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示廣告
隱藏 ✕
※ 本文為 dinos.bbs. 轉寄自 ptt.cc 更新時間: 2012-12-19 10:20:14
看板 Gossiping
作者 afra33 (豆豆)
標題
 張良伊事件與形式化的民族主義

時間 Wed Dec 19 10:18:48 2012


http://newpolite.tumblr.com/post/37882260397
《新禮貌》
作者:黃郁琳、洪偉
2012年12月13日,蘋果日報標題是這樣下的:「我NGO青年代表 中國一省入聯--外交部尷尬 張良伊:爭取參與 無關政治」。在文中,報導形容張良伊為了爭取這個代表,不惜使用「中國台灣省(Taiwan,Province of... ...
 

誰偷走了「台灣之光」?--張良伊事件與形式化的民族主義


節其中一段:

但是就如我們如今在這波動盪中所見的,大部分的人對於「張良伊有沒有入選COY青年代
表」根本還是不關心的,對於張良伊的真正的對台灣的情感和矛盾也是不關心的,對於
COP青年的處境和台灣的國際局勢也是毫不在意的,他們所關心的只是「張良伊是不是以
『台灣』的名義代表台灣」。這也意味著,台灣群眾其實並不在意張良伊的真實立場和想
法,也不在意這個會議的意義,而只在乎什麼名字代表了台灣。




全文

2012年12月13日,蘋果日報標題是這樣下的:「我NGO青年代表 中國一省入聯--外交部
尷尬 張良伊:爭取參與 無關政治」。在文中,報導形容張良伊為了爭取這個代表,不惜
使用「中國台灣省(Taiwan,Province of China)」的名義參選。隨後,張良伊又澄清
:不,我是使用『台灣青年』的名義參選,卻在選票印好後發現被改為「中國台灣省」,
三番兩次抗議後無效,而被迫接受這個事實。


今天,我們不打算談事實究竟是什麼(即使他有可能真的是自願的,也無妨我們現在開始
要說的事),而是想談談,在這事件中,台灣民眾對於此事產生的來自政治的巨大反應,
以及一種熱愛起鬨、不問脈絡、視野封閉的態度,他們依此將張良伊的行為和「賣國求榮
」劃上等號。


我們所要批評的,是兩個最主要的關鍵心理。第一個是:當你一旦使用了「中國台灣省」
這個名目,甚至當是你為了某個目的而這麼做,便是做了「喪權辱國」之事。另一個,則
是:張良伊他隱瞞了這個「喪權辱國」的事情,純粹是為了自己的利益,也出賣了台灣人
民的支持。


我們認為光是如此地對張良伊批評,是相當不公允、而且愚昧的。

我們要來問兩個問題:

首先,我們懷疑,在這種心理背後,正反映了台灣人普遍對國際舞台中的台灣處境,特別
是對聯合國舞台中台灣青年處境的陌生。對於台灣來說,可悲地這是一種理想主義:「必
須保留我們的國家象徵。」要例子很多,至少可以看到,在奧運以及各種的國際舞台上,
我們不能使用自己的國名和國旗,都顯示了這只是一個應該去追求而非總是能達到的目標
。我們要問的第一個問題是:「要求台灣青年在國際會議中的所有環節,都必須不顧一切
地堅持保留國名,合理嗎?」


再來,我們要問,在這次的事件裡,張良伊所想的,和台灣民眾所想的,真的是相同的事
嗎?對於一個用盡一切努力、自籌大部分經費來參與國際會議的青年來說,他所想的是什
麼呢?或許,他帶著想要展現自己的心態,帶著對台灣民眾認同的渴求。但人們真的理解
,這些為了台灣人長久忽視的氣候變遷議題,以及為了國際長久忽視的台灣氣候變遷立場
做了那麼多努力的人們,心中所想的是什麼嗎?我們的第二個問題是:「張良伊應該扮演
怎樣的『台灣之光』?」


現在,我們試著來勾勒在媒體報導中被刪除的脈絡,來回答這兩個問題。

台灣「COP青年」的國際處境

當人們開始時讚嘆、當之後又在大罵的時候,究竟有多少人知道張良伊所參與的這個會議
在做什麼呢?


COP(公約會議),是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締約國(當然不包括台灣)每年的例
行會議,其下還有各式各樣的周邊會議,而有一個直屬公約秘書處的青年組織 YOUNGO所
舉辦的青年會議,叫做 COY,這就是張良伊所參與、所代表的那個會議。為了簡單起見,
我將這些青年稱為「[台灣]COP青年」,他們一年一代地傳承,重視著一樣的理念──永

續發展與世代正義。

基本上,這個會議不算對COP有實質的影響力,而它的立場也不等同於COP締約國。它的目
的無他,是給予NGO的青年一個發聲的管道。當國家立場在聯合國舞台,顯得如此弱勢時
,一些台灣青年們,由於十分在乎氣候變遷的全球化影響與台灣的聲音,他們努力爭取參
加這個會議,只為了能在國際中製造更多的發聲機會。對於這樣的目的,他們已經努力好
幾年了。


也想請各位了解到,只要有國際之處,無處不是中國的壓力,在〈我們在聯合國裡的處境
與真實存在的高牆〉一文中,COP青年用這樣的語言訴說了自己的這種處境:


    有關這方面的政治,一直都是敏感的話題,不幸地,這樣子敏感的話題,對我們而言
,卻是前進時所遇見的處境,以及在國際政治聚焦的場合下,真實所見的高牆。


    「Province of China?」如果你去過一些跟臺灣邦交堪憂的國家,或許你已經在簽證
上看過這幾個字。


    第一次在簽證上看到了硬被加上的這幾行字,心裡痛苦難抑,也能夠明白,自己捲入
的是一種複雜的國際政治,我們只想做好我們該做的事,卻仍百般不願地被牽引在其中。

    儘管再一次地,在聯合國的舞台,我們讓臺灣被世界看見了,我們首度登上國際記者
會,我們躍上國際媒體,甚至欣受COP18官方的新聞網報導。但當腳步試著繼續邁進,要
競選成為聯合國青年代表發言人、於聯合國發言的時候,仍然得再次撞見這堵高牆。


在這樣聲明的背後,意思是什麼呢?我想各位可能不知道下列這些媒體並沒有告訴我們的
事:


    三年前,在丹麥哥本哈根,台灣COP青年為了YOUNGO把台灣歸類至中國,大清早就守
在青年會議要求正名,中國青年卻表示:「依照聯合國現況,台灣不是一個國家。如果台
灣青年有任何異議,應該回過頭來要求自己的政府去爭取。」最後YOUNGO在中國的壓力以
及符合聯合國規範之下,勉強把分類從「參與國(participant countries)」改為「參
與區域(participant regions)」。

    兩年前,在墨西哥坎昆,一批台灣青年拿著寫了「吃飽沒(台語)、地球只有一個(客
語)、對抗氣候變遷、Taiwan must be here!」的標語在會場到處跑,一邊邀請各國青年
共襄盛舉支持台灣青年的參與氣候事務,一邊介紹台灣多元的語言文化。

    一年前,在與中國友好的南非,台灣青年在德班的會場大膽秀出「台灣」,而被趕出
會場。

    而今年,台灣青年從一開始報名,就是使用「台灣青年」的名義上場。甚至每個人寧
可多繳一筆會費,以加拿大NGO的身分進入會場。在眾多國際媒體面前,訴說的是台灣的
故事,也不斷強調自己來自台灣。在會場沒有人會把台灣和中國混為一談。對於今年台灣
青年們創造的成就,只能引用:「青年大概是這個世界最笨的一群人,歷史上,他們往往
背負著上個世代給他們的痛苦,卻希望可以給下一代幸福。」


當台灣青年已經為台灣主權的爭取,付出許多努力卻依然被忽視的時候、當他們為了這個
主權困境,比誰都還要困擾的時候、當他們付出了這麼多努力,卻依然被權力緊壓著不得
不低頭的時候,台灣主權的問題,還是要丟給青年自己面對嗎?究竟要作到什麼程度,台
灣群眾才會給予他們支持以及應有的榮光?又究竟要如何讓台灣人看見他們所付出的努力


台灣人,可以以怎樣的態度面對這個故事?又要如何讓自己的態度對這事件、對青年造成
影響?這裡難道不應該以一個更廣角的視野來反思自己、檢視群眾嗎?否則我們和那些只
強調「禮貌」的形式,卻忽略「禮貌」的實質的人,有什麼差別呢?


「台灣之光」與「明天過後」

然後讓我們來談談氣候變遷這件事情。

氣候變遷,是一個全球連動的現象。這顆星球上每一片土地,面臨的都是不同的氣候情境
。但我們知道,台灣因為在聯合國裡沒有席位,沒有辦法公開地、正式地向其他國家表達
台灣所面臨的氣候情境、產業與氣候的關係,也沒有辦法直接參與氣候對策的制定過程。
也就是說,全世界在考量要如何對抗氣候變遷時,「台灣變因」是被消音的。


除了台灣產業不斷對全球氣候變遷產生影響外,全球氣候變遷也不斷在衝擊著台灣這座小
島。這是我們所謂全球連動的意含。


台灣,有一個介於已開發國家與開發中國家之間的國家座落在此,我們也違法興建過渡假
村和科學園區,一方面製造太陽能板與LED、一方面又排放高汙染的化學物質到這塊土地
上。我們的經驗,對世界上很多國家而言絕對是值得借鏡的。


台灣,是座介於熱帶與溫帶之間的島嶼,島上有著令人讚嘆的豐富生物多樣性,同時也面
臨著颱風、驟雨、山崩、土石流以及海岸侵蝕等來自氣候的影響,身為一個島國、四面臨
海,我們比誰都更容易被氣候變遷所影響。


這幾年來,台灣的青年陸陸續續以各種管道想盡辦法進入會場,為的就是把台灣的聲音傳
遞出去。


為什麼是青年?除了台灣官方在國際舞台中的弱勢外,青年的特色也在於,不像其他幾千
名來到會場的各國官員們,各自要背自己國家的政治包袱──像我們看到的:美國和中國
,一個是人均碳排量世界最高的國家,一個是總碳排量世界最高的國家,互相推諉,誰也
不想承擔降低溫室起體排放的義務。而即便是向來藉著減碳大力推動產業轉型的歐盟,在
面對歐債危機時,這般立場也不免搖擺。


然而,青年可以用來自民間的聲音,更大膽地講出訴求:「這是我們的未來,是每一個生
存在這顆星球上的生命所必須面臨的未來。我們發出聲音,不是只為了我們這一代,更是
為了我們之後的世世代代,都能夠有權利有尊嚴地活下去。」


今年,張良伊成為十二國青年代表之一的意義非常明顯了,那就是他獲得了台灣青年史上
最好的發聲機會,他開始可以更細緻地表達台灣COP青年一直以來在思索的氣候問題、台
灣經驗與處境與系統研究成果。他談的是台灣──是這片土地,而不是地名──他生長在
這裡、認同這裡,而不是中國。


因此,什麼是張良伊他們所謂的高牆呢?絕不是指政治的高牆,而是對於氣候變遷問題的
發言的話語權的高牆。


其實,氣候變遷所關係的,還不只是未來,這根本是我們每個人所面臨的現在。難道一定
要等到災害過後、明天過後,台灣群眾才會開始意識到氣候變遷的影響和危機?要像今年
九月美國的Sandy颶風,才讓美國民眾驚覺氣候變遷的存在?上週,寶發颱風肆虐菲律賓
,才可悲地奪走了數百條人命。菲律賓離台灣已經這麼近了,但台灣人卻絲毫不覺得這一
點是奇怪的:「隆冬十二月還有強颱侵襲」。


台灣媒體究竟都拿些什麼東西餵養我們?我想透過最近的種種事件,大家都很清楚了。

但最令人悲哀的,不只是台灣媒體並不重視氣候變遷的問題,也不是台灣民眾不覺得氣候
變遷是危機,而是台灣民眾,或許是因為無知,打從心裡就不真的認同這些努力,也不是
真的尊重他們的理念;因此,在這些努力好不容易有了一些成果以後,他們想的還只是自
己能從裡面得到一些什麼現成的好處──人們要把「台灣之光」的光環放在張良伊的身後
,為的不外乎是讓自己的自卑轉化成一種自信。


我們要說的是,即便有著重重的障礙,台灣COP青年從四年前開始,終於還是努力進入了
聯合國氣候會議,並且一年比一年爭取到更多參與會議的名額。


他們一開始,都宛若剛進大觀園的旁觀者、學習者,逐漸才成為能夠真正在這個場域發出
自己聲音的人,在國際舞台表達:台灣為何應該在這裡、台灣已經做了些什麼、台灣還能
夠做些什麼。我們要從這裡,去檢視張良伊的成就,以及從這裡去認同他是否真的符合一
個「台灣之光」的概念。


氣候變遷,本是一個超國界的問題,需要全球通力合作方能面對。我們的媒體用國族的標
籤,切斷了種種嘗試與世界進行連結的努力,外交部在此敏感時機透漏聲明,其動機也頗
為可議。中國則是不斷在各種各樣的國際場合持續矮化台灣。然而,COP青年所嘗試的,
無非是要憑藉小小的個人的努力,為台灣引出一條條新途徑。但是,真正使台灣淪入國際
孤兒處境的,或許不是別人,而是隨著媒體起舞的每一個個體。


誰偷走了「台灣之光」?

究竟是誰偷走了台灣之光?在這裡我們就提出結論:沒有別人,正是我們自己偷走了「台
灣之光」。


是我們自己一廂情願地去製造了「台灣之光」,又一廂情願地認為它被「偷走了」。而這
種概念的製造方式,就像是禮貌的形式主義一樣,它也正反應了一種形式化的民族主義。
它那樣地粗糙,又是那樣地流於形式,它才會如此地脆弱。


一開始,聽到張良伊報來了這樣的訊息,台灣群眾便不顧內容地立刻將「台灣之光」的光
榮遞給了他(雖然也許他們因為興奮與虛榮,的確有些過度渲染):


    既然我們知道情況是如此的嚴峻,處處皆是高牆,那麼重要的是,我們該如何穿透高
牆的縫隙,做好我們該做的事,把這些重要的經驗跟現況帶回臺灣呢?我們該如何讓自己
的面容不被這高牆阻擋而被遺忘,讓我們的聲音不被國際現勢的冷漠而遮蓋?


    這道高牆還是有許多的縫隙,我們仍能夠在被限制的處境下,繼續前進,穿過這道高
牆,做我們該做的、這一面面高牆不願意我們做的事,其中一個方法便是,透過我們的努
力,成為了聯合國的青年代表!


但是就如我們如今在這波動盪中所見的,大部分的人對於「張良伊有沒有入選COY青年代
表」根本還是不關心的,對於張良伊的真正的對台灣的情感和矛盾也是不關心的,對於
COP青年的處境和台灣的國際局勢也是毫不在意的,他們所關心的只是「張良伊是不是以
『台灣』的名義代表台灣」。這也意味著,台灣群眾其實並不在意張良伊的真實立場和想
法,也不在意這個會議的意義,而只在乎什麼名字代表了台灣。


人們將COP青年的矛盾、掙扎和一直以來的努力,在媒體的詮釋下,窄化成一個簡單的二
分法,一個簡單到不行的,去脈絡的選擇題:


    今天,你是一個正港欸台灣人,你應該怎麼選擇:(1) 作為「中國台灣省」的代表進
入聯合國會議;(2) 堅持作為「台灣」代表,即使不能加入聯合國會議。


也因此,當我們對這問題的看待,只有這個簡單的問題時,這和我們所批評的「形式主義
」,根本上是一樣的事情。這是一種空有形式,沒有實質的民族主義概念。


用這種方式去將他定位為「台灣之光」的人是誰?在之後發現「台灣之光」不過是「中國
台灣省之光」而感到失望的人是誰?真正在乎台灣的聲音能被世界聽到的人是誰?真正在
意在氣候變遷議題中與國際舞台上台灣扮演的角色的又是誰?


實質來說,我們可以看到,張良伊代表「台灣」還是代表「中國台灣省」,這一點的影響
,並不是真的那樣巨大,因為台灣並不是真的「入聯」了。會讓人有這樣的觀感,當然,
媒體要負一半的責任,但是,另一半還是要怪我們自己。


另外一個問題,則是在這樣的事件之後,很少人去想到中國力量在裏頭如何施加,也沒有
想到聯合國基本上就是中國的場子(中國可是常任理事國,台灣連聯合國都進不去),甚
至,人們居然要把責任丟到青年頭上,甚至說「為了自己的虛榮不惜出賣主權」。這麼大
一頂帽子,我能不能控訴這是「語言霸凌」呢?


甚至,在2012年12月17日,台灣外交部已經開始考慮要取消給張良伊的補助款了,我不知
道群眾們和媒體們,有沒有理解到自己的態度和無聊的詮釋、評論與閒話,能對這些人造
成什麼樣的影響。


最後,張良伊成為該會議代表之一的真實意義,也是被忽略的,當台灣青年在氣候變遷這
個議題上,獲得了史上最好的發聲機會,台灣群眾想的還是,究竟他是不是個名義上的、
名符其實的「台灣之光」。


這也顯示了一個事實,台灣群眾們,事實上對氣候變遷這個議題是沒有感覺的、甚至是覺
得與我無關的;加上對於台灣青年在國際的處境是陌生的,對於中國所給的壓力也是陌生
的,才會讓媒體餵我們什麼,我們就一股腦地吞下去。


要抹煞一群人長久以來努力的意義,真的是相當容易的。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163.25.92.64

--
※ 看板: dinos 文章推薦值: 0 目前人氣: 0 累積人氣: 91 
guest
x)推文 r)回覆 e)編輯 d)刪除 M)不收藏 ^x)轉錄 同主題: =)首篇 [)上篇 ])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