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示廣告
隱藏 ✕
※ 本文轉寄自 ptt.cc 更新時間: 2021-05-21 03:36:11
看板 marvel
作者 however1109 (H)
標題
 [翻譯]NoSleep-我老婆有張可拆卸的臉。

時間 Thu May 20 19:16:17 2021


原文網址:
https://www.reddit.com/r/nosleep/comments/hhmlt9/my_wife_has_a_removable_face_ive_never_glimpsed/
My wife has a removable face. I’ve never glimpsed what lies beneath it, but my best friend has. : nosleep 14.8k votes, 412 comments. Samantha told me about it on our third date. We were watching a movie on her couch when I made my move to kiss her. She … ...

 

原文標題:My wife has a removable face. I’ve never glimpsed what lies beneath it, but
my best friend has.

是否經過原作者授權︰(是/尚未)未

未經授權者,不得將文章用於各種商業用途

非專業翻譯,謝謝閱讀。
------------------------------------------------------------------------------
原文標題:
My wife has a removable face. I’ve never glimpsed what lies beneath it, but
my best friend has.



在第三次約會上,莎曼紗告訴我這件事。

我們正在她的沙發上看電影,當我試圖親吻她時,她揮動雙手擋在我面前。

「我有一件事必須告訴你」她說。

我做好心理準備,該來的總是會來。

"我還沒準備好開始一段感情。當然,這不是你的問題。"
這會是我在這世上最不想聽到的話,因為我早已為她痴狂。

「好」我說。

「我的臉可以拆卸。」

這我倒是第一次聽到。

「你什麼?」我差一點就要笑出來了,但她的表情真的嚴肅到不行。

「我的臉可以拆卸。」

「這是,一種比喻?」

「不是。我的臉真的可以拆下來。過來,看仔細一點。」

她抬起下巴並用手指沿著下頜滑過,「你可以看到接縫。」

在花了一會讚嘆她美麗的脖子後,我靠向前查看。

雖然很難看到,但的確有一點點不太自然的地方,在她的臉與喉嚨之間。

我越來越困惑,像一百萬個為什麼同時砸到我的腦袋一樣。

「不要問為什麼、怎麼做到的或任何類似的問題,」莎曼紗說,「我沒辦法回答你。如果這會成為我們之間的問題,你現在就該離開。會告訴你是因為我喜歡你,我希望我們的感情可以進入下一個階段。但這件事是沒得商量的。」

「好」我說,不太確定發生了什麼。
「這不會是個問題。你有一張可拆卸的臉,又怎樣?誰在乎?它看起來很棒啊。」

「還有一件事。每天,通常是在傍晚。我必須把臉拆下來消毒內側。如果我不這麼做,它會爛掉。通常需要一個小時,看我那天的狀況。而在這期間,你絕對不可以看我真正的臉。永遠都不行。這樣你了解嗎?」

「ㄏ…好。了解。不能問,不能看你…『真正的』臉。」

莎曼紗起身。「現在,我要去浴室清潔我的臉。你會有很多時間可以思考我剛說的一切。如果我出來時你還在…那很好,我希望如此。但如果你離開了…我也能理解。」

她轉身走進臥房,在聽到浴室門關上時,我還像被嚇傻了一樣的坐著。


我認真的思考整件事。

有可能只是某種玩笑,有可能只是某種謊言,但有可能是真的嗎?

嗯,要使用電影的化妝技巧改變演員的臉是絕對做得到的。

所以我想莎曼紗每天都戴著一張「可拆卸的臉」也是可能的吧。

也許她曾發生過血肉模糊的嚴重意外。

也許她的臉被酸溶蝕,或被火燒燙,或被重型機械除去皮膚。

如果真的發生過,我也不會知道。

因為她永遠不會告訴我,我也永遠不會看到那真實的面貌。

我想像一張去掉皮膚,露出肌理,腐敗的臉。

我有辦法親吻她嗎,如果那才是我真正親吻的對象呢?

但我們所有人都是這樣,不是嗎,在那張皮之下?

僅僅是肌肉、骨頭、鮮血和濕軟的器官。

我在客廳不停繞圈,雙手拉扯頭髮。

我喜歡莎曼紗,非常喜歡。她聰明,又有趣……而且美麗。

但那份美貌真的嗎?那算嗎?「真實」與否重要嗎?甚至去思考這件事情的我很膚
淺嗎?

當她走出浴室時,我還在。

我看著她的臉,她笑了,而我徹底愛上她了。


*****


我們約會,同居,決定結婚。

基本上,這是一段非常普通的關係,典型的兩個年輕人相愛,建構共同的生活。

白天時,要忘掉這件事非常簡單。

它看起來很自然,只有在特定的姿勢,特定的光線下,才會有那麼一絲跡象顯示這不太自然。

但每晚都一樣。

莎曼紗會把自己關在浴室-有時一個小時,有時兩小時-清洗她的臉部內側。

我從來沒停止好奇,我會坐在那想著那張臉底下會是什麼。

有好幾次我幾乎都要闖進浴室了,但從沒真的這麼做過。

倒是偶爾試著問她。

關於,是否有什麼,曾發生過。

關於如何使那張可拆卸的臉看起來如此逼真。

關於那底下到底是什麼模樣。

我也曾試著哄騙她讓我看。

對她保證我的愛絕對不會改變,也根本不在乎她真實的臉長怎樣…我就只是,好奇而已。

她從來不曾讓我看,或告訴我這件事背後的故事。


她不會對我這樣做感到煩躁(除非我真的太白目)。

她只會聳聳肩說,「你知道你不能看,也知道我不會告訴你任何事。」


*****


我沒有告訴過任何人,有關莎曼紗可拆卸的臉。

並非她要我保密,我只是覺得這不關任何人的事。

除了那一次,我告訴了一個人。

那是在我的單身派對上。

我們在大蘇爾租了幾間小屋,整晚都在喝酒,和將鼻子埋進不應該埋進的粉末裡。

太陽緩緩升起,所有人都倒下了。

剩下我和克里斯站在頗有威嚴的懸崖,往下看著太平洋的波浪破碎在岩石上。

克里斯是我最好的朋友,像親兄弟那般親近。

我們一起長大,大學時也常探望彼此,並且一起度過暑假。

畢業後,我們搬到不同的城市,但仍然保持高度聯繫。

站在那懸崖上,我對克里斯說了關於莎曼紗可拆卸的臉。

一開始,他以為我在開玩笑。

接著他冒出了一百萬個問題,大部分我都無法回答。

「底下是什麼?」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難道不知道真相不會讓你抓狂嗎?」

我聳聳肩。「我不知道的事很多。我不知道怎麼算微積分,我也不知道人死後會怎麼樣。」

「但她就要變成你的老婆了耶。而你甚至不知道她到底長怎樣。是我就一定會看。
在浴室裡裝個攝影機之類的。那是她進行清潔的地方,對吧?
裝上鏡頭然後看一眼,你就會知道了。」

我嘆口氣。
「沒錯,這的確讓我抓狂。我已經問過她不下數百次了。但她就只是說我不能看。我得尊重她,即使我不喜歡。這就是愛。」

克里斯大笑。「告訴說要尊重女人?世界都要顛倒了。」

隨著東方漸明,我們又回去討論過往時光。


*****


上禮拜克里斯為了公事來到鎮上,並打算在我家消磨周末。

那場在大蘇爾的對話已經是四年前了。

但我們都不曾再提起這個話題,即便一直保持緊密聯繫也盡可能地常見面。

周六傍晚,我們慵懶地待在後院,暢飲啤酒,解決幾塊烤牛排,此時我接到公司的訊息。

「可惡,」我不滿得出聲。「得去打一通工作上的電話。」


「真的?」莎曼紗抬起一邊眉毛問道。「週六晚上?」

「是我最大的客戶。寶貝,對不起。」

「那也沒辦法了。我要進屋梳洗一下。克里斯,你可以自己一個人待一會嗎?」老婆問道。

克里斯露出微笑。

「沒問題。我有啤酒,還有一些你們花園裡的雜草等著我去拔。天曉得你的懶鬼老公都不打算整理。那些番茄已經一腳踏進棺材裡了,有夠悽慘。」

我翻了個白眼,走向側院打電話。


15分鐘後,屋裡傳出尖叫。我的好友和老婆都在恐懼得哀嚎。

馬上丟下手機跑進屋裡,我朝著通往臥室的走廊前進。

透過敞開的門,我看到主臥浴室的門也開著。

「不要進來!」莎曼紗尖叫。「我的臉還沒戴上!叫救護車!他看了!噢老天,他看了!」

她聽起來非常絕望,同時極度的恐懼。

這讓我也感到恐懼和絕望,讓我想要衝進浴室,但我突然懂了,這會是個錯誤。

我突然懂了莎曼紗不讓我看她真實的臉不是因為自尊心,而是為了我自身的安全著想。

克里斯蹣跚的往後退出浴室。

手上拿著扳直的迴紋針,他慣用的開鎖工具。

但現在被他拿來一遍又一遍的戳向雙眼,同時胡言亂語的大吼著。

顯然他已經在發瘋的邊緣了,而看到他這樣自殘讓我不禁反胃。

「打電話叫他X的救護車!」她大聲吼道。「不要進來這裡!他該死的看了!」

我轉身跑回側院,手機就放在那剛修過的草坪上。

客戶還在線上,驚恐得詢問發生了什麼,那些尖叫聲是怎麼回事。

我掛掉電話並撥打119。

救護人員到達時,走廊上的克里斯正癲癇發作。

莎曼紗輕撫他的頭,邊小聲啜泣著。

她已經把臉戴上了,但一定是在慌亂中完成的,因為整張臉看起來都有點怪怪的。


*****


過去一個禮拜,我的世界只剩灰暗。

我最好的朋友住在精神病院,以嚴防自傷或自殺。

他徹底的失明,大部分時間動都不動、對外界失去反應。

除了變得暴力、焦躁得胡言亂語時。

醫生樂觀表示這種狀態應該只是暫時的,但他們不知道造成這件事的真正原因。

因為我告訴救護人員,克里斯食用了過量的迷幻蘑菇導致精神錯亂。

我看不出說出真正的原因有什麼好處。

誰會相信看到我老婆「真實的」臉會讓人發瘋?

最好的結果,我們會被長期調查;最壞呢,必須讓某人看莎曼紗的臉以示證明。

同樣的事將會再次發生,然後呢?

我不知道,也沒興趣知道。

而對莎曼紗來說,我知道她永遠不會同意讓任何人看到她真正的臉,無論後果為何。

警方的確為了確認我的說法再次打來。

院方沒在克里斯的血液中找到任何迷幻藥成分,雖然這也不算稀奇,畢竟它的代謝時間很短。

如果他們改檢測克里斯的毛髮,大概就會有很大的麻煩等著我。

但現在,那是我最不擔心的事了。


莎曼紗困在自己的世界裡。

她仍然會清洗臉的內側,但不像以前那麼頻繁。

而當她重新戴上時,總會有那麼一點歪曲,也漸漸開始有味道散發出來。

我試著讓她了解這不是她的錯。
「他知道,我告訴過他任何人都不能看。他明知道但還是闖進浴室了。
寶貝,這不是你的錯,拜託,說點什麼。」

「只是看了一眼我該死的然後就瘋掉了,這不是我的錯?拜託,我只是需要一點時間。」

而我,我盡最大的努力不讓一切崩盤。

但你知道奇怪的是什麼嗎?

即使克里斯變成那樣,我還是無法克制自己對我老婆真正的臉感到好奇。

如果真的要說,甚至比以前更好奇了。


--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3.240.37.52 (臺灣)
※ 文章代碼(AID): #1WfaK4m_ (marvel)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621509380.A.C3F.html
deer0731: 推~1F 05/20 19:23
regen1999: 推 本來以為會是主角被慫恿然後作死偷看2F 05/20 19:36
※ 編輯: however1109 (123.240.37.52 臺灣), 05/20/2021 19:45:34
※ 編輯: however1109 (123.240.37.52 臺灣), 05/20/2021 19:48:39
fatbean: 我記得有一篇也是在講臉還是口罩可以拆下來的。這篇看完3F 05/20 19:47
fatbean: 讓我超好奇
IrinIrin: 我完全不會想看,每個人少了臉皮都很噁心啊QQ5F 05/20 20:12
IrinIrin: 但這樣的故事就是要有人作死才有趣XD
wafiea708: 看完這篇故事的樂觀想法是 暗示化妝是戴上臉 素顏是卸7F 05/20 20:44
surrender: No is No8F 05/20 20:44
wafiea708: 下臉的差別9F 05/20 20:47
SvenLin: 不是,光是標題我就想要來一個了10F 05/20 21:05
h73o1012: 笑死 老婆卸妝後嚇死人11F 05/20 21:18
stupider45: 根本克蘇魯吧12F 05/20 21:22
stupider45: 看到的人都會發瘋
stupider45: 搞不好他老婆是外神之類的
les150: 好奇心殺死一隻貓了…15F 05/20 21:52
poundingface: 怎麼辦我也好好奇16F 05/20 22:07
[圖]
shuten: 伊邪那岐:我妹妹兼老婆也說過絕對不能偷看18F 05/20 22:59
evaj: 我想到有一部主角能帥死人的電影19F 05/20 23:02
dawn0733: 我好好奇喔20F 05/20 23:25
jenny44: ???21F 05/21 00:00
niishiki: 克里斯根本活該 不尊重人的下場22F 05/21 00:38
Enlb: 好奇不是殺隻貓23F 05/21 01:12
aho6204: 感覺很克蘇魯24F 05/21 01:14
yu800910: 很多故事的主角都是沒有想過要尊重人而發生慘劇25F 05/21 01:31
aaggh2003: 感謝翻譯26F 05/21 03:15

--
※ 看板: Marvel 文章推薦值: 0 目前人氣: 0 累積人氣: 70 
分享網址:
r)回覆 e)編輯 d)刪除 M)不收藏 ^x)轉錄 同主題: =)首篇 [)上篇 ])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