他笑著說。

我往後退了一步並準備逃跑,但喬納斯起身的速度更快。

「等下你就可以走了。我只是要你先看個東西。」

某種詭異的冷靜在他的嗓音裡,跟這周遭的一切都不符合。

「你在做什麼?」我試著用自信的口吻問。

他欺騙一切、耍弄我,而我開始感到憤怒。

「我搞懂了。我全都搞懂了。」

「你在說什麼?你必須馬上離開!」

他只是笑著,雙眼散發惡意。

「你還不懂嗎?你不屬於這裡,從來都不。」

「喬納-」

他從泥土中離開,雙手顫抖的伸向我。

突然間他看起來不再憤怒,淚水在他眼眶盤旋。

「我就知道。他們殺了所有人。」

「誰?」我小聲地說,同時再度往後退了一步。

我必須趕快離開這。

他揮手要我過去。

「看一眼就好,拜託?」

他是用雙手挖掘泥土,沒有任何武器。

我知道父親很快就會到家了,我只需要再拖延一下下。

我慢慢地往被破壞的花床移動。

喬納斯指著某個東西。

某個深埋在被他撒的到處都是的泥土和花朵底下的東西。

它們看起來像小型棺材。

「那-那是什麼?」

喬納斯對我露出一個悲傷的笑容。

「我逝去的手足。」

我不確定之後發生了什麼。

他太快的靠過來,接著一切都暗了下去。

-------------------------------------------------------------------

我在黑暗的房間裡醒來,躺在床上,但這裡不只有我一人。

有人在觸摸我。一隻乾巴巴的手在來回撫摸我的臉頰。

我試著移動但身體太過僵硬,試著尖叫但在我發出任何聲音前,那個人開始低聲說話。


「噓,沒事了。你到家了。」


我的眼皮沉重,但仍慢慢在適應漆黑。

接著我看到,那是一位老婦人。


喬納斯也在這,握著我的手。


我想粉碎他的雙手和頭顱。

他不只背叛我,甚至還綁架我。

把我從我安全的家中帶走,帶離我的家人。


但那都是在我知道,我才是那個拿走他人生的人之前。


或者救了他,端看你如何解釋。


婦人凝視著我的臉和髮。她的眼睛看起來跟我的一模一樣。

而在她的灰髮間,我仍可以看見幾絲紅色。


「我很抱歉如果我的出現嚇到你,我不太能離開這棟房子。」她帶著一個哀傷的微笑說道。


原來,大拇指上的色彩並不一定跟隨父母親。

那些我們生來就擁有的好處完全是隨機的。

我那所謂的紅玉色「父母」想要生下和他們相同的小孩,但卻始終無法如願。

他們讓那些孩子消失在泥土中,在市長宣布之前。

我父母在鎮上擁有的聲望讓他們能做到任何事。


「你和我,我們在同一天、同一間醫院出生,只相差一分鐘。你生來紅玉而我屬於綠色,
與各自的家庭都不同。」喬納斯說。



他原本也應該會死,就像我父母之前的所有小孩一樣。

但在看到我的紅玉小點和紅髮後,他們願意為了得到我做任何事。

一切都非常完美。

我們同時出生,絕對不會有人發現。


而我真正的父母根本沒得選。

這鎮上沒有任何人會幫助他們。

他們沒有錢也沒有權可以抵抗紅玉家族。

唯一能做的只剩救下那個可能會被犧牲的無辜男孩。


他們一輩子都活在威脅之下。

我的冒牌家庭盡一切可能確保他們離我離得遠遠的。

在房子上潑血作為威脅,緩慢的毒害他們並讓整個小鎮的人都視他們為敵。

這麼多年他們都活在恐懼之下。


但到此為止了。

是時候結束這些顏色帶來的傳統觀念了。

開始的第一步,將他們的紅磚房屋燒為火光。


--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3.240.37.52 (臺灣)
※ 文章代碼(AID): #1Waq4wdJ (marvel)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620263226.A.9D3.html
smartjim: 好看1F 05/06 09:34
qqq3892005: 有意思 不過主角一下子跳到燒養父母家感覺太激進了?2F 05/06 09:59
qqq3892005: 會不會其實還是綠家的在洗腦他
suikameizi: 滿悲傷的故事4F 05/06 10:40
yu800910: 推5F 05/06 11:31
EVICE: 燒養父母家,不見得是主角下的手,可能是預告喬納森的計劃6F 05/06 12:15
ALENDA: 謝謝翻譯 但原作感覺有點偷渡某些種族思想在創作裡7F 05/06 13:18
IBERIC: 推8F 05/06 13:26
cheeseup: 太快了9F 05/06 14:21
doocoo: 推10F 05/06 14:35
timo2013: 階級問題啊…11F 05/06 14:39
SofiLai: 很像是分歧者這類型小說的風格12F 05/06 15:02
ayun: 為什麼主角馬上就相信對方了…覺得轉變好快13F 05/06 15:22
regen1999: 推14F 05/06 16:00
angelicmiss: 推 這劇情太快了15F 05/06 16:08
tinabjqs: 推16F 05/06 16:16
sonny044: 真的超快相信對方 一點都不懷疑嗎17F 05/06 17:13
onepart: 推18F 05/06 17:28
xuewom: 推19F 05/06 17:53
mingchei: 應該是成長過程主角自己就慢慢覺得不對勁了吧20F 05/06 18:43
edayyamayday: 看到院子的屍體也該醒了21F 05/06 20:49

--
※ 看板: Marvel 文章推薦值: 0 目前人氣: 0 累積人氣: 78 
分享網址:
r)回覆 e)編輯 d)刪除 M)不收藏 ^x)轉錄 同主題: =)首篇 [)上篇 ])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