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示廣告
隱藏 ✕
看板 ImSherlocked
作者 ImSherlocked (夏洛克鎖)
標題
 [FanFic][授權轉錄][Sherlock]風平浪靜 51-100

時間 2012年09月20日 Thu. AM 09:21:11


51

雪好像越下越大了,就像要把這個世界遮蓋起來,再打開的時候,就發現回到了從前。

我站在首飾店的櫃檯前,迅速將禮盒裡面一個黑色瑪瑙袖扣換成了銀**頭鷹,然後又迅速蓋上了禮盒。

抬起頭來,年邁的老闆正在對我微笑。

我用口型說:“PLEASE DON'T TELL HIM.”

老闆慈祥地笑,輕聲:“LOOK ,HOW HAPPY YOU ARE……MERRY CHRISTMAS.”

我將找零的錢收進錢包,“MERRY CHRISTMAS .”

這時一雙手突然放在櫃檯上,蒼白而細長,夏洛克的聲音響起:“這個我要了。”

我奇怪地看向他。而他只是把放在櫃檯上的手翻過來給我看,一條素淨的純銀鏈子正躺在他手心裡。

“聖誕禮物,約翰。”夏洛克微笑著說,眼神熠熠生輝。

“我為什麼需要一條鏈子?”我十分不解。

夏洛克把銀鏈子放在櫃檯上,伸手拿錢包,“從你腿上取出的子彈你一直留著,我想你可以把它做成項鍊戴在脖子上。”

“約翰,你懷念那個子彈之前的生活。”他低聲說。

第二天他不知道用什麼工具把我珍藏的子彈擅自貫穿了,害我實在難卻其盛情,一顆子彈終於上了我的咽喉。

“……謝謝,夏洛克……”我不太習慣地扭著脖子。

夏洛克的神情卻是略微得意的,“不用客氣。”


52

“夏洛克,我還留著這個。”我抓著那顆銀鏈子上的子彈的手很快就凍得冰冷,但我沒有立即縮回手。

夏洛克在我五步遠的地方站住,楞楞地看著我,片刻,他也伸出手翻開袖口,露出紫色襯衣上的黑瑪瑙袖扣,“我也留著這個。”

我把子彈塞回衣領,歎了口氣,不知怎麼有些落寞,“一年過得真快啊。”

夏洛克也收回手,我們倆又開始一前一後的行走。

不知道為什麼今夜又這樣不行回貝克街,而且又是這樣心照不宣地選擇同一種方式。

沒有一個人有怨言,也沒有一個人覺得不快樂。

“夏洛克,去年說的事我們今年實現吧。”

“……旅行?交女友?”

“你竟然還記得。”我表示驚訝,“沒有用的內容不是應該馬上刪除麼?”

夏洛克偏頭看了看我:“可是沒道理連你都記得,卻要我忘記。我可不是普通人。”

我笑了,“記得的話,就做吧。”

“旅行可能,女友不可能。”他撇嘴。

我也開玩笑:“那就你去旅行,我負責女友好了。”

他迅速回頭看我,眼睛眨了眨,“你要和梅麗過聖誕?”


53

我可以向任何人以任何方式承認,夏洛克有一雙別致而動人的眼睛。

這雙眼睛洞察世事,目光如炬,讓罪犯感到冷意,像是照亮道路的星子。

但當這雙眼睛以一種近乎疼痛的情感對入我眼中的時候,只能讓我心神共震,希望用世上所有的光明來填補那些空虛。

我怕這樣的目光。


54

“不,夏洛克,”我說,“梅麗會去牛津和她哥哥團聚,我會留在倫敦,也許去看看哈莉……不過,也許她並不需要我去看,克拉拉走了以後我和她更難好好說話。”

夏洛克了然地轉回身,背影看去雙肩略微一沉,好像是松了口氣。

我慢慢走在他身後,輕輕咳了兩聲。

“可是夏洛克,”我壓低了聲音,“我希望在耶誕節之前,你能見見梅麗。”


55

夏洛克沒有停下腳步,或許是猜到我會說這樣的話,“她和我有什麼關係至於一定要見面?”

我笑,“你是我唯一的朋友,我應當把你介紹給她認識。”

夏洛克的聲音聽不出來什麼不正常,“一定需要我的祝福?”

“不完全是,”我拉緊了夾克的衣領,向手心呵了一口熱氣,拍去額頭上的雪水,“我只是認為梅麗應該見見你。”

動作的間隙,有小粒的雪片落盡我脖領,貼在背脊上冷得人一個激靈。我抬頭時看見夏洛克深色大衣的後背已經被雪花飄成點點白色,於是伸手幫他拍。

他背脊一僵。

我的手也就頓住。

兩個人站在街沿上,不自然的動作維持了兩秒,然後夏洛克轉過身面對我,蒼白精緻的臉上是輕鬆的笑容,“OK,WHEN?AND WHERE?”


56

見面第一天就毫無顧忌地問我是阿富汗還是伊拉克的夏洛克。

相談不到十句就替我決定了一起去看公寓的夏洛克。

第一次讓我幫助查案卻把我一個人扔在屍體現場的夏洛克。

獨來獨往對我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夏洛克。

無聊的時候會和我相談甚歡,思考的時候卻讓我不能發出一點聲音的夏洛克。

半夜用小提琴聲把我吵醒,用我的任何東西沒有感到任何不自然的夏洛克。

四處雜亂沒有收拾的夏洛克。

一次次忽視掉我的感覺的夏洛克。

而梅麗……

就是那個很好的梅麗。


57

選擇早就在那裡,只是我從前不想找到它。

和梅麗交談後的那個晚上一個人步行回貝克街,那時我就已隱約感到選擇其實早就做出。

時至今日,平復心情,我才敢把那個按鈕一樣的東西按下去。

說不定會有一個電子類比人聲沒有感情地提示:恭喜約翰•H•華生先生進入下一關。


58

如梅麗說的,我選擇了我真正想要的。

人都是自私的。

我也是人。


59

“下週四晚上,Bam-Bou餐廳,”我邁開腿走到他前面,“我會聯絡梅麗。”

夏洛克隨即跟上,我們用平時已達成默契的速度繼續行走。

我聽見他在後面低聲應答:“GREAT……”

我低下頭看地面上不斷向後移去的斑駁雪色,“到時候好好打扮一下。”

“好好打扮的應該是你。”夏洛克輕輕說。


60

離聖誕只有兩周了,上兩天班,就又近了兩天。

週二下午六點我正準備下班,手機備忘錄突然響鈴提醒我需要替人代班。我懊惱自己記性壞,連忙拿起手機發短信給夏洛克:“臨時代班,晚回,你自己解決晚飯。”

半分鐘後受到回復:“工作中。 SH ”

我收起手機,長長舒出一口氣。辦公室的門被人推開,莎拉落實了我代班的情況,囑咐兩三句話,就和我說了再見。

整個診所或許就只剩下我一個人。

我向後靠緊椅背,仰起頭看天花板,突然想起梅麗家的那盞中國布藝吊燈。

我想起昨天電話裡梅麗答應週四見面的聲音,也想起她依然溫柔的語氣。

她說謝謝我的選擇。

我說,我應該謝謝她。

這時候手機又進了一條短信,恰巧是梅麗的。

“現在想與你見一面。”

我回復說我在替人代班。

“你總有晚飯時間,我來找你。”

我毫不猶豫地答應了,約在診所旁邊的咖啡廳。


61

梅麗是一位漂亮聰慧,且擁有獨立魅力的女士。金色的頭髮,晶藍色的眼睛,笑起來有溫柔的酒窩。

她善解人意。

這一次我們並沒有說太多話,咖啡也喝得很少,可氣氛並沒有因為星期四晚上的既定安排而尷尬。

她反而拍了拍我放在桌上的手,安慰我:“約翰,不要太擔心。”

我翻過手拉住她,抱歉地笑:“夏洛克不會很難相處,你也不用擔心,”

她笑著搖頭,聲音輕柔得我幾乎要聽不見:“謝謝你,約翰。”

走出咖啡廳的時候,我擁抱了梅麗。或者說,是她擁抱了我。

在她轉身要離去的時候,我說:“那個奇怪的夢,我也做過了。”

她的目光中流過一道驚訝,微微張開嘴,卻沒有說什麼。

我笑了笑,“雖然中間過了那麼久,或許很多東西都會不一樣了……可我想,總有一些東西是不會變的。”

“梅麗,什麼都會好起來。”

梅麗和我隔著三步遠,點點頭,“你說得對,約翰。”


62

週三整天到週四早上我去上班之前,我都沒有看見夏洛克的影子。他沒有回貝克街,也沒有回復我的任何短信。

我開始擔心晚上的見面他不會參加。可也僅僅是擔心,因為夏洛克雖然有時傲慢無禮又實在任性了些,卻是一個本質高尚的人。

我相信他不會讓一切難堪。

快下班時我再次發了短信給他,提醒他見面時間是八點半,然後掐著時間迅速下班回了公寓,期待我推開221B的那一刻他正像是一攤爛泥似的橫在長沙發上,等著我無奈又擔憂地走近他,說一句:“WHAT ARE YOU DOING SHERLOCK?”

然後把他拖起來,把襯衣和西服扔在他身上,勒令他趕緊收拾自己,堅持他必須出門。

可是當我回到公寓推開起居室的門,一切卻都靜悄悄的。

倫敦冬季早黑的天色沁透了這間屋子,牆上有街上過往車燈的斑駁光影。

我打開燈,似乎一眼就看見夏洛克正坐在未燃的爐火邊翻一本德文的歷史書籍,幾種光彩交映下他的神色踞傲而淡漠,就是那夏洛克應有的樣子。

可是什麼也沒有。


63

我儘量收拾得鄭重一些,提早了出門時間。

到Percy street的整條路線幾乎暢通無阻,使我不得不想起了那個步行去電影院的夜晚。

一個穿著儘量鄭重的醫生,在計程車的後座笑出了聲。

“先生,今天心情很好嗎?”司機友善地和我交談。

我轉臉看向窗外的一棟棟或高或矮的建築,搖了搖頭:

“不。完全不。”

64

如果夏洛克希望我和他“速速禁錮”,“永久粘貼”,本應該有比魔咒更好的方式。

他不應該自作主張切斷倫敦交通系統長達二十七分鐘,而陰差陽錯讓麥考羅夫特對莫里亞蒂的追蹤被全程阻礙,導致莫里亞

蒂在天羅地網中於英國政府眼皮底下逃之夭夭。

那天下午三點五十六分,在那間不能說話的辦公室,麥考羅夫特的神情近乎沒有神情,可我足以想像他說這句話時的憤怒

“他做了他認為最小的一件小事,可這件事已經蠢到讓英國政府為整個世界的黑化勢力提供了一個絕妙的笑料。
在巨大的震驚中,我只能低頭看著表,完全不知道應該怎樣反應。

“約翰醫生,”麥考羅夫特的聲音現在都還在我腦海中隆隆作響,“我想你應該明白事態的嚴重性了。如果可以,我希望你( }7 p, F1 f3

不要透露今天與我的會面,並且如果可以,請你為了英國眼下的安危,讓夏洛克安靜一點。”


65

我用了那次談話後的四天時間,把一年來和夏洛克的每一天,用四天裡的每一件瑣碎的事情重新過濾了一遍。
黑暗的起居室裡,電視機裡魔幻類電影的螢光投射在我身邊早已因“無聊的劇情”而睡著的夏洛克臉上,也投射在我的臉上。
我看著茶几上剩有壽司、花生醬和番茄沙司的兩張盤子,覺得視線有一點模糊。

後來或許我也睡著了。

有人為我搭上了羊毛軟毯,然後我感到身邊的座位再次一沉,幾秒鐘後,一頭缺乏收拾的柔軟卷髮窩在了我的頸窩,肩上有

不可謂輕的頭的重量。

我睜開眼睛。

身邊傳來安穩的呼吸聲。


66
(1)

從義大利餐廳回家的路上,我的手揣在口袋裡穩穩握住那枚小小的貓頭鷹袖扣。

走在身邊的夏洛克突然指著超市的大橫幅,手肘撞了我一下,“約翰,鮮牛奶在促銷。”8 d4 \2 \( `: u# |' e8 l

(2)

告訴夏洛克週四見面的那個晚上,我在被子裡聽見樓下短促而悄聲的提琴撥弦旋律,近一個小時。% H


67

計程車停在Bam-Bou餐廳門口,我的手機輕輕一動。


68

我走下車,推開Bam—Bou招牌下的玻璃門,穿過裝潢精緻的走廊,就看見坐在復古壁燈旁邊的夏洛克。

他穿著黑色的襯衣和黑色的西裝,頭髮比平時不知道服貼了多少。他坐在餐具整潔的圓桌邊。他神態自若而高傲。他輕輕地四下盼顧。

他看見了我。

他抬起手,展開笑容。

“約翰,這裡。”


69

我可以在此時此刻面對這樣光鮮亮麗的他向人們說出他任何一項惡劣的品行。

他曾經在無數個不經意中就傷害了我的自尊,也在無數個自然而然中磨平了我的太多感受。

當我說出他的時候我可以用我所熟知的任何詞彙對他做一次長篇累牘、不重隻字卻無論如何也不能完整的人物性格歸納。

但當我說到別人,我只能費神很久,再說出一句說了不如不說的……“OH , HE/SHE IS A REALLY NICE PERSON. ”

哪怕這個“別人”是梅麗。

我想我還是很難描述夏洛克對我而言是個怎樣的人,但盡我所能,我覺得他對我有著溢於言表的非凡重要性。

——這個人。

這個,我世界上唯一的,不可多得的,一見君即終生所誤的夥伴,我的摯友——夏洛克•福爾摩斯。

他足夠特別。

他已經特別到當我習慣了他的一切一切之後,其他人對我的所有好意和關懷,都只能被我的大腦程式自動劃歸為一個無褒無貶的“NICE”,可如果他只是哪怕為我搭上毯子或是毫無顧忌地靠著我睡著,甚至他僅僅是記得我喜歡在鮮奶促銷時大量購進存貨,也會讓我的大腦主顯短暫卡死,然後在全黑的DOS頁面上安安靜靜地出現一個詞——

“GORGEOUS.”


70

“剛到?”我走到圓桌邊坐在夏洛克右手邊的軟椅上。

夏洛克微笑了一下,“剛到一分鐘。”

我轉頭看向他,例行詢問:“HOW'S YOUR WORK?”

“NEVER BETTER.”他端起高腳杯喝了一口水。

我看見梅麗從走廊走出來,穿著藍色的修身禮裙,目光四下尋找。

“梅麗,我們在這兒。”我站起身來引起她注意,她很快走了過來,夏洛克起身為她拉開我身邊的椅子。

梅麗很溫和地對夏洛克伸出手示意一個貼面禮,“HELLO MR.HOLMES, NICE TO MEET YOU.”

夏洛克愣了一下,然後姿態自然地回應了梅麗,“SHERLOCK , PLEASE. NICE TOMEET YOU , TOO .”


71

不知道這是不是麥考羅夫特預料到的方式,但我肯定他會欣慰我終將達到他的目的。

我做了我的選擇。

選擇其實早就做好了,不是嗎?

就在我站在貝克街中心線上回望二樓玻璃窗裡那張無瑕的笑臉時,選擇就隱隱存在了。

那時我緊緊握著那條裝有“ME TOO. SH”的短信,心裡再一次默念那句比真金還真的話——

不會離開你。

我不會離開你,夏洛克。


72

可夏洛克這個白癡明顯還沒有察覺到這一次晚餐他絕不會是最傷心的那一個人。

他正不露聲色地打量著梅麗的穿戴和神態,我可以輕易想到他視網膜裡呈現的圖像以及那張圖像上四處標注的演繹論運作痕跡。難得的,我的小腦袋也有一次參透他的機會。

他真是一個無藥可救的傻瓜。

梅麗在他的目光下並沒有任何不安,只是靜靜微笑:“那麼夏洛克,你是否從我身上的細枝末節中看出了什麼不妥呢?”

夏洛克端著高腳杯的手一頓,看了我一眼,然後搖了搖頭,玩笑似的說:“尊敬的小姐,所謂的演繹論和觀察法,不過都是騙人的小把戲。”

我發現梅麗的目光看向我,似乎明白了是我在其中做了什麼小手腳才讓夏洛克遵守諾言對演繹論守口如瓶。她不確定地開口:“或許每個把戲都有其動人之處,難道這不足以成為它們讓人欣賞的理由?”

我看向夏洛克,而他正挑起眉看向我,無言地就梅麗的請求徵求我的同意。

我還是搖頭,讓他不要那麼做。

現在我身邊坐著我在這世上最珍重的兩個人。

梅麗,和夏洛克。

在他們兩人的目光下,我終於笑出來。

就像剛剛在計程車裡那樣,就像在義大利餐廳裡那樣,就像這幾天來沒人時候我所做的那樣。

我笑出了聲。


73

夏洛克對梅麗說:“抱歉。”

我想他明白我的選擇了。


74

我選擇的是跌宕的冒險,千奇百怪的屍體,荒誕不稽的推理,和沒有盡頭的奔走不息。

我選擇了貝克街221B永遠雜亂無章的起居室,和凍了人體器官的冰箱以及裝了三顆眼珠的微波爐。

我選擇了夏洛克。


75

我無法停止這失禮的笑,雖然我很清楚這對梅麗很冒昧。

並不是因為我開心選擇了夏洛克我才這樣不可抑制地大笑出聲。完全不。

我笑是因為,我可悲地放棄了我的最後一步堅持。

我放棄了我深愛的女人,因為離不開一個身高一米八幾的孩子。


76

梅麗看著我,逐漸還是紅了眼眶,擔憂的神色很深:“約翰,你還好麼?”

“對不起……梅麗,”我的笑收不住,臉就像僵了,“可是我想我不是很好……”

夏洛克沒有說話,他看著我和梅麗,神色嚴肅而認真。他也許難以理解一個真實世界裡的真實人此刻為什麼一邊笑著一邊說自己不是很好,因為他也知道他自己是個高功能反社會。

如果我的表達能力允許,我想向他清楚地解釋——一個真實人這樣的表現,是在表明他萬分不舍一樣極為重要的東西。

今晚以後,約翰•H•華生世界裡的最後一位“女人”,梅麗•摩斯坦小姐,將從此消失。

或許再今後的時光裡,我可以學習夏洛克稱呼愛琳•阿德勒的方式,敬重而懷念地,稱呼梅麗為“那位女人”。可是要知道,這是我唯一可以保留和她的關係的一個方法了。

我將失去梅麗。

像她將失去我那樣,一樣令我痛徹心扉。

梅麗傾身過來,緊緊擁抱我,“我都明白……約翰,我都明白。”

我聽見她哽咽的聲音,這令我更加難受,不得不閉上眼睛環住她的肩,“梅麗……你知道,我希望你能——”

“我知道。”梅麗打斷我,直起身放開手,目光清澈的看著我的眼睛,“你希望我能有——所有你可以希望的……約翰,謝謝你沒有做多餘的事來讓彼此更加辛苦,讓我能順應自然……所以我說過,無論你的選擇是什麼,都請讓我見一見夏洛克•福爾摩斯先生。”

夏洛克不解地看向梅麗,“為什麼?”

梅麗對夏洛克微笑:“如果約翰選擇了我,我想我應該切實地瞭解到他所做出的選擇,為了選擇我,他逼自己放棄了多麼重要的東西……那麼我會在今後的時光中付出更多我能夠付出的,讓自己對得起他的選擇。然後我想到,如果他選擇的是你……夏洛克……”她深吸一口氣,有效地維持了極好的儀態,漂亮的晶藍色眸子水光閃爍,“如果是這樣,我想你應該見見我,親愛的先生。我並不認為約翰不愛我。所以我想你應該知道,約翰為了選擇你,又放棄了多麼重要的東西……”

夏洛克此時的神情可以用驚訝來形容,或許是因為很難想像梅麗可以考慮到這樣的地步。

梅麗的目光轉向我,笑容帶上了一絲調皮,“雖然我尊重這個選擇,但是抱歉……從今晚以後,我會一直對你懷恨在心的,約翰……”她玩笑的口氣顯得極為輕快明麗,“當然還有你,夏洛克。”

“謝謝你,梅麗……”我低聲說,“這不能再好了……”

梅麗抬手點了點眼角,“初次見面就要變成敵人,希望你不要介意,夏洛克。”

“完全不,女士。”夏洛克輕輕地說。

梅麗從包裡拿出兩個禮盒遞到我們面前,再次展開笑顏:“原諒我要先離開了,先生們。在那之前,這些聖誕禮物是我最後的怨懟……”她的神采是一如既往的漂亮和大方,“希望你們接受。”

我和夏洛克站起來接下並道謝。我很驚訝,可夏洛克明顯不。

梅麗起身吻了我,然後說了再見。

我最後擁抱了她。

短暫的相視後,她最終沒有回頭地走出了我的視線,一如我們當初不可預知的相遇一般快。

我不能追上去。

我想告訴她,我對她極具風度的所有玩笑和玩笑下的所有由衷祝福……感到萬分感激。

我不想她原諒我,因為是我的自私,給不了她應該擁有的感情。

我將永遠把她的名字,刻在心底最珍貴的地方,哪怕海水漫延,山風侵蝕,也永遠不會褪色。

現在我站在這個地方,對她做最後的道別。

再見,梅麗。


77

“她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女士。”夏洛克也注視著她離開的背影,過了很久才聲音平穩地說,“約翰,我盡我所能,已經深刻感受到你的難過;希望你也能知道,無論多麼複雜的詞彙也不能表達我有多抱歉。”

“但對於能將你留在貝克街這件事,醫生,我認為即使再抱歉一萬次也值得。”


78

“所以你是個混蛋,夏洛克。”我並沒有看他,“你終於如願以償地把我逼成了一個永久的‘單身漢’。”

夏洛克長長吐出一口氣,仿佛已經為此憋悶了太久。

“我不得不說,我對此深感榮幸,約翰。”
*希望大家注意到夏洛克對梅麗稱呼的變化。
他以前就叫人家梅麗梅麗的,見面之後一眼就可以看出梅麗的風度和氣質,贊許之下稱梅麗為尊敬的小姐。在梅麗說完為什麼要見他之後,他對梅麗不是沒有欣賞的,就有了後來對梅麗稱呼的“女士”。

*插播一條花絮:筆者為梅麗的風度倒地不起,再次感謝柯南•道爾先生寫出這樣的女性形象……插播完畢。

*梅麗會送他們什麼禮物呢……


79

夏洛克根本是個無賴。

無論他穿著多麼昂貴的襯衣。


80

我們重新坐下,在流水般的鋼琴聲裡拆開了梅麗送的禮物。

然後我和夏洛克一起僵住了。

“……獵鹿帽?”

“……扁帽?”


81

好像所有人都認為我們應該以這種方式在一起。

DO SOMETHING JUST LIKE A DETECTIVE AND HIS ASSISTANT .

SHERLOCK HOLMES & JOHN H WATSON .


82

上述兩個瘋男人的傻笑這一次又有了新的記錄。

巴赫PERLUDE IN C MAJOR BWV 846鋼琴聲下裝潢華麗的法國餐廳。

全場客人都向我們行注目禮。


83

我和夏洛克對視了一眼,然後笑得更加厲害。

不可否認的,我所選擇的就是這樣的生活。

“夏洛克,”我認命地將手裡的扁帽扣到頭上,“現在我想,沒什麼可以分開我們了。”

夏洛克好笑地看著我,然後也差強人意地把他新得到的第三頂獵鹿帽戴上頭頂。

“約翰,英雄所見……略同。”


84

不知道怎麼來形容我的心情,它既是沉痛的,同時又有另一種輕鬆。

兩相一沖,導致我沒有胃口吃太多晚餐,倒是喝了些酒。或許我向夏洛克講起了阿富汗的事,或者是哈莉和克拉拉的事,也有可能是關於我父親的事……誰知道,我不記得了。

無論我講什麼,其實也沒有太大區別,因為夏洛克不用我說也已經知道了。早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就向我展示了他這一非凡的能力,即使在計程車上平淡無奇的語氣也那麼令人歎為觀止。

他也喝了不少,可他和我一樣,我們並沒有神志不清。相反我們對於此刻的所作所為所說所想十分清醒,只是酒精作怪,讓我們停不下話頭。

可能餐廳要打烊了,夏洛克把我拉起來,我們跌跌撞撞往餐廳外走,他掏出信用卡遞給服務生。

“約翰,”他靠在牆上,不知道是生氣還是笑的盯著我看,“你早就是這麼想的,是不是?”

“什麼?”我扶在大門把手上止不住地笑。

夏洛克諷刺地眯起眼,“哦醫生,別再裝了……說是這家高檔的法國餐廳見面,讓我以為你會真的想把梅麗鄭重介紹給我認識,讓我見鬼的祝福你們——可事實是你想做的是把我介紹給梅麗——梅麗離開,讓我覺得愧疚,然後開始吃飯,趁我不注意點大量山珍海味和珍藏酒品,可我又必須出於自尊心為自己今晚得到的買單——這就是你的真實目的!”

我捧腹大笑,“想多了想多了……你就是想多了夏洛克——NO NO……”

“算了,就承認吧約翰,”夏洛克難得十分小心眼地摳住死理,“你的小腦袋裡想著什麼我可清楚的很!”

我豎起手指搖了搖,“不,不,別忘了我已經騙了你一星期了,親愛的男孩。”

“什麼?一星期?”他皺起鼻子,立刻想通,神情瞬間警醒,“你上周見過麥考羅夫特?……啊,當然,很明顯……晚歸,壽司,魔幻碟片——頻繁收拾起居室——你在實踐回憶以做權衡……”

他幾乎要跳腳,“我真是蠢——”

“什麼?”我惡劣地靠近他一步豎起耳朵,“我沒聽清……”

“你聽清了,約翰,我發誓我不會再說第二次!”夏洛克一把推開我,接過服務生遞回的信用卡,“真實世界的真實人真是可怕,不是嗎,我早該看透你的小把戲——”

“那你為什麼沒看透?”我跟著他往外走,揉著額頭問。

夏洛克在五步遠的地方停下來,頓了很久才轉過來,“因為我得到了一些錯誤的證據,導致了一些錯誤的演繹……”

我閉著眼點頭,皺起眉,“比如?”

“週二晚上你的短信。”夏洛克勉為其難地開口,“那時我告訴你我正在工作……哦天啊我一定是喝多了才會——不說了,回公寓。”他轉身就繼續走。

我好笑地拉住他,“你逼走了我心愛的女人,現在還要對我遮遮掩掩?”

他手臂線條瞬間緊繃:“心愛的?你心愛誰?”

“當然是梅麗•摩斯坦。”我毫不猶豫。

他神情一下子古怪起來,“你最愛誰?”

“梅麗•摩斯坦!”

“看在上帝份上,約翰,”夏洛克搖頭,“以後你都要跟我混,對你最重要的卻是梅麗?”

“不,你錯了,”我雙手背在身後,直視他,“我將永遠最愛梅麗•摩斯坦,但對我最重要的實在另有其人。”

“WHO ?”

“SHERLOCK HOLMES , OBVIOUSLY.”

他嗤地笑了一聲,顯然很吃這一套。

又是這樣的臉,他笑得像是孩子,映在這片瑰麗的夜色中,猶如月光投影。

今夜星光璀璨。


85

或許有一天我會敢於為這樣的笑容發動戰爭或毀滅世界。

我這樣想。

不管哪一種,似乎都很值。


86

不不不,不——

我一定是喝多了……


87

“沒錯,夏洛克,一開始我就是那麼想好的。”

“我就知道,這也很明顯,因為你從不喜歡法國菜成反比的價格和分量!”

“當然了!你知道現在每英鎊能買多少牛奶嗎夏洛克!特別是在促銷的時候,說出來嚇死你!”

“得了約翰,偶爾也用用你自己的信用卡……”


88

不,不,不……

一定,一定是喝多了——


89

我很難相信那一晚我們竟然拒絕了餐廳為我們叫的計程車,步行了不知道多久才回到貝克街。意外的是我們毫無倦意,只是因酒氣而昏沉的大腦是我們不得不一進門就癱倒在了門廊裡。

我視線模糊地注視著天花板,“你弄走了梅麗,那些錢都是你該給的補償。”

夏洛克動了動,掏出錢包砸在我肚子上,我聽見他低沉的聲音,“那就把莎拉莉莉詹妮弗都弄走,哈哈哈,原來弄走一個女人還是很簡單的——虧我擔心那麼久……”

“你擔心了?”

“當然。”

“為什麼?”

“最近骷髏先生不太好相處。”

“你以為我就很好相處?夏洛克,我是軍人,我上過戰場,我殺過人。”

“行了,我會學會泡咖啡的。”

“你本來就會。”

“好吧,我會記住不給你加糖。”

“謝謝。”

“不客氣。”


90

上述對話完後的半分鐘內我們沉默了。

然後我感覺很科幻地用手肘撞了撞身邊癱著的人,“嘿,你真的是夏洛克•福爾摩斯先生?”

身邊的人似乎也在考慮剛才做的那個承諾太過瘋狂,然後我聽見他堅定地說:

“NO I'M NOT . ”


91

這下我真的確定躺屍在我旁邊的人是夏洛克•福爾摩斯了。


92

“週二晚上你在做什麼?”

“工作,追蹤一個慣偷不巧經過你的診所。”

“怎麼不進來坐坐?”

“你當時不在診所我確定。”

“或許我和梅麗在一起。”

“是的,代班醫生和女中教師手拉著手微笑。”

“畫面可以更美一點。”

“所以你們後來擁抱了。”

“慣偷一定追丟了吧?”

“明顯地。”

我仰天長嘯:“我心裡感到前所未有的該死的平衡感!夏洛克!這就是報應!”

身邊的人撒氣地踢了一下牆壁。

“然後你覺得我背著你見梅麗?還專程撒謊?”

“是的。”

“恨透了真實人的虛偽吧,夏洛克?”

“當然。”

“那為什麼今晚還要來?”

短暫的沉默後,夏洛克輕輕地說:“JOHN IS MY BEST FRIEND ,我只是像這樣告訴自己。”

“能採訪下您此時此刻的心情嗎?”我把手直接放在他臉上。

“OH , REALLY GORGEOUS. ”他搖頭晃掉我的手。

“夏洛克,我還失著戀,你能換個低調些的詞嗎?”

“AH……GOOD .”

“見鬼,我淚別了梅麗就只值一個GOOD?!”

夏洛克暴躁地大吼:“我不知道了!你給我閉嘴!”


93

咦,赫徳森太太沒有被吵醒嗎……

對了,她今天啟程去劍橋兒子家。


94

“夏洛克,我有沒有說過我為擁有你這樣一個唯一的朋友感到驕傲?”

“還沒有。”

“我為擁有一個你這樣一個唯一的朋友感到驕傲。”

“你語氣不夠真誠。”

“碩謝謝就可以了。”

“……謝謝。”

“不客氣。”

“我也是。”


95

“夏洛克,為什麼不告訴我?”

“什麼?”

“你放走莫里亞蒂的事,麥考羅夫特很生氣。”

“你居然看見了他生氣的臉?”

“當然是我聯想的——這不重要,我是說……你近來明明不好過。”

“你也沒好到哪裡去。”

“好吧……我只是覺得你應該告訴我,雖然是你做了蠢事,但無論如何,我好像也有責任……”

“所以你知道以後就覺得夏洛克比瑪麗好多了,因為他有能力癱瘓交通放跑國際重犯?”

“哦,恐怕是的,夏洛克。”我在他自嘲的語氣下低低笑出來。這個晚上真是笑得太多了。

“夏洛克,我無意責怪你的行為是多麼幼稚,因為我知道你就是這麼一個人——”我清了清嗓子,“但我希望你知道,明明能有更好的方法。”

“比如?”

“你可以說你做實驗炸傷了手,我就會馬上回來。”

夏洛克輕呼醫生人,“見鬼,我為什麼沒想到……”

“因為你是個白癡。”

“不對。”他反駁。

我扭過頭去看他,可是在沒開燈的門廊裡完全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當時太害怕了。”他的聲音小到我幾乎聽不見,“那是我能想到的最快的辦法。”


96

“我當時也知道你是腦子上火了才會癱瘓交通。”

“那你還能步行去看電影?”

“彆扭成你這個樣子,就得教訓一下。”

“你要是立即回貝克街交通就不會癱瘓那麼久了約翰!”

“所以我說了我也有一定責任。”

“你倒是挺悠閒,我已經被麥考羅夫特指使了一個月了。”

“反正莫里亞蒂已經跑了。”

“……什麼?”

“反正他都跑了,管他去死……”

“約翰,你喝多了吧?”

“……我想是的。”


97

莫里亞蒂在哪裡殺人放火現在和我有什麼關係,那些都是天亮以後應該擔心的事。

現在,承認我們喝多了就好。


98

“其實晚餐前你一直很緊張,夏洛克,我看出來了。”

“LIKE WHAT?”

“你一緊張就會顯得很乖巧。”

“約翰,我是世界唯一的諮詢偵探,我發明了這個職業,我——”

“OH, BOY ……”

“FINE!SHUT UP NOW!”

“那你又怎麼知道我選的不是梅麗?”

“很明顯,她選了很漂亮的裝束,對於一個平時樸素的女教師來說只可能是要爭取什麼,宣告什麼,或放棄什麼的時候,才會這樣費心裝扮……她甚至做了頭髮,再看她的包,一個牛皮中等挎包,並不適合她的禮裙,這是因為她在包裡放了必須帶來的東西而無法使用手包,真實人喜歡在耶誕節互送禮物,雖然我們沒有準備,但我認為那名女士比我們高明多了……如果要爭取什麼,就應該拿更漂亮的手包,如果要宣告什麼就不會向我示意貼面禮……”

“那你怎麼不早點像梅麗抱歉?”

“我不確定。”

“不確定什麼?”

“如果是雷斯垂德的案子那我早就可以拍板定論了,約翰,”夏洛克聲音像是低緩的流水,“但我們說的是你,這可馬虎不得。”

“但是後來你還剩道歉了。”

“哦,那是因為你笑了。”

“我笑了,那又怎麼樣?”我明知故問。

“我想起來義大利餐廳你笑的那次。”夏洛克歎了口氣,“你那樣笑的樣子真奇怪……但就是那種一次一次我弄亂了起居室又幫我收拾的——你包容我。包容我的一切……”

“你才奇怪。”

“我的意思是,你笑了以後我才想起來,我們本來是去吃披薩的,但你沒有開口。”

“……你想起來了?”

“可是餐已經點了,改單實在太蠢了一點。”

“所以作為補償你在手機上搜索了在促銷的商場,死活把我拉著繞了老遠的路。”

“但不可否認,促銷牛奶在任何時候都能讓你開心。”

“該死……”

“謝謝你約翰。”

“得了吧。”

“梅麗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女士。”他再一次說,“看見她的時候我就明白了,我將沒有任何值得誇耀的優點來取代她在你心中的地位,約翰,除非……”

“除非幹掉梅麗?”

“蠢貨,”夏洛克嗤之以鼻,“除非你選我。”

“看來我確實做了蠢事。”

“明顯。”

“可你也做了件蠢事,夏洛克。”

“WHAT? ”

“別忘了你錢包還在……”我迅速把肚子上的錢包塞進衣服夾層口袋,“現在在我手上!”

“……你給我交出來!”他狠命想把我的手拉出來。


99

和孩子玩耍總是讓人感到童心未泯。


100

“留在我這兒吧夏洛克,你的信用卡,還有身份證護照……”

“想都別想!”還在扯。

“……夏洛克……”

“交出來,那裡面信息量太大了……”繼續扯。

“夏洛克你聽我說——”

“交出來再——”

“JUST SHUT THE **** UP! ”

“……ALL RIGHT……”

“夏洛克,錢包留在我這裡,我去買機票。”

“你要去哪兒?為什麼用我的錢?”

“我們不是要去旅遊嗎。”我哈哈笑了兩聲,“你自己的機票,總應該你自己買單。”

身邊是平復下來的呼吸,以及低沉的笑聲,“YES JOHN……YOU ARE RIGHT……”

這個晚上我們在屋主外出的租借公寓的門廊裡斷斷續續說了很多話,開了很多玩笑,也爆了很多我們醒來以後不會承認的料。

我相信我的選擇會是正確的。

因為在我終於支撐不了沉沉睡去時,我身邊的地板上躺著一個會為我癱瘓交通,拿槍指人,甚至在危急關頭放棄生命的摯友,我最好的,最忠誠的夥伴,夏洛克•福爾摩斯。

幸運的是,這些我也可以毫不猶豫地為他做到。

“晚安,夏洛克。”

“晚安,約翰。”


--
※ 作者: ImSherlocked 時間: 2012-09-20 09:21:11
※ 看板: ImSherlocked 文章推薦值: 0 目前人氣: 0 累積人氣: 95 
guest
x)推文 r)回覆 e)編輯 d)刪除 M)不收藏 ^x)轉錄 同主題: =)首篇 [)上篇 ])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