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示廣告
隱藏 ✕
※ 本文轉寄自 ptt.cc 更新時間: 2022-01-16 10:46:03
看板 marvel
作者 gn02602057 (攤)
標題 [創作] 短篇:掃婆、漩渦、房間
時間 Sun Jan 16 08:59:29 2022





(1)掃婆

我會跟「掃婆」扯上關係,是來自於一次在捷運公共廁所的詭異遭遇。

通常我下班坐捷運回到家時,我都會在捷運站的公共廁所小便一下,再從捷運站走回家。

那天晚上,我一樣在捷運站上廁所,整間男廁只有我一個人,當我走出廁所時,一個神情
慌張的瘦男子突然把我攔住。


「對不起,先生,你可以幫我個忙嗎?」瘦男子的雙腿向內夾,一邊講話一邊跳來跳去,
一副快忍不住的樣子。


我本來以為他是想借衛生紙,沒想到他卻提出一個我意料之外的請求:「我不敢一個人在
外面上廁所,可以請你在門口陪我嗎?」


「你?」我狐疑地盯著他看。

「拜託你,只要在門口等我出來就好了。」

瘦男子跳得越來越急,我怕我若不答應他,他下一秒就會直接拉出來了。

我只好先答應道:「好吧,我在門口等你,你快一點。」

「太感謝你了!」

一聽到我的答覆,瘦男子如釋重負地衝進廁所,廁所內傳來隔間大力關門的聲音,看來他
已經開始解放了。


我站在門口外面約一公尺的距離,拿出手機開始玩,假裝成正在等朋友的樣子。

玩了大約五分鐘後,一個人影從男廁門口探了出來。

我本來以為是瘦男子要出來了,結果出來的是一個推著清潔推車的阿婆。

我側過身子讓阿婆通過,阿婆看也不看我一眼,慢慢推著清潔車從我身邊經過。

阿婆戴著口罩,燙著中年婦女常見的捲髮,但讓我特別注意的是她身上穿的衣服,那不是
清潔公司的制服,而是很普通樸素的、在舊衣攤隨處可見的衣服。


我低頭繼續玩手機的時候,我突然想到一件事,那就是從我出來到瘦男子進廁所為止,廁
所裡都是沒有人的,既然如此,那個阿婆又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我轉頭再看向那位阿婆,發現她已經不見了,明明剛剛才推著清潔車從我旁邊經過,現在
卻連人帶車消失了。


「太好了!謝謝你!」瘦男子歡呼的聲音從廁所門口傳來。

轉身一看,瘦男子就站在我面前,他開心地握住我的手大力搖晃,也不知道他剛剛有沒有
洗手。


「掃婆就交給你了!之後麻煩你了!」

在我反應過來前,瘦男子已經哼著歌離開了,他手舞足蹈的開心模樣就像是剛完成一筆大
交易似的。


我愣在原地,腦袋還在試圖理解剛才發生的事,瘦男子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掃婆又是什
麼東西?


我當時還不知道,我跟掃婆之間的奇妙緣分,就從這一刻正式開始了。

掃婆,其實就是當時那個穿著樸素、推著清潔推車的掃地阿婆。

那天之後,不管我是去公司、火車站或捷運站的公共廁所,反正只要我一去公共廁所,掃
婆就會出現。


有時候我走進公共廁所,就會看到掃婆推著清潔車躲在廁所的角落。也有時候是等我上到
一半時,掃婆才會推著清潔車走進來,然後一樣待在角落的位置。


我曾經問過同事,結果他們都看不到掃婆,但他們似乎能感覺到她的存在,因為當掃婆推
著經潔車經過的時候,其他上廁所的人總是會在無意間讓路給掃婆,雖然他們看不到,但
他們知道有東西要通過。


掃婆每次出現時總是躲在角落,她什麼事也不做,只是沉默地等我上完廁所,而我也不敢
主動開口跟她說話,如果掃婆是個詛咒或什麼的話,要是亂講話可能會導致更可怕的後果
……


雖然掃婆並沒有影響到我上廁所,但每次去公共廁所都必須在掃婆的注視下解放,這點真
的還蠻困擾的。


如果掃婆是種詛咒,應該有辦法把她轉移到其他人身上吧?

我想起那天在捷運站遇到的瘦男子,難道跟他做一樣的事情,在廁所只剩兩個人的情況下
,請一個人在廁所外面等到掃婆出去為止,就可以把掃婆轉移給其他人了嗎?


雖然有這種想法,但我一直沒有付諸實行,因為我實在不想連累其他無辜的人,或許等哪
天遇到一個人品惡劣、讓我討厭到極點的同事或主管時,我就會把掃婆轉移給他了。


有一天,我跟家人們去逛夜市,那是中部知名的大夜市,我們在裡面吃了不少美食,但其
中不知道哪個食物出了問題,我逛到一半時肚子突然一陣絞痛,而且是才剛感覺到刺痛,
屎就快噴出來的那種。


「你們先逛,我去一下廁所。」

我跟家人交待完後就開始往公共廁所移動,路上有好幾次都差點忍不住了,我用右手抱住
肚子、左手摀住屁股一邊快步前進,逛夜市的其他遊客一看到我就閃得遠遠的,因為只要
看到我的姿勢就知道我快拉出來了。


好不容易來到夜市的公共廁所,五間隔間中有四間都有人使用,我只能選最裡面沒人的那
間。


我原本還慶幸有一間是空的,直到我開門看到裡面的慘況後,我才知道為什麼沒人要上這
間。


上一個使用這間廁所的人不曉得吃了什麼東西,先撇開馬桶沒沖不說,裡面的地板整個處
於大爆炸的局面,大便噴濺得四處都是,地板完全沒有腳能落地的地方,只要踏進去就一
定會踩到。


除了視覺的衝擊外,這間廁所傳出來的味道也讓人無法忍受,就算我選擇犧牲鞋子進去上
,搞不好蹲到一半就會臭到昏倒,急救人員還要把我從一堆大便中拖出來。


我看著這滿目瘡痍的戰場,整個人徹底絕望,而我肚子裡的那顆炸彈,也即將要爆發了…


就在這時,我聽到了那熟悉的聲音。

掃婆推著清潔車從門口進來,喀啦喀啦地往我這裡來。

將清潔車推到我身邊後,掃婆瞄了一眼遍地都是黃金的隔間,她從清潔車上拿出一條抹布
,就像隻身面對魔王的勇者,她將雙腳踏上煉獄般的地板,然後拿著抹布輕輕一揮。


就像施展魔法般,掃婆用抹布擦過的地方全都變得一塵不染,不管是廁所本身的髒汙或前
一個人留下的糞便,全都被掃婆的抹布吸收並分解,我目瞪口呆地看著掃婆施展魔法,那
一瞬間我完全忘記了肚子裡的便意。


等掃婆把隔間全部清潔完畢後,她推著清潔車默默退到一邊,空出位置讓我進去,我這才
反應過來,低聲說了句「謝謝」後衝進隔間,解開皮帶開始解放。


當我蹲在馬桶上感覺重獲新生時,外面傳來掃婆推著清潔車離去的喀啦聲。

……看來,有掃婆跟在身邊也是不錯的嘛。







(2)漩渦

昨天放學的時候,學校前的河堤發生了一件意外。

就讀三年級的一名男學生趙耿弘掉進河裡,被漩渦吸進去了。

******

我們學校前面有一條很長的河流,裡面的河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流動,就連之前全台
鬧旱災的時候,上游的水還是源源不絕地流下來,彷彿它的水源來自於另一個世界,現實
的旱災無法影響到它。


據說,第一批來到這裡開闢的居民都是靠著這條河才生存下來的,這條河提供他們乾淨的
水源、豐富的漁獲,讓他們能在這裡落地生根,因此有許多建築物緊臨著河堤建造。


除了學校之外,還有許多民宅蓋在河堤旁邊,就連我家也是。

我家在這條河的最下游,那裡不只是房價最便宜的地方,同時也是河水最混濁、交通最不
方便的地帶,是個校車不會專程前往的荒蕪之地,所以我每天早上都要走四十分鐘的上坡
路才能到學校上課,一路上我都會看著河水,越往上游走,混濁的河水就會慢慢變得清晰


學校門口的河面上有一個漩渦,漩渦出現的時間並不固定,但它總是出現在同一個位置。

每當它出現時,河面上的樹枝、樹葉跟從上游漂下來的垃圾都會被它快速吸進去,消失得
無影無蹤。


一些男學生看到漩渦出現時,他們總會撿起路上的石頭,互相打賭看誰能丟到漩渦的正中
心,然後開始一場投擲比賽。


沒有人知道漩渦為何會出現,也沒人知道那些被漩渦吸進去的東西最後會抵達何處。

有些長輩說,那個漩渦是由河神掌管的,當祂覺得河面上有太多垃圾時,祂就會將漩渦的
開關打開,把那些東西吸到一個只有無盡黑暗的空間。


******

意外發生時,跟趙耿弘待在一起的學生說,當時他們沿著河堤要一起走路回家,有人開了
惡作劇的玩笑,他們因此開始推擠、嘻笑打鬧,卻沒人注意到趙耿弘被越推越旁邊,就連
他自己也沒發現。


於是,噗通一聲,趙耿弘在推擠中掉進了河裡,但同行的學生沒有因此而感到慌張,因為
他們知道趙耿弘是游泳高手,輕鬆就可以游上來。


但他們卻忘了,他們現在站的地方,就是漩渦會出現的河面。

趙耿弘也知道這是自己的疏忽,將頭浮出水面後,他還露出輕鬆的笑容對其他人說:「不
要擔心,我馬上游上去!」


就在他把書包丟到岸上,手腳並用準備游上岸時,他的臉色卻在突然間出現變化,因為他
感覺到了水流的變化,等到岸上的其他學生反應過來時,已經來不及了。


漩渦突然出現在趙耿弘背後,強大的吸力將他拉向漩渦中心。

目擊到這一幕的學生說,漩渦從出現到把趙耿弘吸走,整個過程不超過十秒,而漩渦也只
出現了這短短十秒。


趙耿弘被吸走後,漩渦像是已經吃飽般,從中心浮起一個氣泡,然後消失。

那天晚上,搜救人員不眠不休地潛入河底找尋趙耿弘的遺體,但趙耿弘消失了,就跟傳說
中講的一樣,他可能真的被吸到了那個無盡黑暗的空間……


趙耿弘的意外在學校引起軒然大波,一名學生的離世固然震撼,但對校方來說更可怕的是
趙耿弘的身份,他的父母都是政商界有頭有臉的人物,趙耿弘從小到大都被培育成精英份
子,在學校不管課業或社團活動都很活躍,可以說是校園裡的風雲人物。


趙耿弘的父母強迫校方正視河堤的問題,但申請經費在河堤邊加蓋圍欄需要時間,校方只
能派老師在放學時定點守在河邊,提醒學生不要離河堤太近。


雖是權宜之計,但也足夠交代了。


******

遇到她的那一天,我因為留在教室跟老師討論事情,所以比較晚離開學校。

我走出校門口時,放學的人潮已經散得差不多,定點看守的老師也離開了,就在這時,我
注意到了她的存在。


一名留著褐色短髮的女學生站在河堤邊,那裡正是漩渦固定出現的地方。

再看河面,漩渦已經成形,它正在把上游漂來的垃圾吸進去。

女學生舉起手來,用力把一個方形物體丟向漩渦中心,在那物體劃過空中的瞬間,我看到
了那物體的真面目,是一個小巧的木製收納盒。


木盒落到水面後,很快就被漩渦吸進去,漩渦也在同一時間平靜下來,河神似乎已經完成
了今天的清潔工作。


女學生先站在原地看著漩渦消失,然後慢慢蹲下來用雙手遮住臉孔,我聽到哽咽哭泣的聲
音,她在哭嗎?


「妳還好嗎?」我走到她旁邊,主動關心她。

發現旁邊有人後,她很快站了起來,用衣袖拭去臉上的淚珠,說:「沒有……沒事情……


我看了一下她制服上的名條,她叫邱欣桐,跟我一樣是二年級。

「我剛剛看妳把一個東西丟進去漩渦裡,」我問:「是很重要的東西嗎?」

「沒有……只是許了一個願望。」

「願望?」

「嗯,如果那個東西能再回到我身邊的話,就代表我的願望會實現……」欣桐對我笑了,
那是期盼願望能實現,但心裡卻知道不可能的悲戚笑容。


「是很重要的願望嗎?」我又問。

「嗯,對我來說很重要。」欣桐用力地點了一下頭,說:「大家都說被漩渦吸進去的東西
會永遠消失,但我不相信,我覺得他們只是去了另一個地方,在那裡被永遠的保存下來而
已……」


欣桐似乎覺得自己跟我說太多了,她輕輕點了個頭,留下一句「再見」便轉身往上游處走
去。


明明聊不到幾句話,但我已經被她深深吸引住了,那不是喜歡的感覺,而是同情,我不想
看到她這麼悲傷。


如果真的有人能幫她達成願望,那也只有我能辦到。

因為只有我知道漩渦的盡頭通往何處。

回到家裡,我把書包丟到床上、換上方便活動的服裝後,我很快又出了門。

在下游,這條河會分成好幾條支流,然後沿著山坡繼續往海洋蔓延。

我沿著其中一條小支流前進,這裡是我在假日時偶爾會來探險的地方,周遭的山坡地沒有
任何建築物,我在這裡也沒遇過其他人,是只有我才知道的秘境。


同時,這裡也是漩渦通道的出口,漩渦在學校前吸入的任何東西,最終都會來到這裡。

「果然,又累積了好多……」我看著支流的河面,果然又累積了許多垃圾,這些都是漩渦
從學校門口的河面吸過來的。


當然,趙耿弘的遺體也在這些垃圾中,身穿學校制服的他趴臥在一堆塑膠袋旁,腫脹的身
體因為水流緩緩飄動著,有點像氣球。


不過我這次來並不是為了他,他的遺體會在這裡腐爛到什麼地步,我根本不想管。

我跟趙耿弘就像是上游跟下游之間的關係,堆積在這裡的都是上游的人不要的垃圾,既然
上游的人完全不顧下游的死活,那我何必幫他?


「來了!」我緊盯著河面,跟學校前面一模一樣的漩渦開始在水面上成形,但這個漩渦不
會吸進任何東西,而是會把東西吐出來。


漩渦中心開始吐出樹葉、垃圾等雜物,我瞪大眼睛仔細看著,深怕會漏掉欣桐丟的那個木
盒。


還好,木盒從漩渦中心吐出來後,不偏不倚地剛好往我的方向飄過來,我撿起旁邊的樹枝
把木盒勾過來後,彎腰撿了起來。


我很好奇木盒裡裝了什麼,但卻沒辦法打開來看,因為盒子上扣著一個小巧的三位數密碼
鎖。


雖然這樣的密碼鎖只要花點時間就能解開,但我選擇默默收起木盒,準備明天再偷偷拿給
欣桐。


欣桐究竟想要把這木盒交給誰?她的願望又是什麼?或許到時就會知道了吧。



******

因為一樣是二年級的關係,要打聽到欣桐的班級跟教室座位並非難事,我趁著他們全班去
上體育課的時候,把木盒偷偷塞到了欣桐的抽屜裡。


雖然不知道她的願望是什麼,但她看到木盒回來後應該會很開心吧?

我就跟偽裝成聖誕老人的父母一樣,藉由這樣的行為給她夢想跟信心,讓她相信自己的願
望能實現。


那天放學時,我刻意晚一點才離開學校,因為我想看還能不能在河堤邊遇到欣桐。

就如我所想的,我走出校門口時,欣桐就站在河堤邊,而且是跟上次一樣的位置,她將木
盒用雙手捧著,木盒的蓋子已經被她打開來了。


定點看守的老師已經走了,河堤邊只剩我跟她兩個人。


我朝她走過去,腦中想著等一下要跟她說些什麼時,她突然蹲下來把木盒放在地上,然後

再站起來,筆直朝前方走去。


「咦?」我發現事情不對勁,因為欣桐的前方不但是河流,而且漩渦正在河面上逐漸成形


「喂,等一下!」

我趕緊跑過去,但欣桐全身落到水裡後,漩渦就以極快的速度將她吸過去,根本來不及救
她。


當我跑到岸邊時,剛好看到欣桐的臉在被漩渦吞沒前的最後一刻。

她閉著眼睛,嘴角揚起幸福的弧度,好像相信漩渦能把她帶去更美好的地方……

欣桐的臉完全消失在漩渦中心之後,漩渦也很快平息下來,恢復成寧靜的河面。

我站在河堤邊呆愣了一段時間,接著才想起那木盒的存在。


我轉身找到地上被打開的木盒,彎腰撿了起來。

盒子裡放著一張照片,那是欣桐跟趙耿弘的合照。

從兩人合照的親密姿勢來看,欣桐跟耿弘應該有在交往……但我聽別人說過,趙耿弘的父
母對他管很嚴,在大學前不准他交女朋友,難道他們是偷偷交往的?


我把照片翻過來,發現後面寫了一行字,而這行字解答了我的所有問題,我終於知道欣桐
的願望是什麼了。


那行字的筆跡很秀麗,應該是欣桐寫下的,要給耿弘的訊息:


「我相信你沒有死,只是被漩渦帶到另一個地方。如果你希望我一起過去,那就讓盒子再
回到我身邊,我很快會去找你。」



閱讀完訊息後,我把照片放回木盒裡,小心蓋上。

木盒上的密碼鎖,應該是他們一起約定好的秘密數字或交往紀念日吧?

……等我下次再去漩渦的盡頭時,應該會看到他們兩個的屍體緊靠在一起吧。






(3)房間

「請給我最可怕的房間。」

我以前工作的旅館有著這麼一條工作守則,要是有客人提出這樣的要求,那我們就必須給
他們最可怕的房間。


不過最可怕的房間到底是哪一間?其實我也不知道答案,因為對那些客人來說,每個人心
目中「最可怕的房間」都不一樣。


第一天在櫃檯實習的時候,即將離職的前輩從抽屜裡拿出一本筆記本,遞給我說:「喏,
裡面的內容你要記清楚喔,如果遇到有客人說『請給我最可怕的房間』,你就翻開本子來
比對那位客人的特徵,然後給他相對應的房號就可以了。」


我當時根本聽不懂前輩在說什麼,打開筆記本一看後,我的腦袋更加糊塗了,裡面的內容
就跟遊戲攻略一樣,每個魔王都有不一樣的應對方式。


例如,穿西裝、臉上有一顆痣,髮量偏少的中年男客人,他的「最可怕的房間」是308。

穿藍色連身裙、燙著捲髮,口紅特別鮮豔的女士,她的「最可怕的房間」是512。


襯衫有一半的鈕扣沒扣好、臉上有瘀青的年輕人,他的「最可怕的房間」是601。


依此類推,每個不同特徵的客人,我們分配給他們的房號也不一樣。


「前輩,這些到底是什麼意思?」我疑惑地不斷搔著頭。

「你不要管這麼多,照本子裡的做就是了。」前輩似乎想快點把所有東西都教給我,然後
他就無事一身輕了:「反正你記得,如果有客人說『請給我最可怕的房間』,你就照上面
寫的把房間給他就是了,不然就會發生恐怖的事情。」


「恐怖的事情……前輩,有多恐怖啊?」我越聽越擔心,這是一間那麼危險的旅館嗎?

「我哪知道,這都是上一個人教我的,結果我一次也沒遇到過。」前輩把筆記本從我手中
拿過去,塞回抽屜裡說:「你只要記得筆記本放在這裡,有遇到的時候再拿出來看就好了
。」


「但是前輩,要是我真的遇到了,結果那間房間已經有人先入住了怎麼辦?」

「就說我沒遇到過了,反正一樣把房間給客人就對了啦。」前輩不想在這個話題上繼續打
轉,於是抓著我到電腦前開始教我操作系統。


那天我從前輩那裡學到了工作上所需的一切,以及一條莫名其妙的工作守則:要是有客人
提出「請給我最可怕的房間」,拿出筆記本來看就對了……



******

說實話,我工作的旅館並不是什麼高級旅館,而是破舊到會被當成鬼屋的地雷旅館,房間
清潔也做的很糟糕,負責清潔的阿婆每次進房間都是隨便掃一下就出來,我都懷疑她到底
有沒有認真工作。


不過這間旅館唯一的優點就是便宜,所以不管假日或平日,還是有不少旅客會來住宿,其
中多半是想節省預算的背包客或小情侶、移工等等,也因為這樣,旅館櫃檯的工作比我想
像中還要忙,正式上工幾個禮拜後,我就已經把那本筆記本的存在給拋到九霄雲外了。


那天晚上,旅館的生意跟往常一樣忙碌,我到了晚上十一點才把工作處理完,眼看訂房的
旅客都已經入住後,我才安心地打開手機來追劇。


結果影集還演不到十分鐘,櫃檯前就傳來了一個女子的聲音:「你好。」

我嚇得放下手機一看,發現一名年輕女子靜悄悄地站在櫃檯前,我完全沒聽到自動門打開
的聲音,也沒聽到她走過來的腳步聲。


「啊,妳好……」

我把手機用帳簿蓋住,並站起來接待女子,但當我站起來看到女子的全身時,我的心臟瞬
間被視覺所衝擊,因為女子身上穿著的藍色連身裙、滿頭的捲髮、還有嘴唇上那片鮮豔到
只能用恐怖來形容的口紅,這些特徵都似曾相識,我似乎曾經在筆記本上看到過……


「請給我最可怕的房間。」

女子面無表情地說出了那句關鍵字,果然被我給遇到了。

「請稍等……」我將抽屜拉開來,用顫抖的手將筆記本小心翼翼地拿出來,很快翻到標註
女子特徵的那一頁。


「那個……您的房間是512……」

我膽怯小聲地唸出房號,一邊注意著女子的反應。

女子輕輕點了一下頭,她沒有結帳,也沒有拿房卡,而是直接轉身朝電梯走去。

女子的腳步很輕、沒發出半點聲音,我現在才發現原來她赤著腳,而她的腳底踩在地毯上
竟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電梯口前的燈在這時突然發生閃爍,接著完全熄滅暗掉,女子剛好走進這片黑暗中,身影
跟黑暗融成一片。


等電梯前的燈光再次亮起時,女子消失了,彷彿她已經透過另一種方式抵達了專屬於她的
,最可怕的房間……


******

從旅館離職後,我曾經將這件事告訴一個朋友,那位朋友不僅能感應到那些東西,膽子也
很大,一聽我說完這件事,他就決定要去那間旅館住一晚看看,看是否能感應到特殊的東
西。


「那間旅館可不是鬧著玩的,你真的要去住?」

我一開始還試著勸他,但他實在很好奇那間旅館究竟為何會有這樣的現象?甚至連員工都
把這件事口耳相傳,變成工作交接事項之一了。


雖然他堅持要去住,但我可不打算奉陪,於是我跟他約好隔天早上再到旅館附近的早餐店
碰面,看他一天晚上住下來有什麼收穫。


我本來以為他一定會感應到什麼不得了的東西,然後滿臉驚恐地前來赴約,並警告我說:
「那間飯店最好一輩子都不要再進去了。」


沒想到的是,他從早餐店出現的時候,不只看起來睡得很好,臉上甚至帶著笑意,好像在
飯店渡過了一個非常有趣的夜晚。


朋友一坐下來就迫不及待地跟我說:「啊,那間旅館真的是太精采了,雖然有很多怨靈,
不過實在太有趣、太好玩了!」


等一下,怨靈、有趣、好玩……這些詞彙究竟為什麼會組合在一起啊?

「那一棟旅館發生過很多自殺案件喔,我在裡面感受到很多自殺而死的怨靈,他們全都在
房間裡不肯走。」


那不是很可怕的一件事嗎?到底好玩在哪裡啦?

「但我也在旅館裡感應到許多敵意,那些怨靈好像互看不順眼,他們之間有很強烈的競爭
意識,彼此都覺得自己死掉的房間才是最可怕的。」


「咦?該不會……」我似乎想通了什麼。

「沒錯,那本筆記本上寫的就是那些自殺的客人,還有他們自殺死亡的房間。」朋友哈哈
一笑說:「他們會出現在櫃檯的原因,就是想確認自己的房間是不是最可怕的,所以那天
晚上你回答出正確答案後,那名女子就直接放過你了,因為那正是她自殺的房號。」


儘管朋友把這個話題當成玩笑,但我卻聽得冷汗直流:「要……要是我跟她講的是錯誤的
房間的話呢?」


「喔,如果是這樣的話……」

朋友突然轉換表情,認真地盯著我的臉說:「還好那間旅館的員工交接做得很確實,不然
下一個被記錄在筆記本上的,可能就是你了……」








=======================



--

大家好,我是阿攤。

鬧鬼的路邊攤:http://batan.pixnet.net/blog

鬼話連篇路邊攤:https://www.facebook.com/scarycomic/

--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4.41.125.10 (臺灣)
※ 文章代碼(AID): #1XustqYn (marvel)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642294772.A.8B1.html
suikameizi: 啊啊啊頭推1F 01/16 09:02
uwkj159: 啊啊啊先推推2F 01/16 09:09
greengiant25: 推3F 01/16 09:11
malzzucker: 推推推4F 01/16 09:14
yu800910: 推5F 01/16 09:14
junichi4: 推!6F 01/16 09:18
z810638: 推7F 01/16 09:20
balamu: 推推!8F 01/16 09:27
kyamato: 推9F 01/16 09:29
ALENDA: 所以帶著掃婆的苦主可以開清潔公司了嗎10F 01/16 09:40
b11870673: 推11F 01/16 09:42
ccy850: 推12F 01/16 09:43
azaz7569: 推13F 01/16 09:50
mieki: 推14F 01/16 09:55
smiledoremi: 第一則好溫馨阿!15F 01/16 10:01
aragonite: 推!新系列也好棒16F 01/16 10:08
annabelle: 三是全身而退守則文17F 01/16 10:17
hakoneko: 喔喔喔18F 01/16 10:21
aadd50537617: 先推!19F 01/16 10:22
tsaiej: 有掃婆好棒喔!第三個彼此有競爭意識好可愛XD20F 01/16 10:36

--
※ 看板: Marvel 文章推薦值: 0 目前人氣: 0 累積人氣: 69 
分享網址: 複製 已複製
r)回覆 e)編輯 d)刪除 M)不收藏 ^x)轉錄 同主題: =)首篇 [)上篇 ])下篇